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水画的写生


□ 徐 步

一般而言,“写生”是指直接以实物为对象进行描绘的一种作画方式,但若论山水画的写生只是对景描绘,则易与西方风景写生混为一谈。中国山水画主张“心师造化”(姚最语),强调心灵对景物的变化升华作用。能以主观情思感化物象,才能获得艺术的情趣;反之,有情趣的山水画又是审美胸怀的写照、人格精神的张扬。张璪也说“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师法自然是山水画创作的先决条件,要胸有丘壑,才能左右逢源,妙手成画。当然,欣逢名师指点,偶得古画临摹,殊为难得,也很重要,但归根结蒂,溯本求源,当以大自然为师。然而,“师造化”并不是“模仿自然”,而是启动“心源”,吐纳天地,陶冶自然,也就是说要以画学心法疏通心灵源泉,在传统与生活的交感中,酝酿出个人的观察和表现手法,因此所谓“心源”就是指一个画家的天资、学养、胸襟、审美倾向,以及对传统和生活的独特理解。只有“心源”畅通,才能变异、升华自然表象,获得有情趣的绘画心象,从而在心意的统挥下,重新构建绘画素材。只有这样,才能源于自然,又高于自然,最后达到超越表象、自成一格的高度。因为山水画不是地形图,也不是建筑效果图,更不是风景照片,而是心境的反映,是情感的抒发,是人格的象征,是理想的展望,所以,山水画的创作方式叫“写意”。如果说“写生”就是写出物象生生之意,那么,用“写生”一词来概括中国画家对待自然的态度就是再恰当不过了。对山水画家来说,写生不仅是一种作画方式,也不仅是收集素材,而是一个内涵丰富的审美实践过程,它主要由三个方面组成。

1.临摹师古,取法乎上

中国山水画的学习与西方风景画的学习有一个显著的差别,即学习风景画主要是到大自然中去写生,而学习山水画首先要做的事情却是临摹,换句话说,学习优秀的传统技法程式是山水写生的基础。
如果说西方风景画是再现画家所见的和谐自然美,那么中国山水画则是表现心眼所悟的气息生命美,那万事万物生生不息、运化无迹的蓬松气韵,正是道的灵趣所在。所以,宗炳在他的《画山水序》中说山水画要“以形媚道”。“道”是中国特有的文化观念,“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它几乎渗透了所有的文化门类,在哲学上是有限与无限的统一,在政治上是有为与无为的统一,在宗教上是存在与虚无的统一,而在艺术上则是具象与抽象的统一。一言以蔽之:“道”大概就是宇宙万象的生命法则和运动发展的总规律,虽然看不见,摸不着,更说不清,但无时不有,无处不在。有时还能通过具体的形象,折射出抽象的灵气,而最能显现“道”之精神的是空间广大、形象丰富、趣味无穷的“山水”。因此,宗炳进一步说山水画的创作是“以形写形,以色貌色”。前一个“形、色”是指自然形象,后一个“形、色”是指艺术形象和形式。用一个“写”字相连,说明这种“形式”是讲笔法的,是简洁明了的,是概括性很强的“点、线”构成,它淘汰了繁杂景象,而凸显了本质结构,超越表象,直指“道心”。很显然,中国山水画追求的是要能体现“道趣”的“形”,只有反映出宇宙本体生命力的“形”,才具有山水画的本质意义。所以,山水画在发轫之初,就不是对自然外在形貌的直接模仿,也不是无形无质的抽象表现,而是在自然感受中抽绎出情感化、意义化、体式化,甚至符号化的表现因子。如此而来,既突破了“肉眼”所见的一般视觉形式,又浑化了“心眼”所悟的精神内涵特质,从而产生了体道抒情的表现程式。中国人最善于用“程式”来观照自然,把握自然,如用“阴阳”观念来概括各种矛盾,用“五行”定义来界说各种物质,用“八卦”符号衍生出多种卦象来解释和推算无数的自然和人文现象。中国山水画走的也是一条“程式”表现的道路,如山石画法有斧劈皴、披麻皴和米点皴等,树枝画法有蟹爪枝、鹿角枝和丁香枝等。这些程式当然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而是人们在自然形象的启示下,抽取其中带有规律性的典型特征加以整理,使之单纯化、规范化的结果,是无数画家由表及里,感受自然,创生笔墨,而后从低到高,驾驭自然,宣泄气性的智慧结晶。一个画家深入生活写生,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就是熟悉山水结构,提炼表现程式的过程。一旦获得某种“程式”,就可以摆脱自然形象的限制,化实景为虚境,变无情为有情,换被动为主动,去拘谨为自由。例如范宽用“雨点皴”画成的《溪山行旅图》,并非某处具体山石的再现,而是根据视觉经验和审美理想,抓住带有共性的山石纹理,加以“节奏化”的个性表现而形成的典型形象。因为这种皴法不仅范宽本人可以反复运用,出现气象万千的变化机趣,而且后人也可以用“雨点皴”画山水,或者根据范氏皴法而派生出新的皴法。所以,“程式”的出现,是中国山水画进行艺术表现的必然结果,也是山水画继续发展的前提条件之一。后人总是在前人技法基础上有所创造,有所进步,这是中国山水画发展的一条规律。我们在写生时之所以能抓住可画的“美景”,是因为曾经画过这种感觉的景致,而且,感悟的“形式意味”愈深,积累前人的经验愈丰富,这种“审美感觉”就愈灵敏;临摹的东西愈多,笔墨愈熟练,愈容易贯气通神。否则,画了几天就会在山林中感叹“审美疲劳”,无功而返,或者因为笔弱墨呆,毫无精神气象可言而兴味索然。由此看来,不掌握一定的表现语言,实在难以深入山水画的堂奥,因为山水画的高规格追求和意境表现,使它与现实形象拉开了距离,有时甚至如楚汉相望,划若鸿沟。倘若没有传统技法程式作为基础,没有民族审美观念加以引导,要跨越鸿沟,几乎不可能。因此,学习山水画首要任务就是临摹,并且还必须临摹历代大家的经典作品,所谓“取法乎上”。在中国绘画史上,某种气感很强的生命力旺盛的艺术形式一旦横空出世,就会成为照耀后来者继续前进的明灯,因为它充分地体现了“道”的无限性,显示了人的本质力量的丰富性,是划时代的经典形式,因而能够成为后人学习的楷模,并能提携后来者始终在民族绘画的轨道上前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