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年与书


□ 刘益善

少年与书
刘益善

刘益善 笔名易山。一九五○年生,湖北鄂州人。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长江文艺》杂志社社长、主编,系中国作协会员、湖北省作协理事。一九九五年获湖北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已出版诗集《我忆念的山村》、《雨中的玫瑰》、《飞在天上的人字》、《情在黄昏》、《三色土》,及散文集、小说、长篇纪实文学《窑工虎将》、《万元户大世界》、《母亲湖》、《玛瑙石》、《染血的牛笛》、《白色毒魔》等十余部。组诗《我忆念的山村》获《诗刊》奖,纪实小说《窑工虎将》获全国青年读物二等奖。

在乡下读完了小学六年级,一九六三年我考取了武昌县一中。当农民的父亲帮我挑着粗布被子,走百里山路,送我到了县城。离开家乡父母,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我少年的心有些惶恐而孤单。在这种时候,我发现了县一中的阅览室。
在乡下,除了课本外,很少见到其它书籍。我从小热爱书籍,有时想尽办法从别人手上借到书,但那大都是《封神榜》、《薛仁贵征东》、《小八义》之类的旧小说。那时头脑里还没有什么图书馆、阅览室这样的概念。凭着学生证,你就可以进去看那各种各样的报刊与书籍,这是多么好的事情啊。
县一中的阅览室,和我们上课的教室一样大,四周摆着图书架,中间是几张并拢的课桌,课桌边放着长条凳。书籍和报刊都摆放在课桌和四周的书架上,很不少。阅览室由一姓胡的老师管理,每天中午开放,姓胡的老师坐在门口,微笑地看着我们自由地翻阅那些杂志。
这是多么令我激动的事情啊!在乡下我本无睡午觉的习惯,我每天中午就到阅览室去。我当时是初中一年级的学生,对《少年文艺》、《儿童文学》、《中学生》等特别感兴趣,有时连《儿童时代》也读得津津有味。这些书刊,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天地,使我走出了乡下的视界,使我了解了许多过去没有接触过的知识,这些知识是在那些旧小说中得不到的。我如饥似渴地阅读着,拼命地读,每天中午一放下碗筷就朝阅览室跑,我就像一个饿久了的流浪汉,突然见到了一堆香喷喷的食物,不顾一切地吞食。
到阅览室的时间多了,而且每天总是到得最早,那个姓胡的老师也认得我这个小同学了。每次胡老师总要跟我说两句话,而且还将当天到达的最新杂志先给我看。
武昌县一中的阅览室,是一条船,载着我在知识的洋面上遨游,虽然还只是在海边,但我是从这里起航的。三年的初中生活,我基本没睡过午觉,我的午觉变作了阅览室里的梦,我的梦是将来要当个作家。
我还欠阅览室的一本书账。姓胡的老师管理的阅览室,还附属着一个不大的图书室,图书室的藏书不多,而且主要是供老师用的。姓胡的老师与我熟悉了后特地准许我进图书室看看书。我在图书室里看到了周而复的长篇小说《上海的早晨》,很厚的一本。我要借阅,胡老师犹豫一下,并劝说我,你年龄小,不宜读这大部头。但我确实想读这本书,胡老师见我心切,只好答应借给我了。不想这本《上海的早晨》我还没读完,就被班上一个姓王的留级生强要走了,而且弄丢了。我急得不得了,跟胡老师说了,胡老师摇摇头,掏出了一块七毛钱重买了一本。胡老师说那个姓王的学生,是县里一个什么干部的儿子,学校都拿他没办法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