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计取玉烟嘴儿


□ 张维超

  刘德子离开村委会大院,抄一条近路,匆匆忙忙朝家里赶。他心里急呀,走着走着就颠了起来,恨不能立马见到老婆子,告诉她说:“孩儿他娘,这一回,村支书这把交椅,我是箅子上抓窝窝——十拿九稳喽。”
  村委会大院离家并不远,不一会儿,刘德子就来到了胡同口,恰在这时,就听胡同里有人喊了一嗓子:“高价收铜钱喽……三块两块也是它,三万两万还是它喽。”他顺着胡同往里瞧去,就见一人戴着一顶破草帽,推着一辆破自行车,正朝这边走来。
  刘德子爱凑热闹,可现在他没空和这个人瞎搅,一路颠到家门口,刚推开门,他就急急地喊道:“孩儿他娘,孩儿他娘。”
  喊了两嗓子,没人吱声,刘德子才知道老婆出去了。唉,老婆这个人,就爱整些关键时候掉链子的破事儿,你瞧瞧,这么大的喜事,愣是让我憋到心里,找不到人说,这不是折磨我吗?刘德子有些失望,他怔怔地站在院子里,听见胡同里又喊了起来:“高价收铜钱喽……三块两块也是它,三万两万也是它喽。”
  三万两万也是它?刘德子想起了自己的那几枚铜钱,就来到胡同里,冲着那人喊了一声:“收铜钱的,我这儿有几个,你来瞧瞧。”
  “好喽。”“收铜钱的”应了一声,跨上自行车,就朝这边骑来。
  来到跟前,“收铜钱的”跟着刘德子进了院。刘德子回屋翻出床底的小木箱,打开,翻找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那六个铜钱,他起身回到院子里,来到“收铜钱的”跟前,说:“你好好瞧瞧,这几枚铜钱值几个钱?”
  “收铜钱的”接过来,一个一个地仔细看,当看到第五个时,他的眼前突然一亮,说:“我就买这个。大哥,你说个价吧,想多少钱卖?”
  刘德子是啥人?!村里有名的精细皮儿,“收铜钱的”看铜钱时,他也没闲着,早在一边把“收铜钱的”的神情看在了眼里,看到“收铜钱的”的“两眼一瞪”,他就晓得,那个铜钱一准能卖个好价钱,于是就说:“我不说你也知道,现在收铜钱的,一拨儿接着一拨儿,他们也都出了价,这次呀,还是你先出个价吧。”
  “收铜钱的”又拿起那个铜钱,对着阳光,反复看了一下,然后冲刘德子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多少?你说明白喽。”
  “收铜钱的”说:“我最多出三千。”
  刘德子心里热了一下,真是好运找上门,废铁变黄金,这个铜钱经了不下十人的眼,最多的给到一百元,没想到眼前这个傻蛋,一出口就是三千。刘德子生怕“收铜钱的”反悔,就说:“反正我快当上村支书了,也不在乎这点小钱,三千就三千,卖给你喽。”
  “收铜钱的”还真把那个铜钱当宝了,他从肩膀上退下一个帆布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皮包,又拉开拉链,哇,里面全是一沓沓的百元票子。“收铜钱的”从中抽出三十张,递给了刘德子。
  刘德子接过钱,眼睛却不听他使唤了,死死地盯着那个精致的皮包,说啥也撤不回来了。刘德子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这回看到那么多钱,他眼珠一动,心想:“好不容易逮住了一个傻蛋,不能就这样放走他。”于是就凑上来,小声对“收铜钱的”说:“我还有一个好玩意儿,你要不要瞧瞧?”
  “收铜钱的”把钱放回帆布包,说:“啥好玩意儿?”
  刘德子四下里看了看,然后很神秘地朝“收铜钱的”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朝堂屋走去,来到屋里,刘德子把那个木箱搬到门口,从里面找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盒,打开,取出一个黄绸布包着的东西,一层层打开,露出一个玉烟嘴儿。
  刘德子小心地拿过玉烟嘴儿,双手递给“收铜钱的”,说:“你瞧瞧,这个能值多少?”
  “收铜钱的”双手接过,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说:“五千。”
  刘德子一直紧盯着“收铜钱的”眼睛,希望能发现点什么,但他发现,这一次“收铜钱的”并没有眼前一亮,于是就说:“五千?我实话给你说吧,五年前,我就请专家看过,人家说至少能值一万元呢。”
  “收铜钱的”摇了摇头,说:“不值这个数。”
  刘德子凑上来,说:“这个你就是外行了,我实话给你说吧,这个玉烟嘴儿是块活玉,你看这儿——”说着,他指着玉烟嘴儿的中间,接着说:“就是这个位置,有三颗小星星,白天看不见,到了晚上,就出来了,还会冲着人眨眼呢。”
  听刘德子这么一说,“收铜钱的”顿时来了劲儿,他盯着刘德子说的地方,反复看了好久,自言自语道:“如果真是这样,我宁愿出高价钱。”
  两人正说着,一个人悄悄地进了院,等到刘德子看到时,这人已经来到了跟前,刘德子吃了一惊,慌忙说:“是老槐哥呀,您来有啥事吗?”说着,他扭头向“收铜钱的”狠狠地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赶快把玉烟嘴儿收起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