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克庄诗人优劣论的理论体系与历史价值


□ 王明建

  内容提要:对诗人成就进行优劣定位,是中国诗学史一直关注的问题,刘克庄在这方面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他的诗人优劣论将诗人分为高峰诗人、开创诗人、“大诗人”、特色诗人、缺陷诗人,具备完整的理论体系。所作的历史定位比较符合相关诗人的历史地位,因而具备历史合理性;与前人和同时代人的观点相比显得更加准确,对元明清及今入的诗人优劣论产生一定的影响,因而具备历史影响力。而历史合理性与历史影响力正是历史价值的体现。
  
  一部文学史,就是作家演绎的历史,一部诗歌史,就是诗人创造的历史。对诗人成就优劣进行精确定位,有利于增强诗歌史乃至文学史认识的科学性,刘克庄的诗人优劣论在这方面以其特有的理论体系、历史价值而成就卓著。
  
  一、理论体系
  
  刘克庄的诗人优劣论具有完整的理论体系,特梳理如下:
  (一)高峰诗人
  最优等的诗人,当然是诗歌史上少数处于顶峰地位的诗人,我们姑且称为高峰诗人。对高峰诗人的定位,是刘克庄诗人优劣论的最重要部分。
  历史上第一个被刘克庄定位为高峰诗人的是陶渊明。其《赵寺丞和陶诗序》云:“渊明……人物高胜其诗,遂独步千古。”(刘克庄著《后村先生大全集》卷94,四部丛刊本;后引此集不称名,只用数字表示该书卷数)人品和诗品都“独步千古”,当然是高峰诗人。对陶渊明高峰地位的确定,可以说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历史。陶渊明在宋代以前一直得到不公正的待遇。在陶渊明先后同时的时代,他在诗坛上的地位非常低,正如刘克庄《戊于(“子”误)答真侍郎论诗书》中所说:“陶公是天地冲和之气所钟,非学力可模拟。……陶诗篇篇可取,而萧统止取五六篇无紧要者。”(128——《后村先生大全集》卷数,后仿此)与萧统《文选》不重视陶诗一样,钟蝾《诗品》也只将其列为中品。更为甚者,刘勰的《文心雕龙》对陶诗只字不提。到唐代,陶诗也少有人提起,有意思的是,陶渊明田园诗的成就那样高,而唐代王、孟的山水田园诗尽管与陶诗风格非常接近,但二者没有明显的渊源关系,就在唐代李、杜等人普遍宣称学习六朝诗人时,而王、孟并未曾声明向其相同类型的诗歌前辈陶渊明学习,可见陶诗在唐代的影响之微。到宋代,陶渊明逐渐被人重视,但在有些人眼里对其重视还是不够,通常只与谢灵运并提,刘克庄同样在《戊子答真侍郎论诗书》中说:“世以陶、谢相配,谢用功尤深,其诗极天下之工,然其品在五柳之下,以其太工也。优游栗重,戮死广市,即是陶、谢优劣,惟诗亦然。”为了说明陶渊明比谢灵运的诗歌成就高,他常批评谢诗有失自然之美,如《后村诗话》(后简称《诗话》)前集卷一云:“诗至三谢,如玉人之攻玉,锦工之织锦,极天下之工巧组丽,而去建安、黄初远矣。”陶渊明之所以被刘克庄定位为高峰诗人,是因为他那种旷世遗俗的胸怀,纯熟醇厚的诗风,在中国诗歌史上是空前绝后的。
  今人一般认同中国诗歌史的高峰时期是唐代,唐代的高峰诗人是李、杜。但在刘克庄以前的诗学观中,李、杜的地位一直动摇不定,从唐到宋都是如此。最早否定李、杜诗歌成就的是与韩愈同时或稍前的人,刘克庄充分肯定了韩愈对李、杜地位的捍卫,《唐诗》诗说:“瀛洲学士风流远,中叶唐惭贞观唐。灵武拾遗脱羁旅,开元供奉老佯狂。戏苕翡翠非伦比,撼树蚍蜉不自量。赖有元和韩十八,骑麟被发共翱翔。”(39)韩愈是第一个捍卫李、杜的人,他在《调张籍》诗中说:“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不知群儿愚,那用共谤伤。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我愿生两翅,捕逐出八荒。”韩愈所批判的人是谁,我们今天不得确知,但从元稹的观点中,我们也许会得到一些信息,不过元稹不是双攻李、杜,而是抑李扬杜,刘克庄对元稹的观点甚有微词。《诗话》新集卷一说:“元微之作子美墓志铭,皆高古,如云:子美‘上薄风骚,下该沈、宋,言夺苏、李,气吞曹、刘,掩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尽古人之体制,兼文人之所独专。’说得出。其评李、杜,谓太白‘壮浪纵恣,摆去拘束,模写物象及乐府歌诗,诚亦差肩子美矣。至若铺陈终始,排比声韵,大或千言,次或数百,词气豪迈,属对律切,李尚不能历其藩翰,况堂奥乎?’则抑扬太甚。”“抑扬太甚”即指扬杜而抑李。抑李是新乐府诗作者的通识,元稹如此,自居易亦如此,白氏《与元九书》云:“又诗之豪者,世称李、杜。李之作,才矣奇矣,人不逮矣,索其风雅比兴,十无一焉。”除不满李白外,对杜甫也颇有微词,《与元九书》还云:“杜诗最多,可传者千余首。……然撮其Ⅸ新安吏》《石壕吏》《潼关吏》《塞芦子》《留花门》之章,‘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句,亦不过三四十首。”宋代贬李或贬杜的著名人物是杨亿、欧阳修和王安石,刘克庄对他们的观点也大惑不解。《诗话》新集卷一说:“杨大年、欧阳公不喜子美诗,王介甫不喜太白诗。殊不可解。介甫之说云:‘太白十句九句说妇人酒耳。’独不思高将军脱靴,识郭汾阳于贫贱时。比开元贵妃于飞燕,岂说洒者所能为耶?晦翁亦云:‘近时诗人何曾见太白脚板。’”我们都知道杨亿曾骂杜甫是村夫子,欧阳修尊李抑杜也是众所周知的事,而惯于偏激的王安石对李白的评价更是引起刘克庄的不满。为了纠正这些偏颇的观点,刘克庄甚至比韩愈更推崇李、杜。因为韩愈还没有明确将李、杜推为高不可攀的地位,刘克庄顺应历史要求地这样做了,《又五言一首》诗云:“甫白不可作,千年有废坛。”(46)《答方俊甫》云:“李、杜坛高未易扳,鲸波浩渺鹤天宽。潮音堂上频升座,日过寮中暂挂单。颜子向来曾父孔,李翱未可便兄韩。”(43)刘克庄有时是李、杜并提,有时又单论之。单论李白时说:“白也诗高有别肠,弃余分与老知章。……何必三年犹刻楮,便教百步亦穿杨。”(《再和竹溪韵》39)“诗境高吟太白伦,梧州下笔李潮亲。”(《题方海丰诗卷》31)单论杜甫时说:“余谓善评杜诗,无出半山‘吾观少陵诗,谓与元气浮’之篇,万世不易之论。”(《诗话》新集卷一)总而言之,一部李、杜成就定位史,反映了曲折的诗学探索,刘克庄代表了相当中肯的诗学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刘克庄诗人优劣论的理论体系与历史价值”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