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可惜我不能做天河潭的一株水草(组诗)


□ 太阿(苗族)

作者简介:太阿,苗族,1972年生,湖南湘西人。1990年开始在《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星星诗刊》《诗歌报》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出版诗集《黑森林的诱惑》《城市里的斑马》,散文集《尽管向更远处走去》、长篇小说《我的光辉岁月》等。现居深圳。

  可惜 我不能做天河潭的一株水草

她们从船底滑过

漾开细小的波浪深呼吸

就我而言她们永远是

水草接下来一场动乱即将来临

因为水之湄一个洞狮口大开

春天姗姗来迟按捺不住的喜鹊飞过山坡

往悬棺的窟窿做巢

就我而言翠绿的水草比金黄的油菜花

美丽温柔神秘

可惜我不能做天河潭的一株水草

看船头的姑娘天空的云岸边杨柳的腰

繁华的时代谨小慎微地静静驶过

群山在上石头在上

浣衣的新娘用槌敲出欢快的炊烟

如丝管弦奏响古村一年的歌唱

当我插上翅膀逃离大地

躲开嘈杂的城市

恰如飞行我知道

水草的梦滋润生活的每个角落

我的心跌落在她们深处

  谷雨从“花好月圆”歙砚淅淅溢出

谷雨从“花好月圆”歙砚淅淅溢出

龙飞凤舞书写一个季节的山水

世界是一张宣纸任心灵勾画

当时间把桃李抛弃

丢下奢侈的伤感

温暖的气息迎面扑来

忧郁的节奏飘荡在梦幻的月色中

找不到经年的笔只能用杨柳风

狂草唐诗宋词

古典一次次从苍老的坑中冒出

金星散落成梅花点点深夜的砚

照亮诗歌生疏的手腕

无法效仿王羲之的俊逸

颜真卿的朴拙怀素的狂放

褚遂良的遒劲柳公权的骨气

那就临摹天空吧

如果风雨来临吹落新叶

我也不畏惧洪流

更不怕败血的春天

谷雨雨生百谷自下而上

我在江南水草上寻找墨水的源头

石砌的水井中灵动的春水

滴进漆黑而明亮的砚硕大的墨

一圈十圈百圈千圈

永远磨不出春的浓度

只好画大写意

飞白之外电闪雷鸣

  西普陀寺的钟声

一片钟声从三百年前传来

落到带露的发髻上

化为一缕青烟

香火的道路比文化绵长

加以人传正如泉水

从大地深处汩汩而出

洗涤红尘

从今往后

终于寻觅到一片屋檐

不管一带九坡十三关

安妥的灵魂动静皆宜

不管风吹雨打

钟声在家就在

我不知道在这片土地上

还有什么比钟声更圣洁

早晨的风不过是无涟漪的湖水

钟声像天使的翅膀那样洁白

带着尊严移动跋山涉水

抵达菩提时光之外

钟声钟声

我怀疑这是不是我

  这片我误入的江南原是蛮荒之域

这片我误入的江南原是蛮荒之域

这条河流原是一头水牛

畅游的清凉

白天的人夜晚的酒

抽穗的水稻捣碎的葡萄

只有向日葵仍然古朴地盛开

我是其中的一朵

久违的人性的光芒惊慌地闪烁

骑龙的人早已骑龙而去

三百年的孤独盛于一手不慧泉

糊涂的人猛饮一屋的诗意

只有屋顶瓦上狂乱的野草清醒如昨

命中注定的流放

如同混合或红或绿的茶的洋酒

爽口而烈性不改

这片熟悉的异乡

喂养痛胀经年的胃

锦绣水乡一段结不清的尘缘

在炊烟中流动着忧伤

香葱和生姜

原是饺子和猪首的佐料

我囫囵吞下杯盘狼藉

驱车回去时留下一路烟尘

忘了兜一袖山水

一襟意象

  天龙屯堡,一个王朝的背影

一个向西南的梦从六百年前开始

战鼓雷鸣威慑云贵

百户为屯千户为堡六十里为一驿

二十万大军犁开贫瘠的大地

种植养命的水稻

当刀枪入库军营化作村寨

故乡成为遥远的记忆

只有水渠仍在缱绻江南的杨柳青青

地戏仍在上演杀伐的悲凉故事

阔大的衣衫在经年浆洗之后

仍如天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可惜我不能做天河潭的一株水草(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