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与灵魂


□ 王俊义

  1.每一个生命的属性都是孤独的,都是寂寞的。

  就像山岗上的两棵树,它们互相能够听到树叶在风中发出的声音,它们互相能够听到虫子咬噬叶子的声音,它们能够互相听到落叶飘到地上的声音,但是它们谁也不会告诉对方风的方向和太阳的方向,谁也不会告诉星星的光辉和月亮的光辉。就是砍伐的那天,它们听着斧头的声音,依然保持着自己的矜持和傲慢。当它们并排躺在一起,树枝被点燃为篝火的时候,也是自己在内心叹息。

  孤独是孤独者的通行证,寂寞是寂寞者的墓志铭。特别是两个相同的生命,无论谁都把孤独和寂寞视为自己的财富,装在自己的生命行囊里,让自己承受自己的生命之重。

  当山岗上的两棵树,一棵被作为船板,一棵被作为琴板的时候,在河流里飘荡的船和在剧院里拉响的琴,永远是两个陌生者。它们永远也不愿意知道对方的下落,船在水里孤独和寂寞,琴在琴手的弓上孤独和寂寞。

  每一个生命都是另一个生命的平行线,无限的延长也不可能相交。

  2.一朵花是一棵草的来世。

  摘掉一朵花,哭泣的是草。因为所有的生命都盼望真的拥有一个来世。

  一只蝴蝶是一朵花的来世。

  捉住一只蝴蝶,哭泣的是花。因为花朵的来世再也不能够在天空中飞翔。

  一个虫蛹是蝴蝶的来世。

  在土地的深处挖出一个虫蛹,哭泣的是蝴蝶。因为一个飞翔的生命还没有长出翅膀就死亡了,来世就不会飞翔。

  在大自然的密码链接里,一个生命是另一个生命的来世。而在芸芸众生里,一个人只能站在一条河流的中间,两边的河岸,可能是你的此岸也可能是你的彼岸。只有此岸的距离和彼岸的距离相同的时候,一个人才会叹息:谁也不会回到此岸,谁也不会达到彼岸。

  因而,人在世界上的存在,或许不如一朵花,不如一只蝴蝶,不如一个虫蛹。

  3.深夜里,一只鸟啼叫着从远处飞来又向远处飞去。从它的声音里,你能判断出它的翅膀是如何闪动着,在夜空里留下的影子是如何剪开一片夜色的。你能够梦想它翅膀上的露珠里闪烁的星光,照耀着整个深邃的夜空;你能够梦想它眼睛里的一片月色,温暖着村庄和森林、河流和峡谷。

  翅膀拍打着空间的自由,是一只鸟相对于一个人的自由。在梦境里,鸟在飞翔;而在鸟的梦境里,人永远也不会飞翔。梦境是白天世界的延伸,一个人就很容易梦到一只鸟在天空飞翔。把人的真实世界和梦想世界,划分为两个不同的版本。

  那只在夜里啼叫的鸟,或许就是你童年村庄里老榆树上鸟窝里灰色野鸽的后世,它用村庄一样的叫声,来勾引你掩埋在内心深处的对于飞翔和自由的梦想;或许就是你少年时代在麦田里捣碎的鹌鹑窝里那只鹌鹑的后世,他用湿漉漉的叫声,来浸润你骨子里剔除不去的乡愁。

  有时那只夜鸟,贴着你的窗玻璃啼叫,一瞬间,就把村庄推进你的门缝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