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衣男子、旅行及其他


□ 李晓君

红衣男子、旅行及其他
李晓君

李晓君一九七二年六月生于江西莲花县,现供职于江西省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近年在《人民文学》《钟山》《大家》《天涯》《山花》《散文》《海燕·都市美文》《美文》《中华散文》等刊发表散文、诗歌若干。入选年度选集多种。著有散文集《昼与夜的边缘》《时光镜像》等。

红衣男子

至今仍然感觉到于坚这两句诗对我写作的暗示:……这个穿着红色衬衫的矮个子男子/匆匆走过两幢建筑物之间的阴影……(《下午一位在阴影中走过的同事》)。是在哪一年读到这首诗,已经不记得了,但这诗句,像两行模糊的光,一直在我的潜意识里照亮着——不是说对我写作的开启,而是透过它,我重新对生活有了理解。它让我看清了生活的梦幻性质。对于我来说,不存在现实的生活,而只存在着回忆。如果说,我对现实依然能够迷恋的话,那是因为迷恋它的恍惚、无常和不真实感。
这种感受就像迷恋银幕上的生活,满足于幻想、记忆、感时伤物、爱情逆旅、时光错乱、与偶像假想的合二为一……生活如果仅仅是秩序和建设,那简直是不人道的;生活也可以是游戏和破坏,就像儿童最初的生活一样。在一切运动和变化之中,需要一颗亘古不变、静若处子的心。现在,我们依然看见红衣男子在下午的时辰里,两幢建筑物之间的阴影里,行走。他也可能在别的时辰,在别的场景里出现;他是个秃顶的中年男子,年轻的时候,曾经长发垂肩,现在,后脑勺残留的发丝,依然在风中飞舞。他身上有着艺术家的气质,手指上带有淡淡的烟草气味。他在行走。或者他停顿了下来。
我们看见他的脸上透着几分迷惘,阳光照着他眼角的血丝,这是下午四时一刻,周围的喧嚣突然间消失了,他感到一阵出奇的静谧,以至于惊讶地张开了红红的嘴巴。
——而这一切,只是出自我的虚构。如果离开虚构,我将面对电脑无所适从。
多少次,我从我的身体里消失,穿上一件红衬衣,行走在大街上,行走在建筑之间。我是清醒的,同时也是在梦游。像中古的游侠,抑或竹林的隐士,策马行走在一片只属于臆想的土壤上。我同时行走在过去的时光中、缓步在二○○六年的建筑丛林。周围的事物,带着旧年代的暗黄,周围的人们,他们的表情都陷入了停顿。我跨出栖身的拱形院门,这门楼不同于我在一些乡村见到的古代建筑,精雕细镂,高大森严,它们代表着对某位长期守身如玉的妇女的可笑纪念。它们一排,或者孤零零地矗立在乡村衰败的、凄清的暮色里,毫无用处地观望着而今失序的大地、被解构的仁义道德。它们被照相机的闪光灯擦亮了惨淡的、恐怖的脸。我生活的这个大院,前身叫做“中苏友好馆”,一个已被历史取消的名字,一座依然带着异域风格的生机盎然的院落,我跨出弧形的门楼,青灰色的有着不锈钢大门的门楼。设想一下,我在我的生活里消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