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钱与权力的二律背反


□ 牛玉秋

  王保忠是在近年底层写作潮流中逐步引起文坛关注的一位作家。潮流是双刃剑,它既能托举人,也能淹没人。要想在文学潮流中挺立潮头,就必须锻造自己的艺术个性。这一点王保忠做到了。在他的创作谈《滋养我写作的一个源头》中,他已经把自己的创作思想和追求谈得十分清楚,为解读他的作品提供了明确的路径。一个写作者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与哪一位伟大作家的思想相遇,有很大的偶然性。但这个写作者在多大程度上、以何种方式接受这一伟大作家的影响却基本上是必然的。这种必然性取决于写作者本人此前全部的生活积累、思想积累、感情积累和艺术积累。在中国当代文坛上有一大批和王保忠一样从农村底层拼搏奋斗、一步一个脚印写出来的作家,比如陈忠实,比如路遥。王保忠目前虽然还不能与他们比肩,但在创作风貌上却已经表现出与他们都不尽相同的艺术品性。其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他们各自接受的艺术滋养不尽相同。
  在王保忠作品研讨会上,我曾经说过,他之所以能引起关注,主要是因为他的作品比一般的小说,比别人的小说多出了点什么。多出了点什么呢?我觉得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小说与一般的苦难叙事区别开来,也不仅仅是因为他写出了底层的温暖、人性的温暖,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写了底层世界的精神追求。保忠的小说属于底层写作,但他的高明在于,他不光写了底层人的生存挣扎,写了他们的痛苦与欢乐,更写了他们精神方面的东西。这一点非常可贵,甚至我们可以这样说,正是这一点使他的作品显示出独特的艺术魅力。比如《化妆盒》里的那个木匠,他不仅仅是一个光知道养家糊口的手艺人,他给画家的妻子费尽心思设计化妆盒,并节制自己的行为,就是为了得到画家的认可、肯定。为了这个甚至说有点可怜的目的,他自律、自省,不允许自己在画家面前有任何有损形象的失误,甚至放弃了用剩料给自己的老婆做一个化妆盒。他因为画家对他劳动成果的冷漠而苦恼,又因为画家对自己的肯定而快乐。因为这点精神追求,木匠的形象便跃然纸上,活脱脱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尘根》里的老万,面对儿子的死而复生,经过了大起大落的情感波折之后,最后萌生出的那点欲望,还有就是在村子里的人们面前生出的那点“颐指气使”,这都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如果说《尘根》这篇小说给人以强烈的心灵震撼,那么这种震撼并非是苦难本身带来的,而恰恰是苦难中派生出的精神的东西。在《铜货》里我们同样可以看到这一点,作者固然写了老瓦刀和他的家人、徒弟给被污辱的小梅带来的温暖和关怀,用很多篇幅写了这个集体的担当,善良,但小梅的反应却出人意料,又发人深省:“我还是要走,我还是要嫁到城里去”。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在这里,作者为我们展示了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打工女复杂的精神世界。《前夫》可以说是保忠短篇小说创作的一个标志,这个短篇特别引人注目,柔情而又温暖,情节设计自然而又处处出人意料,里面包含了很多东西。首先是题目,看过后我们会想到这也许又是一个关于爱情婚姻这方面的老故事,然而作者颠覆了我们的想象。作品里,巧枝两次给“前夫”偷偷服下“安眠片”,前一次是因为她不爱他,渴望逃出牢笼,后一次则表达了她的善良和对前夫的关心。这里面精神性的东西也很多: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对婚姻,对爱,对感情,对财富的理解,等等。现在我们清楚了,王保忠对底层人精神世界的重视和尊重,正是来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思想滋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