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河流和土地的一种剪辑


□ 高菊蕊

——普里什文

这一年,对我来说是极尽隐秘也极尽张扬的一年。
这一年,所有的希望所有的迷茫所有的激情所有的苦痛所有的干旱所有的雨涝所有的爱所有的怨……所有的所有,皆在这冬日的清晨凝聚成了洁白的霜花,依附在枯草枝头,美丽我凄凉的目光和心境。太阳如同悬浮的气球在遥远的地平线的尽头,没有温度地打量着我苍白失去血色的面孔,打量着我这个孤独地行走在黄土路上脚步踌躇的女人。地毯一样短小细密的霜草覆盖在坚硬板结的土地,传达给我一种极为脆弱的感觉,这种感觉使我终于悟到了这个非常的冬天赋予我们最本质的生命内涵。
我是来向这片土地告别的。告别这片土地上干枯了空寂了的棉花和那一条曾让我为之疯癫为之苦痛了的河流。
这年的春天和所有的春天一样,让我们在柳絮飞花中渴望着耕耘播种,这种渴望来自我们古老的家族里古老的传统和秋天里的丰收对我们强烈的诱惑。
这一年的春天,我和弟兄们在离县城不远的河滨承包了一大片的土地,全部种上了棉花。
从此,我整天奔波在县城和土地之间,一辆红色的摩托车载着我奔驰在同一条道路上。这时节,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风吹在脸上啸啸如马嘶,雨砸在脸上如飞沙走石的淋漓。春天,我们疯也似地喷药除草,青草的气息始终荡漾在我的手指和我的灵魂里。我想 ,如果人的灵魂有颜色的话,我的灵魂也一定是青草的颜色。那时,我看到从我手指下流到稿纸上的一行行字无疑也是青草的颜色,我日夜嗅闻着这青草的气息,不知厌倦,沉醉其中。
炎热漫长的夏季,我们日夜浇灌着渐已枯萎的禾苗,赤脚裸膀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斯文。有时,我恍若忘记了自己是女人还是男人?所有的女性气息均在匆忙的奔波中抖落得干干净净,我知道这片土地容不得矫情,容不得柔弱,更容不得眼泪。
水在禾苗上空始终做不厌倦的舞蹈,它们飞溅着,旋转着,和炎热的阳光做无力地抗争。
我望着这碧绿的田园,这千年不变的田园,看到了先祖们一个个摇曳模糊的背影。就是这千年不变的田园成就了我们多少的田园诗人,他们柔弱的文字今天我读起来怎么也触摸不到文字下的血脉。田园里的我们不需要听《悯农》、《伤田家》……一些无关痛痒的怜恤,更不愿听“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一类貌似高古的恬淡。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在这里变得真实而虚幻,这首名曲被罗曼· 罗兰喻为“夏日神明的梦”,它其实完全是供那些远离田园的亲王贵族们去享用的,而不是为田园而田园,它的诞生也完全是缘于贝多芬对特雷泽疯狂如痴的爱情,他触摸到的是爱情的琴键,而不是土地、树林、河流……我更喜欢用整个生命拥抱人类的温森特·梵高,河滨的土地无处不是他作品的复制,他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悲哀中的庄严和痛苦中的爱,懂得了什么才是我生命中的信念。
那场罕见的冰雹是在一个炎热的下午擦着我们的地埝走过的,火红色的云头刚一从西南角露出峥嵘的面孔,地里的禾苗就哆哆嗦嗦地抖动着细小的枝叶,嘶嘶啦啦地喘息着匍匐在地,人类任何所谓的强悍在这时都变成了上帝唇边的一缕讽刺的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