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搜读人间未见书(中)


□ 王振忠

  《郑振铎日记全编》收录了郑氏自上个世纪二十至五十年代的日记,许多文字颇为优美,亦时见妙语。譬如,一九四八年上半年日记中,就有这样的一段感慨:
  ……少航来,谈甚畅。他说:近有许多人,心已死尽,仅存口与生殖器尚在活动耳。因相与慨叹纵欲者多而好事者少。不仅乾嘉诸老之风荡然,亦若光宣民初之好事者亦绝无。新官僚与流氓文化、买办资本三位一体,便演至“天理、国法、人情”俱丧尽斩绝之境。资本主义社会自有其道德与文化,我们这个社会,则不古不今,非农、非商、非工,大家相“攘夺”、相掠取,恬不为耻。人人均为极端的个人无政府主义者,为所欲为,无所约束,纲纪法守,一切不顾,所谓“青黄不接”之时代是也。穷则变,变则通,将必有不同之时代接踵而起也。
  上述的这段慨叹可谓深沉,从中可见,郑振铎似乎非常憧憬新时代的来临。六十年后,重读这段文字,亦令人感慨良多——看来,世道轮回,“青黄不接”时代的特征总是颇相仿佛。在那样的一个旧时代,“好事者”郑振铎检索群籍,“且拥图书称富叟”。
  出于对徽派版画的关注,郑振铎穷搜博访,与各地书商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对于来自徽州的文献更是留心。郑振铎在《求书目录》中指出:“八一三”以后足足八年间,他居留在上海,前四年,致力于罗致、访求文献,与来自杭州、绍兴、宁波、苏州、徽州、天津、北平以及本地的书商过从甚密。在抗战时期,郑振铎收集到不少来自徽州的古籍,其中也包括一些徽派版画作品。据他的同好赵万里说:抗战前后,从徽州等地流到上海的杂剧传奇中的精本,十之六七都归郑振铎所有。除了杂剧传奇外,这一阶段收集到的其他徽派版画作品也有不少,比较著名的如《古今女范》。《古今女范》是传统社会规范女子道德的读物,为明代歙县虬村黄氏所刻,雍容大度,形态毕现。对此,郑振铎称赏不置:“线条细若毛发,柔如绢丝,是徽派版画书最佳者之一。”该书原先一直是由版本学家陈乃乾收藏,对此,郑振铎“十余年来,未尝瞬息忘此书也”。一九三七年,日军占领上海,陈乃乾因经济困难,“忽持此书来,欲以易米”,郑见此书,“大喜过望,竭力筹款以应之,殆半月之粮,然不遑顾也。斗室避难,有此豪举,自诧收书之兴竟未稍衰也”。虽然举债,然而名刻在手,郑振铎自感犹如富翁。
  郑振铎从徽州收集到的书籍相当不少,其中比较著名的如《山歌》。当时,有人在徽州觅得冯梦龙编选的《山歌》,郑氏不但怂恿书主排版重印,而且还将原书作价收归己有。另外,婺源人程任卿的《丝绢全书》,是有关明末徽州府丝绢分担纷争的文献汇编,对于这部书,日本著名学者、京都大学夫马进教授认为,该书反映的明末丝绢分担纷争,无论是从明清社会史、经济史,还是法制史或政治史的角度来看,都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历史事件。《丝绢全书》现存国家图书馆(收入一九八八年出版的《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这应当也是郑振铎从徽州收集而来的。尽管郑振铎并不研究历史,对于明代社会经济史更没有涉猎,但他对于各类古籍学术价值的敏感,由此可见一斑。
  一九四八年,郑振铎在南京的快活林吃过“徽州家乡菜”,对于徽菜,他的感觉“甚佳”。不过,他从来未曾涉足过新安山水之乡,所购买的源自徽州之各类书籍,均辗转来自书商。关于抗战时期郑振铎与书商的交往,他在一九四三年的“蛰居日记”中指出:
  二月十四日,遇朱遂翔,彼云:在徽州,有明刻本《珍珠记》及《樱桃梦》出现。亦即嘱其设法,彼云:邮包不通,不知何时可到也。
  朱遂翔是浙江绍兴曹娥(今属上虞市)人,杭州文元堂书庄学徒出身,后自设抱经堂书局,及至三十年代,抱经堂书局已发展成为全国资金最为雄厚、影响最大的一家专业古旧书店,业界将他与在北京的孙殿起(《贩书偶记》之作者)并称为“南朱北孙”。朱遂翔的主要货源就来自皖南的徽州一带,他每年都派其弟朱遂轩前往徽州两次,每次都能收到不少好书,而且价格极为低廉。就这样,徽州的一些文献由此流入杭州等地。而从“蛰居日记”可见,至迟到四十年代,郑振铎就通过朱遂翔这样的书商从徽州收集文献。
  书商与藏书家是相互依存的关系,称职的书商一般都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在与藏书家的交往中,出于商人对市场把握的直觉和敏感,他们往往很快就能摸准藏书家的爱好以及学者的学术理路,为藏书家寻找到对路的各类学术秘籍。书商赚到银子,当然高兴。而学者或藏书家则通过书商搜求异书,透过此一途径,往往能寻找到学界罕见的珍稀秘籍,这同样也令人振奋。
  当然,天下的读书人对于书商总是既爱又恨。尤其是长期保持联系的双方,彼此知根知底:书商搜到好书,往往奇货可居,一朝精刻在手,即窃喜暗笑磨刀霍霍,不斩得读书人血淋滴答绝不肯罢休;而读书人既见“可欲”,未有不动心者,虽经艰苦砍价,但有时只能象征性地略作抵抗便乖乖就范,就像《书之幸运》中的那位主人公一样,除了刻意用“秃头”二字状摹天一书局的老板之外,便只能坐在书斋里以“不贵不贵”、“一点也不贵”、“真的不贵”聊以自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