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人的坦白,男人的离开


□ 阿 莱

  自古女人地位低,不是空口无凭的事,不然就不会有“浪子回头金不换”和“一失足成千古恨”之分了。明眼人一瞧便知,前者指的是男人,而后者指的是女人。男人是不会“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男人的身体是铜墙铁壁,即使有灰尘落在上面也不显。而女人不行,女人的身体是豆腐,禁不得一点灰,哪怕是过路灰尘,只要被染指,也一样是你的罪过。大凡豆腐上的灰尘只能遮盖,无法涂抹。其实坦白坦白,袒露的是人格上的清白,而非身子上的清白。然而这清白还要看对方接不接受,有人是宁愿要一种表面清白的,只要身子洗白了就好了,至于人格上的,又有谁会注意得到?这就好比一家豆腐是用纯净水做的,只是表面沾染了灰尘;另外一家豆腐是地沟水做的,但表面纯净光鲜,如果是你,你会选哪一个呢?
  主人公小米26岁,未婚,经人介绍认识了与她同岁此刻正在读研的薛巍,双双坠入情网。然而就在他们谈婚论嫁之际,小米的一次敞开心扉却让他们的恋情彻底被冰冻起来……
  其实我是想到说完会有这个结果的,只不过对他抱有侥幸心理,认为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其实,男人和男人都一样,在乎的全都是一样东西,结婚前是妻子的所谓贞操,结婚后是女人能不能给他生个儿子……爱情不爱情的,是只有女人才会相信的神话。
  我曾看过这样一句话:女人的身体都是跟着心走。这句话在我现在看来真是有着别样的酸楚。“女人的身体都是跟着心走”——心变了怎么办?心变了,遇到另外的心,这身体就又得跟着另外的心走吗?如果这是一种必然,那为什么所有为爱而交出身体的女人却又都得不到好结果和男人的理解呢?如果不是因为爱的深切,又怎么可能过早地交出自己?这难道真是女人的草率吗?
  其实每一段恋爱在最开始的时候,谁又不是真心真意要在一起?都是奔着地久天长去的,包括那些后来破碎了的婚姻,也都有着不比任何一个美满婚姻差的无比甜美的憧憬。但是,缘分就是缘分,有的能看到很远,有的却戛然而止,这都不是人力能掌握的。恋情戛然而止了,可以重整旗鼓;身子交出去了,可以再收回来。这难道真的就成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了吗?以前我不敢这样理直气壮地想,以前我都是小心翼翼地、感恩戴德地和薛巍交往,好像自己是戴罪之身一样。但现在不了,当薛巍真的判我有罪的时候,我却突然地理直气壮起来,这理直气壮是因为委屈,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那种轻浮女子,我也曾像热恋薛巍一样热恋过我的前一任男朋友。他叫鲍勃,我们在一起交往了五年,这五年中,我的眼睛里就没再装过别人。那是一种身心完全交付出去的感觉,灵与肉,完全没有分别,不是我不会灵肉分离的爱,而是别的女人也不会,只要是真爱,就不可能灵肉分离,好比让一个人和他的影子告别,你做得到吗?为什么男人就不会有这样的顾虑呢?男人经历的女人越多越成为资本。女人从不过问男人的历史,而男人却要女人不仅交出历史,还要交出未来。这种交,不是交代的交,而是交白卷的交。一个交不出白卷的女人,在如今这个五颜六色的世界里,该怎样拿回她的尊严?
  爱上鲍勃,其实真的是命里注定。我们的相遇竟然是因为一场车祸。他开着他的桑塔纳撞上了正在骑车的我,导致我左小腿骨折,然后很自然的他把我送到医院,接着通知我的父母。我疼得昏死过去,醒来却发现自己一直都躺在他的怀里。当时我正要赶着去电大上课,我高考落榜后就一直在外面打工,可是对上学的情结又无法割舍,于是就报考了电大,每天晚上都要去上课,为的是备战即将到来的成人高考。当时刚好是3月份。偏偏是这个节骨眼儿上,如果耽误了功课和考试,我就只能延后一年再考了。
  当时年仅26岁大学毕业不过两年的鲍勃已经是某公司的业务主任,他开的桑塔纳也是公司配给他的车子。鲍勃的父母一直都在国外,这公司是他叔叔开的,所以才会让毫无经验的鲍勃坐上这么一个举足轻重的职位。得知我的考试有可能因为这次车祸而泡汤,鲍勃主动提出来要替我补课。我知道他是一所理工大学的高材生,所以出院后,我和他也一直都有往来。又由于我的腿伤并没完全康复,所以每次上课都是他来我家里,然后爸妈觉得过意不去,就会主动留他吃晚饭,他也从不推辞,粗茶淡饭什么都行,而且什么都吃得很香,还大赞我妈的厨艺,哄得二老很开心,说他随和、实诚,不像外面那些年轻人,一开口就透着狂妄。我知道爸妈已经开始喜欢上他了,而他,也把我家当成了自己家,他说他从小就不在父母身边,所以很少能体会到家的感觉,很少能和家人在一起,吃一顿长辈做的饭。考试那天也是他开车接送我。一切都是这么顺理成章。由于他的努力,我如愿以偿通过了那年的成人高考,并报考了自己喜欢的会计专业。
  我和鲍勃恋爱了。他带我去见他叔叔,还说等我电大一毕业就迎娶我。与同龄人相比,鲍勃的条件确实很好,不仅有车,还有自己的房子。其实我一直担心他会移民到国外,但是他告诉我他不会,因为他只喜欢中国。这也是我特别喜欢鲍勃的地方。在我和鲍勃交往这几年中,他父母只从国外回来过一次,我不知道此行的目的是不是为了见我。鲍勃事先安排好了我和他父母的会面,当时他叔叔也在场,还许诺我一毕业就可以到他叔叔的公司里去上班。那天的气氛非常好,从他父母脸上我并未读出任何的不满意来。但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了,鲍勃一直都瞒着我,原来他父母这次回来是想劝说他移民的,而他却为了我的缘故千方百计想留下来。无形中我成了使鲍勃和他父母对立的人。当然鲍勃也曾问过我,是不是将来可以和他一起到国外定居。想到岁数越来越大的父母,我摇摇头拒绝了,鲍勃也就没再坚持。直到现在我也敢说,其实鲍勃真的是爱我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