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性福”被唤醒之后


□ 孙国亮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幸福与伤害》中,两个女人(沈心仪和陈白)唱主角,在对白中逐场引出每一个配角(王晴,陈白妈,沈心仪妈,妮,秦阿姨),简洁明了地展示了女人的心酸和不幸,让人同情。但更令人惊栗的是与不幸的女人相伴一生的男人(陈白父亲、辛子扬),他们是“被伤害者”的“再伤害者”;被自己的心爱的女人残酷的剥夺了性福,而导致生命衰竭。这是多么可怕的“另类”女权啊!如果说卫慧棉棉笔下的“宝贝们”赤裸着身体尖声惊叫,对女性欲望作出了“开放式”探索,使那些经由无数世纪的风尘曲笑掩盖和隐瞒的女性生存本相浮出了历史地表,使女性的性快乐和性满足在两性关系中的先决性和正当性合理的表现出来的话,那么她们至少也同时满足了男人的性福;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正体现了男女平等的现代思想和道德意识。但司雪笔下的沈心仪们则对女性欲望作了“压缩式”甚至“消灭式”的探索,干涸了周遭压抑而流布四溢的女性欲望之水,摆出纯洁女性“无欲则刚”的姿态。沈心仪新婚初夜的自恋情结,使她无法用一种平静的心态,平等的目光去审视自己的男人,无法做到不夸张女性生命想像的受伤,隔绝了与丈夫在感情与愿望之间的对话,冲突自然变得不可调和。她洞悉男人的悲哀,可是并不出手相救;漠视男人的生命力自发自灭,耗尽最后一丝生机。此时的沈心仪真的动了恻隐之心菩萨肚肠,怜悯男人了吗?尽管她要把女人(包括自己)亲手导演的即将谢幕的性福悲剧以喜剧束尾,那只是因为她体内潜伏的性福感被陈白强烈地唤醒了,想像着陈白描绘的性福生活的优美画卷,发出了枉为女人的感叹。冰封多年的性之强力一旦解冻,决不会是点点滴滴化作涓涓细流,脉脉温情地滋润久渴的心灵;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撑薄撑亮几欲撑爆的气球。突然找到了渲泄的出口——爆炸自己。而可怜的男人辛子扬,“现在不行了,不再纠缠她了,仿佛一只阉割的猫,踏实安静,无欲无求”;心肌梗塞和两次心口疼,几乎让他命丧黄泉。尽管他满怀喜悦地听到了禁锢性福的坚冰破碎的声音,从阴霾重重中窥到了一丝性福的光亮,但他这条抛锚的旧船,还能在妻子设计的“航线”上负载远航吗?我着实替他捏了把汗:面对妻子刻意为之的热情和熊熊燃起的性福烈焰,即便他粉身碎骨,也是朽木难支。陈白为沈心仪绘制的“性福快感图”是一件理想的艺术品,完美无憾,而现实生活中性福却是酸甜苦辣咸,味道俱全,一心想吃“甜食”的沈心仪,能否吃得下这道“五味大餐”,怕是个未知数。性福是一种心灵间的震颤,就像擅长欣赏音乐的耳朵,需要穷其一生用心揣摩,绝非一本书的引导和一盘VCD的指南所能特效速成。混沌而又陶然的性福只有以平和之心,才能体味其中真谛,沈心仪跃跃欲试,希冀腾空飞向性福的巅峰,把原本被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性福捧上九霄天堂,从欲的地平线下(禁欲)跃上欲的顶峰(纵欲),必定伤己又伤人。性福被唤醒之后,男人(包括女人)又将面临另一场劫难。如此性福,不醒也罢。
另外,作为新人的处女作,文章在遣词和逻辑上还有值得商榷之处,仅单一例:文章开头“原本嘈杂拥挤的病房只因她一人的缘故单静而空旷”,“单静”一词是否有刻意求新之嫌?在穿着“臃肿羽绒服”(六段)的“世纪末的寒冬”(三段),直到出院时丈夫才捧来一生中第一束鲜花的独住病房里,哪来“淡淡的花香”(三段)呢?恕我不恭,但并非挑刺,而是希望和预祝司雪把文章写得好些,再好些!
上海大学文学院537信箱 孙国亮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