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个小脚奶奶


□ 王立庆

两个小脚奶奶
王立庆

二十多年前,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老家来信特意告诉我,那两个小脚奶奶在阴朝地府终于又成了前后院的邻居了。
我的奶奶是一双小脚。她活着的时候,就经常找一个和她同样小脚的奶奶拉呱儿聊天。她姓张,绰号叫张小跑儿。因为脚小,脚尖尖得就像一把锥子,和脚跟连起来看又像一把打铁用的小锤子,走起路来头重脚轻不稳当,长长的身子总是向前倾斜,若脚下不走快一点就容易摔跤,所以走路就像一溜小跑。她俩活着的时候,经常算计死后的日子和去处。
我奶奶有一个希望,她和张小跑奶奶在一起就说:“好妹子,咱俩要是死喽也不能住得太远了,最好就像现在前后院住,那来往多方便啊。”
张小跑奶奶就说:“那敢情好了!要是能那样,死了和活着不是一样嘛!”她俩几乎每天都在一起聊这些事,就像一天三顿饭一样的习惯了。所以日子一久,就不拿死当个什么可怕的事儿,倒成了一种人生愿望了,因为死后的生活还未曾品尝过,似乎有一种新鲜感。我记得,爷爷去世,奶奶真就没哭什么。她认为到了阴曹地府也一样有生活场景,一样有一个快乐的世界,只是爷爷先走一步罢了,有啥值得痛苦的呀。
说这话之后没有几年,文化大革命就来了。张小跑奶奶的孙子张守志当了大队干部。张守志就告诉小跑奶奶,再不要和我奶奶来往了。因为我们家出身不好,这要划清界限。张小跑奶奶说:“正因为你王奶奶家过去是地主,才养活了我们全家。要是他们家和咱家一样穷,那咱们早就饿死冻死了,还能活到今天吗?”

张守志听后没办法,只好用央求奶奶的口吻:“奶奶呀,这可不中啊,现在正处在政治运动的节骨眼儿上,您要理解我,可不能给我惹事找麻烦啊。王家对咱的恩情我知道,眼下这不没办法嘛。”张守志也感到十分为难,因为这么多年来,这俩小脚奶奶从来还没受过什么约束禁锢,偏偏到了这把年纪了要让他们分开,简直就像从两个小脚奶奶身上往下割肉一般痛苦,实在不忍啊!张小跑奶奶看自己的孙子为这事确实为难了,就又心疼起孙子来了:“好好好,我不去他们家了,你王奶奶也不用来我们家了,这回行了吧?”听奶奶说完,张守志苦苦地笑了,实际上他内心也很难过。
小跑奶奶命很苦,在她三十岁的时候生了一个独子,有了儿子不到半年丈夫就得了一种怪病说死就死了;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娶了妻生了子,儿子陪儿媳回娘家,过洮儿河的时候就再也没能上来岸。从此,她就带着孙子过。可她又是一双小脚,路都走不稳,怎么下地干活啊。没办法,我奶奶为了帮她就认她作了干妹妹,这样我爷爷就不好干预了,从此两家就当亲戚走动。她孙子张守志读的私塾都是我们家出钱出粮供出来的。现在,老姐俩好端端的就因为这革命运动硬不让她们来往了,那心里每天要重复的话跟谁去说呀,这不把人憋死呀!
事隔不久,人们就发现两个小脚奶奶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地溜出屋来,两个人的胳膊肘就都搭在墙头上,一个在墙里一个在墙外,喋喋不休地小声说话,一般唠到小跑奶奶的孙子快要回来之前,就都各自说罢,拍打一下胳膊肘上的尘土,还有意咳上它两声三声的,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踩着三寸金莲的碎步,摇摇摆摆扭扭哒哒地回到屋里。
张守志知道后,也没有批评奶奶,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只是说后面的院墙太矮了不安全,就找了两个人把后院墙加高了两尺。而后,人们就又发现两个小脚奶奶每天各自搬来个方凳子,墙里墙外都站在凳子上,她们的胳膊肘又能跨在墙头上拉话唠嗑了。
尔后,就有人把这事告诉了张守志。为这事,张守志回到家里自己偷偷地哭了一场。他不为别的,要是真的不让两个小脚奶奶见面,似乎太残忍了,直觉得这个大队干部当得很窝囊,对不起两个小脚奶奶。
再后来,我奶奶听说张守志还想把墙头再加高一尺的时候,就一股急火攻心得了一场大病,没有几天就去了她活着就想去的地方。奶奶这一辈子,虽说活得很平常,但是有些事情也不是哪个女人都能做得到的。听父亲讲,奶奶本是出生在山东蓬莱的一个官宦家庭,可是还没等奶奶上学家道就败落了,所以尽管体内流淌着“贵族”的血,也没有什么大家闺秀的高贵和小家碧玉的娇嗔。到了她十六岁那一年,她就简简单单地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了爷爷。在当时我们家也是穷得骨头生疼的人家。奶奶嫁给爷爷之后没有几天,我曾祖父就去世了。于是爷爷奶奶就成了真正的掌门人。奶奶有时候就跟爷爷说,我们真得想个法子,人挪活树挪死,我们要是这样老守田园得受一辈子穷。山东这地场人多地少,不如干脆闯闯关东。开始爷爷根本就没有在意奶奶的话,认为她到底是个女流之辈,压根就没考虑挪窝的事儿。后来有一年山东大旱,仅有的几亩薄田几乎颗粒无收。爷爷面对这样的一个严酷现实,就不得不想想闯关东的事了。
有一天夜里,爷爷躺在炕头上把闯关东的心思跟奶奶说了,奶奶激动得一夜都没有睡好觉。于是她抱着爷爷的臂膀,依偎在爷爷的怀里说,这就对了,虽说外面啥样我们不曾见过,但是我知道,东北地广人稀,听说在前清的时候,好多满人都进了关,现在大部分蒙古人都北迁了,那里剩下来的汉人日子非常好过,想种地有地,要养牲口有看不到边的大草原。爷爷听完奶奶的这番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奶奶到底是大户人家的闺女,说起话来振振有词儿,句句在理,有根有派;分析问题不让须眉颇有见识。尽管她是一个小脚女人,可她心眼儿比脚大。从此,爷爷就不像以前那样小觑奶奶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