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斯诺的预旺堡


□ 张承志

  
  1
  
  ……与陕西和甘肃的无穷无尽的山沟沟相比,我们走的那条路——通向长城和那历史性的内蒙草原的一条路——穿过的地方却是高高的平原。到处有长条的葱绿草地,点缀着一丛丛高耸的野草和圆圆的山丘,上面有大群的山羊和绵羊在放牧啃草。兀鹰和秃鹰有时在头上回翔。有一次,有一群野羚羊走近了我们,在空气中嗅闻了一阵,然后又纵跳飞跑躲到山后去了,速度惊人,姿态优美。
  五小时以后,我们到达了预旺县城。这是一个古老的回民城市,居民约有四五百户,城墙用砖石砌成,颇为雄伟。城外有个清真寺,有自己的围墙,釉砖精美,丝毫无损。
  ——以上两段不是我写的。
  我仔细地又把《西行漫记》咀嚼一遍。这一次我惊异的是路上花费的时间;虽然爱德迦·斯诺当年骑马,而如今我却乘坐一辆达依热牌的超豪华型丰田越野吉普——我们为进入预旺堡花费的时间,都是五个小时。
  当中隔着半个世纪的沧桑岁月。预旺县城衰败凋残,变成了一座“土围子”预旺堡。堡墙也段段颓坍,居民更迁徙外流,如今的预旺只是一处僻冷隔离的穷乡弃里。
  十几年来奔波在公路干线的两端,我忘了中段路左隔着一架大山,有一条古代通路藏着;更忘了那儿有预旺,一个被名满天下的《西行漫记》描写过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见惯了腐败奸狡官僚的缘故吧,这两年,有时突然对真正的革命觉得感兴趣。南至瑞金,北到预旺,我独自在一处处红色遗址上徘徊寻味,想捕捉湮没的一点什么。
  前几年在锁家岔的苦焦大山上,已经远远眺望过预旺堡。我想像着斯诺“越过平原眺望蒙古”的样子,想像着“在预旺堡高高结实的城墙上,红军的一队号兵在练习军号。这堡垒城的一角飘着一面猩红的大旗,上头的黄色锤子镰刀在风中隐现。”
  这一年在阿富汗的哀伤大山上,倾泻的“滚地雷”炸弹(中央电视台语)在宣布着蛮横时代。我猜想斯诺在后来,比如在他和毛主席并肩站在天安门上,一边倾听着滚雷一样的山呼万岁一边讨论着民主与崇拜的后来——或许,他也询问过预旺的遭遇。那些红军号兵撤退到哪里去了?他们委派的哲合忍耶农民出身的县长被处决。预旺堡远近的荒川野径上,农民们或者追杀流落的红军掳取枪械,或者恻隐心动把苟活的红军收留进家。喧嚣只是在这一角落响起,随后又归于沉寂。
  我们的“达依热”一阵咆哮,从简直是壁立的壑底一下子冲上塬顶,溅了半身灰色的雪泥。从我决定实现走预旺的念想那天清晨,纷扬的细雪就一直在空中漫舞。从塬顶可以极目远望,只要你辨得出那银白聚落是哪里。迟迟不来的、大旱之中的初雪终于落下了,半个北中国总算沾濡了一点潮湿。
  
  2
  
  灶儿弟的外祖父,正是斯诺下榻的杨家堡的主人。灶儿驾驶着“达依热”越野抵达那天,没有对我说明。于是我也就不知道——当年接待斯诺的,今天接待我的,居然是一家人。灶儿弟的外爷当然早已无常,但是堡子却健在。高大的堡墙厚实雄峻,难怪斯诺口口声声“城墙城市”。......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