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费希特的矛盾


□ 陈乐民

  人类历史的分期,可以有多种分法;不论怎样分,都是要说明人类社会文明是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例如,康德把人类社会历史分为野蛮时期、民族时期和理性的“公民普遍立法社会”的“至善”(the highestgood)时期。这是最宽泛的分法,几乎是一种普通常识了。马克思的五种生产方式,从原始共产主义到科学的共产主义,和康德的大框架也是吻合的,黑格尔的“历史精神”把人类文明分为东方的、希腊的、罗马的和日耳曼的,同样说的是社会和文明的进化;不过,他不像康德和马克思,他没有把历史再向前推,到“日耳曼”就煞住了,“历史到此终结了”。前几年很热闹了一阵子的福山的《历史的终结》,就是拾得黑格尔的一点点牙慧作出的一篇应时“大文章”。
  费希特的历史哲学比较古怪,比起康德和黑格尔来,更加是“纯精神”的。他把人类从纯朴的本能到理性的自觉走过的历程,划为如下五个阶段:一、人类的“纯然本能状态”,相当于亚当和夏娃吃了“禁果”以前那种洁白无瑕、一派天真、本能理性的状况。二、由于抵不住外界的种种诱惑,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恶性开始发作,于是进入了“犯错误的初始状况”。三、再进一步进入了“罪孽状况”,纯朴的本性、天生的理性至此已荡然无存,主宰人类社会的,是放纵、横暴、冷漠和怀疑,是一个“纯粹的物质利己主义成为煽动一切激情的动力”的时代。四、物极必反,理性时代开始降临,理性科学渐渐受到重视,前一段的“罪孽状况”正在发生变化,是为“赎罪的初始状况”。五、人类进入了真正理性时代,认识了必然的“自由王国”,到了这个阶段,人取得了完整意义的自由,即所谓“赎罪的完成状况和圣化状况”,或叫做“理性艺术的时代”。
  费希特这一套,很有点像教士在教堂里的说教,凡人听了颇不耐烦。不过那意思仍是说人类的精神世界发展到最高境界时终于是净化而崇高的。费希特哲学的“catchword”(口头禅)是“自我”,这五个阶段即是作为本体的“自我”的旅行全程。好像《神曲》里的但丁,在维吉尔的牵引下,走完“地狱、炼狱、天堂”的全程。这在欧洲曾是一个极具启蒙意义的思想路程,且莫因为它有如念经一般而小看了它。放到历史观点上看,费希特的历史哲学一步也没有离开康德的“世界主义”理想。历史对于费希特来说,就是全人类战胜自然的共同努力。歌德说,费希特的哲学要表示的观念是:“只有联合一致的人才能过人类生活。”
  费希特的这一分期,见诸他一八○四年冬季在柏林作的题为《现时期的特征》的系列演讲。当时的欧洲正处于他所谓的第三个时期:不讲道德、不讲真理、没有理性、没有自由,人的行动悉听“物质利己主义”的驱动。三年以后,即跨一八○七年和一八○八年的那个冬天,他在柏林又作了十四次系列演讲,总题为《致德意志民族》。在第一讲中,他宣布第三个时期已经走到尽头,是该进入第四个时期的时候了。有如一个人抛开了“原罪”加诸的精神枷锁,要用理性去观察一切了。
  费希特的这两次系列演讲,特别这后一次,与时局给他的刺激大有关系。先是法国大革命,他认为它对于全人类都是重要的,对于他要逃出“专制君主的地牢”,是一极大的鼓舞。然后紧接着是拿破仑当了皇帝,而且很快把战火烧到了费希特的祖国,耶拿、柏林相继失陷。这在当时的德国知识分子当中引发了一场强烈的心理地震。费希特的“世界主义”理想,骤然与民族意识遭遇。对理性的追求,受到了感情的挑战。他预设的天衣无缝的“自我”哲学发生梗阻。单凭抽象的哲学理念,担当不了解释现实的任务。费希特在这些演讲里,相当生硬地把“自我”同被占领的柏林联结起来:大写的“自我”放大为民族的“我”,“小我”变成“大我”,“旧我”变成“新我”,本体论的“自我”变成政治化的“自我”。
  费希特认为,人的认识一旦越出“朦胧的本能”阶段、跨进“醒觉的认识”阶段,那个“自我”就成为“利己主义”的对立面。拿破仑进军耶拿、占领柏林,给德民族提供了“醒觉”的契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7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