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凋零的血玫瑰


□ 叶 梓

  黑皮笔记本
  
  看着悲痛万分的路文香,张光北心里不是滋味儿,他缓缓地说路军可能是被人害死的。同时死的还有他妻子。
  听了这话,路文香猛地抬起头。她抹一把脸,问弟弟是在哪儿出的事?张光北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路文香摇摇头,说路军怎么会去S市?他一直都在几百里外的山区卢家寨支教。大学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好的工作,路军便做了志愿者,打算在山区一边教书一边读书考研。每个月弟弟都给她打电话,可最近两个月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路文香急坏了,手机关机,卢家寨根本不通电话。后来她亲自坐车去找,卢家寨的人却说他走了,走了半个多月了,说是回城买书,再也没回来。寨子里的人认定路老师不过是编了个善意的谎言,山区条件太艰难,能在这儿待上半年已经不错了。
  “我不相信弟弟会半途而废。他不是这样的人。而且,如果他真的不想在卢家寨了,他一定会跟我商量,绝不会不辞而别。”路文香说。
  张光北心里结了个疙瘩。路文香当下就要赶奔S市认尸,张光北叹了口气,让她先别急,听他把话讲完。路文香重新坐下来,张光北将自己从回家到现在所有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
  “这,这是真的?”路文香吃惊地张大嘴巴。
  “路军在江明市是否得罪过人?是否和人结过仇?”张光北急切地问。
  路文香摇摇头,说弟弟一向安分守已,况且他最近一年一直呆在人迹罕至的卢家寨,怎么会得罪人?即使是得罪,也只能得罪山里人,可他们也不可能到省城追杀他!说着,路文香疑惑地看着张光北,似乎有点儿信不过他。
  张光北苦笑,这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他也一定怀疑,简直像天方夜谭。但现在,这就是活生生的现实。他从怀里掏出记者证,身份证,自己和妻子的照片,一古脑儿推给路文香,说他没有理由骗她。他不知道路军为什么和妻子搅在了一起,但他推测这一定和李中基有关。或许,在卢家寨曾发生过什么事?
  路文香痛苦地摇摇头。张光北努力镇定,劝她一定振作起来,如果这样,路军不仅死不瞑目,九泉之下甚至会为她担心。路军已经死了,路文香现在唯一能为弟弟做的事就是帮他揭开真相,还他公道。路文香听罢,用力抹一把脸,说他们一起去一趟卢家寨,也许在那儿真的发生过什么事。张光北点点头。
  当天下午,两人坐上了通往卢家寨的大巴车。在车上,路文香一遍遍地看着弟弟的照片,不住地落泪。她说从小父母双亡,她和弟弟相依为命。弟弟很懂事,什么事都不叫她担心。在卢家寨待了十个月,他只回过三次江明市,每次都是买了大堆的书离开。有他准备考研的书,也有卢家寨孩子们的书。
  “他这么年轻,怎么会有人忍心害他?”路文香喃喃自语,一边说一边掉泪。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奔波,两人终于来到了卢家寨。天,已经快黑了。路文香带着张光北到了村支书家。一听说路军死了,村支书惊愕得张大嘴巴。半晌,他喃喃地说可惜啊,路老师是个好人,是个大好人,卢家寨人会永远记着他的恩情。
  “卢家寨人越来越少,寨子里的人都想方设法往外走,而路老师却自告奋勇地来。他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从外面来的老师。”村支书叹息着说。
  “为什么卢家寨人越来越少?路军在这儿十个月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张光北迫不及待地问。
  听路文香介绍说张光北是省报记者,村支书似乎有些戒心。他说卢家寨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山里,可这里水质不好,对气管有影响,几乎每家都有老人患哮喘。以前是老年,近些年,水越来越少,越来越金贵,想不到患哮喘的年轻人竟也多了起来。所以,能走的,就都走了。寨子,只剩了老弱病残。有大概二十来个孩子出不了门,也没有书读。是路老师来了之后才找了间石屋,将这些孩子聚到了一起。
  张光北听罢站起身,说想到寨子里走走,多了解一下路军。寨子里的人或许对路军知道得更多。路文香看着村支书,含着泪将路军和杨洁被追进河里,张光北到达江明市又被追杀的经过讲了一遍。她抹了把泪,说弟弟死了,张光北要查清事实真相,她会尽全力帮助他。她不能让弟弟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