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每个字下都是深渊


  吕天琳

   老早就听父亲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一直不以为然,觉得那不过是一种通行天下的“大道理”,于是竟当了耳旁风。检视古今中外,有几人能一生枯坐冷板凳、读破万卷书,又有几人能行达万里路,接续前人的未竟之旅呵。只要能够明白“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就不错了,大家都是匆匆过客,何必跟自个儿叫劲呢。 如今的“黄金屋”、“颜如玉”大可不必从书中去讨,君不见,大字不识一个的反倒轻而易举地拥有了数不尽的“黄金屋”和“颜如玉”。也别说行万里路了,就连半里路也不用走,宽带早就接到了卧室的床头,动动手指就拿来一切,不必躬身苦行,打一个电话给超市,外卖立马就到。细想想,人活着不外乎“获得想要的,享受得到的”,别奢谈什么追求呵、理想呵、奋斗呵。这些东西眼下都是用来超度的。 我就在这种极端实用主义的“周边环境”中动了写写“龙江地理”的心思,这样的想法一落地,就迅速得到了我过往的生活阅历和文化经验的支持,它们合力梳理了我的行踪,并对黑土地上那些四通八达的道路、连绵起伏的山岭、裸奔的江河、坦荡的平原、迷人的湿地以及森林矿产、草原植被、民族风情……产生了一种理性的回望——它们是多么亲切呀,靠着它们的养育,我。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才能立于天地之间,自信地创造,乐观地生活,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才能有这个东北边疆大省秀丽的山川、富足的城市和康乐的人群。即便一个/JVJ、的村落,它也能在感应到时代的变化后,倏忽间活了起来,美了起来,生动了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在每一寸黑土和山水间蔓延,它让这些乡村和城市——稍别是那些小城,最先领会到变化的神奇与美丽。

  “龙江地理”的外延很大,我的写作并不仅仅着眼我到过的每一个地理意义上的城市和乡村,笔触对准的还是地理中的人,或者叫“人的地理”。在强化“本土”的同时,我更想做的是尽可能准确地表达“龙江地理”的版图意义,激活冻土层下的独特的历史生态。让外界更清晰地了解今天黑龙江的战略地位和当代价值。我只是想通过表现“小”的方法来提供一种“大”,并引导读者主动去探究任何一座小城里每一扇窗户后面正在发生的故事。我不想用说明的方式告诉你它的不空洞,那样我就太傻了,因为网上会给你几乎它的全部,但你绝不会享受到一个渺小的坐标发放给你的美学福利。

  当下文学地理学的方兴未艾,并未让我受到多大的鼓舞,我也没有脑残到“手里有把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马斯洛语)似的那样单纯地捉弄我的文学地理学对象。梅新林教授提出的具有原创性意义的“场景还原”与“版图复原”说,倒是给了我一点启发,只是我更看重诗意地再现和文化的在场。所以你看,我惯于采用大量闲笔来缓解读者阅读上的压力。百别小看那些“闲笔”,我倒是觉得它们一点都不“闲”,它们在我的积极推动下都愉快地变成了帮忙的文字。这些,细心的读者一定能够体会到。

  需要说明的是,关于“龙江地理”中的所有篇章,我基本上都是带着写情书的感觉精心构思的,从来不敢应付了事。吴冠中先生一辈子留下一句最硬气的话:保留让明天的行家挑不出毛病的画。写作亦应如此。近来,我写作的速度越来越慢。由于“龙江地理”的专栏设计,要求每个月上交一篇作品,每篇作品按原定的构思写一座小城,这让我必须调动全部的生活经验和大部分精力对待每一座对象城市,结构好每一篇文章。许多时暌思路有了,感觉来了,下笔就爽快;更多的时候大脑“死机”,灵感也被格式化了,坐在电脑前特别接近植物人,思维是麻木的,意识是短路的,一个小时下来,一行文字都没有,空荡荡的页面上布满陷阱,每个字下都是深渊(北岛诗句)。再联想到《北方文学》一贯严肃求真的办刊风格,加上我本人写作较真又顽固,所以总是落笔维艰,交稿屡屡迟到。好在《北方文学》的诸位编辑老师网开一面,才有我这些拙陋的文字“蹬鼻子上脸”的机会,这些自然不是简单的一句“谢谢”就能搪塞的,今后只能加倍努力,拿出更多好作品,回报《j匕方文学》的厚爱,孝敬亲爱的读者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每个字下都是深渊”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