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苏州古典园林洞门花窗的空间审美功能


□ 陈 鑫

  内容摘要:苏州古典园林的洞门花窗的造型艺术以及它所体现的美学思想和文化内涵,值得我们不断学习和借鉴,本文围绕苏州古典园林中能够体现审美功能的洞门花窗,分别从空间层次、移步换景、意境,诗情画意等四个方面进行论述和解析。
  关键词:洞门花窗、意境、虚实画意,文化
  
  苏州古典园林的建筑空间是一种审美创造,这其中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园林艺术设计是社会历史文化积淀到一定程度后的产物;二是优秀的园林艺术设计是对历史文化的新贡献,并构成文化的一部分。随着文人画家的参与以及造园艺术理论的不断完善,园林的文化品位不断提高,审美功能发挥越来越强的重要性。变化与统一、节奏与韵律、对比与和谐、对称与均衡等形式美法则在洞门花窗的位置、尺寸和比例方面得到淋漓尽致的运用,通过一次、两次甚至更多层次的空间划分,进而创造出极具变化的空间类型,使人置身其间,能获得多样的审美体验。
  
  一、空间渗透层次丰富,动静适时景幻影移
  
  “中国园林,予谓有静观与动观,大园以动观为主,小园以静观为主,并相辅而行事,要之景随人意,动静适时。”从周老人对园林动静观景有非常深刻的认识,而洞门花窗层层相套或富有节奏的排列与此道理相近,“除了动静适时相辅相成之外,还有身体和心灵在刹那间领悟到永恒的交流。或者说动静适时相辅相成,就是为了获得身体和心灵在刹那间领悟到永恒的交流。”
  1 静中观景。园林空间的渗透和层次变化,主要是通过对空间的分隔与联系关系处理所形成的。有限的空间如果不加以分隔。就不会有层次的变化。但是完全隔断也不会有渗透的现象发生,高墙大院、粉墙黛瓦隔断了城市的喧嚣,使得游者能感觉到“人道我在城市里,我道却在万山中。”只有在分隔之后又使之有适当的连通,才能使人的视线从一个空间穿透至另一空间,从而使两个或三个空间互相渗透,这时才能显现出空间的层次变化。被分隔的空间本来是静止的状态,但是经过设置洞门花窗后,形成了空间的流通,相互间实现了互相之间的渗透,而产生一种流动的感觉,一扫粉墙回廊的沉闷、狭窄之感。例如留园的鹤所是一个敞开的空间,墙壁上开设了许多横、竖的长方形窗洞,使得内外的空间有了一定的连通关系,人们可以穿过一个个窗洞观看庭院的景色,东面墙上辟有两个景窗,四周为水磨砖框,窗四周为纤细虚灵的线条、花结,中间运用镂空的方式雕刻绘出冰裂纹样,透过景窗的花格,可见芭蕉院内,湖石古藤,圆形月门、粉墙之中,窗窗相套,鹤所的东部景区,借洞门把空间分隔成若干个空间互相渗透,人的视线可以穿过一重又一重的门洞墙窗,从一个空间看到一连串的空间,从而丰富了空间层次感的变化,给人以无限深邃的艺术美感。
  2 移步换景。往往足以静态的节奏,信步似的游赏,去窥探窗外的景物,所有的景物都随之处于相对位移的变化之中。相同的节奏:狮子林一排比例相同的圆形洞窗和六边形洞窗,从每一个圆形洞窗中可以看到立雪堂的不同景色;从六边形洞窗可以依次看到游廊漏窗、小赤壁,修竹阁以及池中景观,所有的景物随着视点的移动时隐时现、时隔时透,各窗景之间既保持一定的连续性,又有所变化。不同的节奏:进入沧浪亭的门厅,向西御碑亭游廊分布了外形和窗芯都不同的一排漏窗和洞门,而且各个洞门花窗在间距、大小和通透程度上都不尽相同,人们既通过每一个洞门花窗去欣赏不断变化的内部天井中景色,又欣赏洞门花窗不断变换的图形式样,给人既有时隐时现、变幻无穷的印象,又因洞门花窗的形式各异而产生韵律感。此外,留园曲溪楼到清风池馆这一路上开辟的变化不一的洞门花窗也是园林空间渗透和层次变化的经典。而所有这些连续的洞门花窗,又在时空光影的转换方面营造了非常虚幻朦胧的意境。
  
  二、生境意境虚实变幻,经营位置诗情画意
  
  园林的意境形成在审美意识上具备了二重结构:一是客观景物为实,一是主观精神为虚,而二者的有机联系则构成了苏州园林的虚实相生的意境美,是“能主之人”通过“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在自然美、生活美和艺术美三方面所取得的高度和谐的体现。在苏州园林的洞门花窗设计布局方面运用虚景与实景相结合,相互依存,相互衬托,而且虚中有实、实中有虚,使游者观实景时不感到闭塞,观虚景时不感到寥廓,真正达到虚实相生,实现了“不以虚为虚,而以实为虚,景物为情思,从首至尾,自然如行云流水”的艺术境界。
  在苏州园林中,构成建筑物立面的要素可以分为虚和实两部分。实的部分主要是墙垣,包括院墙、园中墙、山墙、后包檐墙等,它在立面的处理中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虚的部分主要是洞门花窗,与粉墙之间构成的虚实关系非常重要。沈复在《浮生六记》中说:“虚中有实者,或山穷水尽处,一折而豁然开朗,或轩阁设橱处,一开而通别院;实中有虚者,开门于不通之院,映于竹石,如有实无也;设矮栏于墙头,如上有月台而实虚也。”例如网师园的彩霞池与月到风来亭的西立面,由于墙面所占面积大,因而实的要素处于主导地位,但由于在实的墙面开辟一些漏窗,中间辟有“潭西渔隐”洞门,洞门为虚,漏窗半虚半实,起到调和和过渡的作用,竹外一枝轩粉墙上开辟的月门和洞窗面积比较大,使得内外的景致互相渗透、交织和穿插,墙的面积虽少,也起到支撑的作用,因而虚中有实。透过竹外一枝轩西为一八角形洞窗,正对着看松读画轩前庭院内的松柏牡丹,窗外设有海棠树一株,由轩中望去竟也是满园翠色,一幅完美的工笔花卉画卷,窗为虚,景为实,正是李笠翁所云“无心画”。
分享:
 
摘自:装饰 2009年第02期  
更多关于“苏州古典园林洞门花窗的空间审美功能”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