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硬着陆


□ 刘富道

高书记退下来了,他一杆子退到底,没有安排任何闲职,没有在任何地方挂名。
   以往县里主要领导人接近退休年龄,第一步退到县人大或者县政协,照常有办公室上班,开会照常坐主席台,混上一届然后再退休。这叫软着陆。后来,这样的安排越来越困难,等待这个位置的人越来越多。首先是现行的组织人事工作,已经形成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人大和政协的两个一把手,由在任的县委书记和副书记兼任,这两个位置不能安排其他人了。再则,人大、政协中的中共党员所占领导职数有限制,不能超过一定比例。就在组织部门为高书记的安排问题大伤脑筋的时候,上面有人说了一句话:"工人下岗,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为什么领导干部到了退休年龄,就一定要先半退,后全退?我不说别人,到了我头上,一杆子退到底。"一言既出,中共河东县委就成了干部体制改革的一个试点,书记曾宪平和副书记贾明高同时一杆子退到底。这就叫硬着陆。
   副书记贾明高,人称高书记。由于县委书记姓曾,人们叫起来,就成一个真书记,一个假书记,听起来十分别扭。下级干部中有个精明人,突然有一天不喊贾明高是贾书记,而喊高书记,贾书记非但没有责备的意思,而且很乐意地默认了。后来全县上下都跟着这样叫起来,久而久之,再喊贾书记是贾书记,贾书记反而不那么高兴了。
   那我们就尊重当地习惯,叫贾副书记为高书记吧。
   高书记退休以后,不上班,不开会,不下乡,日子清闲得无聊,生活枯燥得要命,门庭冷落得要死。惟一能够享受的待遇,就是左邻右舍依旧喊他高书记,依旧省去一个副字。在任上的时候,他也打打麻将,一退下来,原来组合的班子也散了。最让高书记不能忍受的是,第一个喊出高书记的干部,在他手上提了个副局长,原来经常陪他打麻将,现在可叫他不应了。原来喊他巴耀红,喊他小巴,跑得屁颠屁颠地蛮快,现在不喊他巴局长他就带理不理的。"你小子神气什么,你那个副局长,不就是我一句话给你的么。"高书记有时狠狠地这么想。更令高书记心寒的是,你不陪我打麻将也罢,还说什么"贾书记实在抱歉"之类的话。哦,我在位的时候就是高书记,我一退下来,就成了假书记啊!贾明高心里十分地不痛快。
   在位的时候,高书记天天在这个宾馆那个酒楼吃饭早已吃腻了,偶尔在家里吃顿家常便饭,觉得挺新鲜挺舒服。现在,天天在自己家里吃家常便饭,又觉得不新鲜不舒服了,经常在餐桌上发点小脾气。妻子苏冬梅也是退休干部,工作期间从来都是高书记的下级,在家里永远是高书记的上级,如今高书记已经下野,就等于属于她直接领导了。碰上高书记在餐桌上挑三拣四的时候,她就不慌不忙地说:"吃不惯了吧,到宾馆吃去!"这话最令高书记头痛,伤感,无言以对。其实,苏冬梅也备受委屈,以往老贾不在家吃饭,她每顿饭都是随便凑合一下,自从高书记退下来之后,家里伙食标准已经大大提高了,--你还要怎么样吧?
   让高书记心灵受到重创的,是件很小很小的事情。
   儿子儿媳出差了,孙子放学就到爷爷家来吃饭睡觉,孙子的家庭作业就由爷爷亲自审阅签名。以往,这样的事情,高书记是无暇过问的,找到他头上,他也不会签名,尽管他喜欢自己的孙子。现在赋闲在家,孙子住在家里,他就责无旁贷了。那天,他很认真地审阅了孙子的语文作业,提起笔来批了两个字--同意,非常流利地签上自己的名字,而且很规范地写上某年某月某日。
   没有想到,第二天孙子放学回来,进门就哭。高书记问:"怎么回事呀,哭什么呀,有话好好说嘛!"孙子气得把书包摔在地上,就是不吭气,问了半天,才哭诉在学校受到批评的经过。贾明高看孙子的家庭作业上,老师在他批的"同意"的蓝字下面,又用红笔批上一行字:"什么同意不同意的?"高书记一看这行红字,顿时火气上来,气急败坏地问孙子:"老师说你什么啦?"孙子说:"她说,她说,回去告诉家长,不会签字,就不要瞎签!什么同意不同意的,简直乱弹琴!"高书记被一个小学教师的大胆妄言弄得血压升高双手冰凉,住进了医院。
   河东县人民医院也有几间准高干病房,病房里也有会客室,也有卫生间,也有个大阳台。这些描写或交待都是非常必要的,不是为了说明排场,而是为了说明用场。河东民间流行一句话,县里领导打个喷嚏,收礼10万,这话极可能是夸张。高书记在临退休前住过一次医院,收了一些礼品,礼金只有象征性的一点点,哪有这么多呢?这一次高书记又住进准高干病房,情况更糟糕了,以往礼品堆积如山的阳台,以往鲜花盛开的阳台,现在除了儿女们送来的几兜水果,再没有别的什么,更不用说有人来送什么信封了。过去觉得这个阳台设计得过大,用起来又嫌太小,现在一看,空空荡荡,大而无当,让人陡生寂寞。
   这个世道真变了,变得匪夷所思,高书记不明白,过去自己一手提拔那么多人,在节骨眼上帮那么多人说过话,现在怎么就都忘记了呢?也许,别人并不知道他住医院了,他让妻子打了几个电话,通知了几个人,说他住在医院里,有事别上家里去找他。但是,经过这样的暗示之后,来看他的人还是不够多。来人不够多,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高书记并不重要了。每天下午探视时间到了,贾明高站在阳台上,看楼下人来人往,以为会有人来看他,却不像他的预期的那样,竟然没有人光顾。这样的场面重复几次以后,高书记的的血压进一步升高了。高书记自我解嘲地想起了流行的顺口溜:"职务不高,级别不高,血压高。小会不必发言,大会轮不到发言,前列腺发炎。"在位的时候,每天在酒桌上都有这样的小段子活跃气氛,如果有女性干部在场,来个荤段子就更具刺激性。回想逝去的美好时光,高书记总会苦涩地一笑了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