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疑案忠魂》:探讨类型片


□ 张颐武 胡 克 邵牧君


故事梗概:刑侦队长马红旗和队员小唐在押解毒贩时,一时疏忽,使毒贩出逃。两人因此背上了“渎职”的罪名,同伴被牵连,家人被歧视,全局上下蒙羞,凭着坚强的信念,不让警徽蒙尘,洗清污点,为同伴挽回荣誉,他们远赴陕北高原,抓捕罪犯……
2004年4月9日,《电影艺术》编辑部举办影片《疑案忠魂》观摩座谈会。在京部分专家、学者,导演安战军等出席会议。会议由《电影艺术》主编王人殷主持。
张颐武(北京大学·教授):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很完整的艺术片,当然有好多想法悬念没有展开,也存在诸多的问题。
现在许多影片,在表现国家机器时,都把国家机器描写得非常弱,比如警察,都是处于弱势地位,或者说是处于很倒霉的境地,这是十多年来一贯的。今天看到安导这部片子,觉得这个模式还在延续。从根本上说,公安机关是权力机构,警察是权力的象征,应该是最有力的。原来的国家权力部门都众望所归,让人羡慕,而现在他们都很倒霉,都在无私奉献,还常常被诬陷,甚至连家都保不住。这是影片在描写权力机关时的一个很大的变化,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现象。
从这部影片里不难发现,毒品交易的全球化已深入到了中国最边远的地区。由于利润的驱使,毒品网络遍及全球,比其它的跨国资本还要厉害,一般的跨国资本到不了的地方,跨国的黑色经济——毒品却能穿透进去。影片中描写的王贵就是全球黑色经济自由流动的一个神经末梢。
我为什么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呢?影片中有个很大的焦虑,面对毒品网络的全球化,国家机器不像原来那样强大,变得比较弱,而王贵却表现出非常有力,暴发力非常大,是粗野的原始的。这是一个象征,象征了全球化的犯罪只靠公安机关是不行的,这是一个很好的隐喻。影片有它微妙之处,经过二十年的变革,中国的全球化和世界接轨以后面临着很多冲击,很多问题,在这个全球化面前感到自己的力量的匮乏,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强化自己的认同感,所以要用这种悲情来诉求。影片把国家悲情强化达到了极限,警察,国家机器,国家的权威性在电影里表现出很大的焦虑。包括《寻枪》在内,表现警察的戏都是一些边远的地区,为什么,国家的能量是有限的。这是很有意思的想法,影片有它独特的含意,过去的公安局具有高度的权威性,而现在是破旧的,人物也都是兰些小人物,就像李所长,马红旗,这种风格变成了主流,用悲情诉求让大家理解,这很不容易。要让人们理解,警察队伍是好的,这个诉求是以退为进,以守为攻的策略,它表现了国家试图和人民大众沟通的一个想像,希望以此来建立认同感。
罪犯打死马红旗,实际上是马红旗在寻找别人对他的信任,寻找个人的尊严感,不被无名化的一个权力;另一方面也是说国家本身不能被无名化,警服是国家的象征,国家是纯洁的,用死来证明国家本身的纯洁,国家是好的,虽然也有坏警察,其中的象征意义是很强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