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辉煌相伴而行(下)


□ 方 舟
与辉煌相伴而行(下)
方 舟

与辉煌相伴而行(下)图片1
借《大众电影》“口述辉煌”栏目说说我的心里话:看到眼下一些国产电影,我特别想说,咱们还是脚踏实地拍本土的东西最好,真正民族的东西才能走向世界。我们一直强调三性——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的统一,现在倒过来了,三性统一,只讲观赏性了,这不是繁荣中国电影的正确轨道。
——谢铁骊

“知音”真的难觅

1981年拍《知音》是当时的人大委员长叶帅希望有部纪念辛亥革命70周年的电影。碰巧两年前有个本子,就是《知音》,作者是华而实。本子讲的是蔡锷维护共和、反对复辟、组织护国军讨伐袁世凯的故事,还描述了妓女小凤仙帮助蔡锷“金蝉脱壳”的传奇经历。
拍的电影名叫《知音》,可这部戏拍下来,我就感觉“知音”怎么这么难寻呢?先是还没开拍就出现干扰。那是1981年3月,正要拍内景,一切就绪了。突然,电影局艺术处来了个电话,大意是“你们先不要拍了,现在有人对剧本有意见。”我当时挺理直气壮的,这是厂里交给我的任务,你一个口头电话就不让我拍了,这么不正式,理由也不说清楚,虽说我这个人组织观念很强,毕竟参加革命早嘛,但是这个帐我可不买!我说,继续拍,除非电影局下命令再说,因为再不抓紧拍时间就来不及了。后来才闹明白是辛亥革命先驱黄兴的后代黄鼐有意见,他给中央领导同志写信,意思说蔡锷不值得歌颂,他在袁世凯称帝的劝进书上签过名。但中央领导同志批给近代史研究所的同志研究后,人家认为蔡锷那时是被迫签的,不代表他的立场。中央领导同志看了结论后就没有再下达什么意见了。所以,这一关算过去了,我们这个戏就拍了下来。

说来也有趣,你说“知音”难觅吧,可对《知音》有异议的人偏就离我很近,还真有缘。眼下,这位黄兴的后代就和我住在同一个大院、同一栋楼里。而不久以前呢,我的外孙回家告诉我说,蔡锷的重孙子就住在紧挨我们的旁边那栋楼里,他们都认识。人家跟他说:“你姥爷拍的电影《知音》里说我祖爷爷和小凤仙的故事是瞎编的,我祖爷爷根本就不认识小凤仙!你姥爷那么一拍,好像我祖爷爷成了嫖客啦!”你看,我拍这个《知音》整个一个两头不讨好!
我那时也是怕了麻烦和意外了。所以,影片拍完后,本来应该在片头打上字幕——“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我没让打,免得再惹出什么麻烦来。
谢铁骊导演的这个省略透着智慧,要不业内盛传他一个外号叫“小诸葛”呢。他有时真是料事如神呀。而对于所谓“小诸葛”、南谢(谢晋)北谢之说,他听后笑笑说: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叫起来的。
话说回来,《知音》里边到底还是有知音的。谁呢,影片插曲《高山流水》的曲作者王酩呵。那可真是个大好人,我们合作了好多部片子,是他的艺术天赋成就了这首插曲,所以这首歌至今还传唱着。我是个挺追求完美的人,他指挥乐队演奏,我就站在他身后听,听完了就要跟他说按照剧情哪里短了点、哪里起伏不够。你提什么他都是那句话:“行,我按你的想法改,保证改得你满意。”可惜他太爱喝酒了,而且逢喝必醉!有一次,他又喝醉了,晚上我用车把他送回家,他已经醉得自己不能上楼了,我就把他扶回了家。进屋一看,哎呀,家里乱得不像样子!因为他妻子长期在外地工作,没人照料他的生活,那屋里一进去就感觉袜子、鞋子满处飞。可惜了,去世太早,也许是酒害了他吧!

至情至理《包氏父子》

这部电影改编于著名作家张天翼的同名小说,影片用喜剧方式讲述了一个父亲望子成龙而儿子偏又极不争气的悲剧故事,是一部让观众看时都在笑,看后却想哭的触动人们心灵的优秀影片。
张天翼的这个小说,我青少年时代就看过,印象很深,但当时并不是理解得特别透彻。到了我自己也五十八岁时再看这部作品,感触就太深了。我自己也已经有了为人父的太多感受,其中的苦辣酸甜也都尝到了。我用喜剧手法拍了这部悲剧。拍摄前我专门去采访了张天翼先生,他当时听力已经很不好了,说话也不很清晰。我的每一个问题都是他的夫人凑到他耳边转述给他的,而他的回答我们也听不清楚,还得他夫人一句句再给我们重复一遍。那时觉得他真的老了,但现在想想,其实当年我自己也不年轻了呀!

我的这部电影可以算是没碰上麻烦。至于一些小插曲,在我的心里没有痕迹,无所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