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羞愧(外三首)


□ 何 松

  最初是丫丫
  她正在街口玩耍
  忽然听到她的惊叫
  她涨红了小脸
  边叫边往回跑
  她摔了一跤爬起又继续跑啊
  丫丫三岁多的孩子
  她在惊叫
  妈妈妈妈呀
  城管的城管的来了
  继而是下岗女工张小芹惊恐的眼神
  她慌张地把一堆放在街边的洋芋
  收进一只蛇皮口袋
  我恨自己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
  从他们的身边经过
  我恨自己的心
  为什么不像一块钢铁样坚硬
  在一所乡村小学所见
  去年夏天
  我在一所乡村小学的屋檐下避雨
  忽然看到远处灰白的山路上
  有一个黑影慢慢地向这边移动
  直到三百米处我才能确定这是一个人
  他在泥泞中跋涉啊
  这期间他摔倒了几次又站了起来
  直到五十米处
  我才看清了这是一个女孩
  她其实比我六岁的侄女大不了多少
  直到十米处我才看清了她赤着脚
  却把一双鞋子挂在脖子上
  她低着头用两只手
  紧紧地把书包搂在怀里
  隔五米我看见了
  她坐在教室的门槛上
  穿上早已潮湿的胶鞋
  我看见了她走进教室的瞬间脸上挂着的笑
  小镇的疯人事件
  是这样
  赶了二十公里的山路
  这对父女来到了小镇
  他们在街口卖了挑来的一担柴
  然后蹲在路边
  就着一管施工的自来水
  吃了带来的午饭
  他们一直都没有说话
  直到走过四川人摆的地摊时
  女孩突然开口了爸我要一双鞋子
  这位做父亲的男子惊了一下
  拉着女儿的胳臂就走
  又路过一个地摊
  女孩又说了一句爸我要一双鞋子
  这位做父亲的男子脸一下就涨得通红
  他们走到了桥上
  女孩看见地摊又说了句爸我要双鞋子
  这个一直沉默着的男子突然就疯了
  他一把抱起身边的女儿丢下河里
  他忽然放声大笑大叫起来
  鞋子鞋子我让你要鞋子
  永远也没人知道
  这个瘦弱的十二岁女孩为什么那么倔犟
  偏要那么一双解放鞋
  而更没有人知道
  这个做父亲的男子为什么突然就会疯掉
  这件事被小镇的人们讲了一个夏天
  小区门口的麻将馆
  三十年前小区门口的麻将馆就兴盛了
  从上午中午直到晚上
  整天哗啦哗啦地响啊
  像风在吹着谁的骨头
  最早的一批已经死了
  而最老的一批也已经码不动牌了
  只有年轻的还可以输掉他们手上
  大把大把的时光
  春天他们在玩东风啊
  夏天他们在玩南风啊
  秋天他们还在玩西风啊
  直到冬天他们还在玩北风啊
  一圈又一圈
  一年又一年
  谁也没有从这儿赢走过什么
  从坐下的那一天
  他们注定就输掉了自己一生的光阴
  
  责任编辑 陈 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