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暖》:寻找记忆中挥之不去的过往


□ 霍建起 思 芜 丁一岚


霍建起的影片几乎每出一部都会获奖,2002年是《生活秀》,2003年则是根据莫言小说改编的《暖》,该片已经荣获金鸡百花电影节和东京国际电影节多项大奖。在这部影片中,霍建起依旧延续了他散文化的影像风格、娓娓道来的叙事风格以及一种温暖的情感基调,而他的夫人思芜也一如既往地担当了该片的编剧。日前,笔者和他们有了一次面对面交流的机会。

温情——一直以来的一种基调

每次看霍建起的影片,其中都不会蕴藏太过激烈的情感冲突,有的是小桥流水般缓缓而过的亲情、爱情,影片《暖》其实有着一个很残酷的故事内核,但那种残酷在霍建起的影片中竟被巧妙地化解成了对于过往的追寻,经过时间的过滤,一切的残酷似乎都变得纯净和温情起来。
丁:您是如何找到《白狗秋千架》这部小说的?
霍:当时一个朋友给了我三本莫言的短篇小说集,我觉得其中的《白狗秋千架》不错,刚好制片公司的人也拿着这部小说找到了我,这样说来也算是机缘巧合吧。其次是喜欢小说中的那种情调,莫言的大多数作品是阳刚、粗犷的,这个很细致、阴柔,挺抓人的,不过这个故事很短还不足以撑成一个完整的电影,所以二度创作时实景还需加大。
丁:从最终的影片来看。二度创作时与原小说相比做了哪些改动?
霍:对故乡的怀念这种东西还在,有一种对遥远的过去的追忆。而小说中的狗,因为与我的《那山·那人·那狗》有些重复,就拿掉了。故事主要围绕三个男人和暖这个人物展开。
思:改动较大的是结尾和哑巴这个角色,这其实功在莫言,这个主意是他出的。小说中暖和哑巴生了三个孩子都是哑巴,后来暖想和井河生一个会说话的孩子。这样的结尾太残酷,我们就改成了现在这种比较温情的结尾。影片中哑巴的遭遇是暖的命运的下沉,我们把一切都落在了一种正常的境遇里。暖最终嫁给了哑巴,可是她如果不嫁哑巴她会更幸福吗?也不一定。
丁:莫言看过影片了吗?他觉得如何?
霍:当初表达要改编的意向时,莫言就说小说是我儿子,电影是我孙子,你们随便改。后来我请莫言看影片的时候,我不停地观察他,等到暖的小孩儿出场的时候,他就开始坐卧不安,慢慢儿的,手就这样摸到脸上……看完了后我问他怎么了,莫言说,我是赶在灯亮之前把眼泪擦干的。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就踏实了。
丁:温情,好像是你们作品一直以来的一种基调。
霍:这主要是考虑到受众。如果按照原小说那样表现的话太残酷。其实从个人爱好的角度讲我更喜欢小说中的结尾,可是我觉得让观众都绝望到那种程度,可能对每个人的承受力都是个考验。
思:另一方面,我们两个人的生活都太正常了,太惨烈、太残酷的事情如果真让我们表现可能还会假,我更擅长于表现普通而平凡的人,从人生体验上讲,就是写一种正常的人生感受。其实每个人是有不同的情感需求的,有的人喜欢怀旧的,有的人喜欢惨烈的。而这部影片中的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都是我们能想像得出来的一些故事,单相思,离开与背叛等等。我想,从记忆的角度来说,有时候人挥之不去的其实是那些做错的事情,耿耿于怀的事情,我想表现这些。其实说到温情,我自己也在想这个问题,我们的影片中好像就没有坏人,有的都是正常人感受的正常生活,似乎还没有探测到一种更深的层次,现在的这个层次还有些肤浅,不够深刻。可是我的生活真的太平常了,我好像只能触摸和思考到这些东西。
霍:其实我也很喜欢塔尔科夫斯基、基耶斯洛夫斯基和阿尔莫多瓦这样的电影大师,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都是超常的,所以他们比我们更痛苦。
丁:所以影片中给哑巴的笔墨还是比较多的,而且包含着一种极善良的美好。
思:对,比如他会打女人、撕信等等。现实生活其实是很残酷的,当这些东西沉到记忆中时它又会变得感伤、唯美起来。我主观上是想把哑巴写成一个主角,他是一个好人,可好人也常常会犯错,哑巴很爱暖,但是这种爱一开始就很无望,很没竞争力,但是他没有放弃,尤其当暖的两次等待都空了的时候。人的命运常常就是这样,我心底很喜欢哑巴这个角色,他寄托了一种对生活的美好。
丁:在这部影片中,你们这对合作了很久的老搭档有矛盾吗?
思:作为编剧,我常常会想自己在剧作中表达的东西在电影中是不是够,有时候电影是不是淡化了剧作的表达,比如影片中对哑巴和暖是如何好的着墨不多,甚至都没有仔细的写,我觉得这里导演就削弱了我的表达空间。
霍:而我考虑的是,现实是实的,过去的事情不要太实,给观众的想像留一些空间。她想阐释的观点点到为止就行了,忏悔太硬了,人是不会轻易说出口的。其实人的一生是说不清的,人无法释放的东西也不是一些简单的感受,一个人对故乡、对初恋的割舍不下都是我们生命中挥之不去的东西,这也是我觉得应该更多表达的东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