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冲喜


□ 谢大立

冲喜,是我们罗场小镇的一种风俗,即:有青年男女患魔病,病入膏肓,男娃子,找个女孩跟他完婚,女娃子找个男孩跟她婚配。还别说,真有用这种方法治好病的,团团哥和圆圆,就被用这种方法试过。

团团哥是我的邻居。他爹和我爹是拜过把子的兄弟。他们拜把子时,巧遇两支队伍开仗,打到我们罗场小镇,十个人,除了我父亲,九个人都不知所终。九个人只有罗当林有家小,我父亲就把他的儿子团团收为干儿子。团团大我五岁,我父亲叫我喊他团团哥。

圆圆是离我们罗场小镇不远,一个叫做清水田的地方肉皮影戏班子的当家花旦。1963年,清水田肉皮影戏班子的戏在我们罗场小镇周围的几个村子里受欢迎极了。他们演的都是些古装戏,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杨家将……那里面的樊梨花、杜仙童、穆桂英都是圆圆演。圆圆戏演得好,人长得更好,嗓音柔到极致时,能叫你柔肠寸断,刀枪剑戟在她的手里耍起来,呼呼的,巾帼得让你有种如痴如醉的感觉。

我们罗场小镇,是江汉平原腹地一个古香古色的小镇。围绕这个小镇是一片一片被绿叶成荫的大树掩埋的村庄。这些村庄有吴家盒子,杨庄湖,彭家场,谢家湾,郑家月池台,罗家西湾等等。一个姓一个村,请肉皮影戏班子演戏比着来。所以人们日日有戏看,入夜,铺满月光的路上,来来往往的,全是看戏的人们。津津乐道的,也全是与戏有关的,像是醉汉子说酒。

他们在说完戏的某个地方有味后,总要说到圆圆在哪个地方是如何如何的出戏。说圆圆的话要比他们说戏的话多上好几倍,让人觉得他们说戏是次要的,说圆圆才是主要的。说到最后总会有人说,这么好的女娃子,最后不知归谁!

说这些话的都是大人,我们娃子们是没有资格说的。也不好意思说。可是在大人们说这些话时,我们娃子们也是喜欢听的。尤其是团团哥,人们一说起圆圆,他的注意力特集中,有一次我还听他深深地吁了一口气。

1964年这年的春节,团团哥18岁,该谈婚娶了。团团哥从小有个摇篮亲,是父母在他还在睡摇篮时包办的婚姻。他的母亲安排他去送节气。送节气是我们罗场小镇地方语,求婚的意思。他的母亲酒肉都给他备好了,可他就是不去。母亲问他为什么?他不说。骂他打他要他一句话,他翁声翁气地说,我要退婚。

你要退婚!他的母亲哭了,说他是想断了他家的香火,她寡白守了……他又蹦出来一句话:要和别的女孩子结婚。他的母亲以为他背着她和哪个女孩子私订了终生,问对方是谁?他又石破天惊——我看中圆圆了。他说这话时,他家的门外已偷偷聚集了很多人。我想起团团哥那天的吁气,突然明白,那是为圆圆。

蛤蟆想吃天鹅肉!立即传遍了全镇。在人们的眼里,圆圆不光是只天鹅,还是只成了仙的天鹅,岂是团团哥这种蛤蟆可以企及的。在人们的心目中,全罗场小镇,团团哥是最没有资格企及的。他没有父亲,和他的母亲孤儿寡母过日子,如同一栋房子没有顶梁柱。鉴于他的父亲带头在街心口设香坛喝血酒,十兄弟被定性为反动道会门。不是当土匪在外被人打死了,就是随蒋匪军去了台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