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数民族题材电影的创新与困境


□ 饶曙光

少数民族题材电影的创作者们苦苦地在艺术表达和市场压力之间寻找平衡,寻找生路,面临很多困难和迷茫。但只要电影人坚持,用当代目光去审视今天的少数民族生活,真实地反映他们的文化和精神,总有一天会重新找回观众。
新疆天山电影制片厂新近推出的《吐鲁番情歌》和《美丽家园》两部影片,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并获得了不少专家的好评。然而,两部影片创作现象背后所隐藏的种种问题,引发了人们的思考——对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创作及其出路的思考。
《吐鲁番情歌》的巧妙之处在于,影片聚焦于新疆吐鲁番两家维吾尔家庭平凡生活下面不平凡的情感生活和经历,并以耳熟能详的新疆四首经典情歌串联起四段独特的爱情故事,借鉴了类型片的一些叙事手法,试图创造出一种有中国特色的“歌舞片模式”。影片精致的画面、幽默的台词、动人的音乐,加上生活的质感,聚合在一起形成了地地道道的“新疆特色”、“新疆风格”、“新疆气派”。也就是说,影片创作人员使出了十八般武艺想把影片打造成一部“好看”的电影,一部令人赏心悦目和快乐的电影。《美丽家园》则以一种相当现代和宏观的角度来描述和审视草原乡村文化与都市现代文化的激烈冲突乃至矛盾,人木三分地表现了胡纳泰和他的儿子阿曼泰之间似乎是难以调和的文化选择的冲突和对抗,并最终巧妙地以传统伦理化解了冲突和矛盾。影片中“马”的形象不仅仅是作为道具更是作为有机的叙事元素进入到影片的规定情景中,不少表现人与马的段落和场面令人动容,催人泪下。从整体上看,两部影片的创作显示出了较高的电影专业素质。换句话说,从两部影片的创作我们看到了一批少数民族高素质的电影专业队伍和人才脱颖而出——这正是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创作繁荣和发展的根本保证。但是,两部影片的创作现象也反映出了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创作面对市场经济大潮、面对严酷的电影市场竞争的矛盾心态、游移态度乃至尴尬的生存处境。具体的说,就是创作人员在艺术表达和市场、艺术路线和商业路线之间游移不定乃至无所适从。如《吐鲁番情歌》借鉴了类型化电影的策略,但并不彻底(如果严格按照类型化电影的叙事策略,焦点应集中在退休老村长和他的小女儿阿娜尔罕以及大姐康巴尔罕的昔日恋人克里木身上),《美丽家园》选择了“艺术路线”,但又不敢正面描写小叔子和嫂子之间“有违一般伦理”的情感冲突,使得影片失去了不少艺术电影应该有的“看点”和“亮点”乃至“卖点”。所有这些,都是当下所有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创作所面临的共同的迷茫、困惑乃至尴尬的生存困境。
更重要的是,两部影片的创作反映了当下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创作所面临的一个共同的难题极端低成本。据两部影片的创作人员介绍,两部影片的成本都在200万左右。即使加上新疆天山电影制片厂所特有的地区优势和廉价劳动力优势,两部影片的成本也不会超过300万。在这种低成本的情况下,从人物到故事、尤其是场面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不可能拍出有强烈的视听冲击力和感染力的“景观的电影”。囿于成本,一些被世界各国电影证明对抓住、激发观众的观赏热情和兴趣行之有效的各种商业性手段、元素和技巧在导演拍片之前就要主动合弃掉。就《吐鲁番情歌》所提供的可能性而言,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完全可以拍出一部“好看”的电影,一部令人赏心悦目和快乐的“景观的电影”。即使走所谓“艺术路线”的《美丽家园》,极端低成本也在相当程度上限制了创作人员的艺术想象力和创造力。事实上,“艺术路线”而不是“商业路线”甚至就是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创作一种必然的、不可避免的“选择”。青年导演章家瑞描写哈尼族的处女作电影《堵玛的十七岁》选择了“艺术路线”,从女性意识觉醒的角度切人,将一个山区小女孩的初恋和单恋的情怀表现的生动感人,尤其让西方观众关注神往和着迷。他的第二部影片《花腰新娘》因为投资有所提高,所以试图求变,在相当程度上从“艺术路线”转向“商业路线”。影片描写云南花腰彝族有一个古老的族规,新娘成婚三年后才能落居夫家,称之为“归家”。张静初扮演的美丽野性的花腰新娘风美被巧妙地塑造成一个彝族版的“野蛮女友”:而她的新婚丈夫阿龙则因循守旧,因此造出了小两口之间矛盾和冲突不断,跌宕起伏,情趣横生。新媳妇要用湿柴火给公婆烧洗脚水、过节时风美与别的男青年跳表达爱情的“烟盒舞”、两人和好时对唱 “海菜腔”情歌,这些浓郁的彝族风情和风俗巧妙地穿插在影片的情节中,大大增强了影片的观赏性。另外,影片在总体正剧风格的基础上大量融人了喜剧性手法和技巧,一方面不断给观众制造出“兴奋点”,另一方面快速推进了影片的叙事节奏,化解了正剧影片叙事节奏拖沓的毛病。导演谢晋表示很久没看到这么朴实真挚、少数民族特色浓郁的电影了。“看了片子,我更想再去云南了,在那里我拍过《高山下的花环》,我们上影也拍过《阿诗玛》《摩雅傣》等好影片。”香港导演唐季礼也认为影片《花腰新娘》清新自然、真实细腻,片子里展现的绚丽多彩的自然风光、独特神奇的民族风情对大都市里的人来说具有很强的视听冲击力。总之,影片把风光、民俗、喜剧性融为一体,确实好看。按照影片所呈现的叙事,影片的高潮应该是最后的“舞龙大赛”。但是,由于资金的缘故,影片最终没能拍出气势磅礴的舞龙大赛,而采取了所谓“艺术电影”的手法,仅仅以几个叠化镜头“敷衍了事”,令观众的观影期待完全落空。可以说,绝大多数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创作只能走向“艺术电影”,或者想走“商业路线”但最终由于资金原因而“艺术化”,完全是出于无奈。一句话,都是低成本惹的祸。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