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离京散文两章


□ 王离京

  渴望母爱
  
  母爱,是人类最伟大、最无私的一种感情。人与人之间的任何一种情感,都比不上,也无法替代骨肉相连、乳血交融的母爱。没有母爱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我渴望母爱。少年时代,没有如常人般享受到完整、温馨的母爱,一直被我视为人生经历中的一种缺憾。
  我的父母本在北京工作。因为工作忙等原因,我出生后十一个月,就被父母送到了青岛的爷爷奶奶身边。二老一碗水一口饭、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了我整整十二年。这期间,在我有限的记忆中,尽管只见过父母两次,但爷爷奶奶给了我无尽的呵护与关爱。我依然幸福快乐、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并未体会到缺少母爱的感觉。
  我十三岁那年,离休之后的爷爷,要返回故乡去定居。其时,父母也已于几年前转业到了济南工作。为了让我上学读书的条件更好些,爷爷不顾奶奶的强烈反对和万般不舍,瞒着我同我的父亲商定,要把我送回济南读中学。
  1971年的春节刚过,爷爷对我说,要带我去济南看看我的父母。说是好几年没见了,他们很想我。为了让我放心地跟了去,还哄我说,去也呆不了多久,过几天就回来。他之所以没敢跟我说是去济南上学,是因为他知道,依我当时的性子,死活也不会答应去的。
  到了父母身边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父亲带我和弟弟去看电影。我记得很清楚,片子是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我问爷爷为何不去,他推说不太舒服,不想去。对一个孩子来说,看电影总归是件高兴的事情,我就欢欢喜喜地跟着父亲去了。看完电影回到家,却发现爷爷不见了。起初,我以为他去了厕所什么的,就屋里屋外、院里院外,不停蹿进蹿出地乱找。找来找去,母亲不耐烦了,说:“别找了!你爷爷怕你不让,偷着走了,这会儿火车都开半天了!”
  听了母亲的话,我立时就懵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咧开嘴巴放声嚎哭起来,任父亲怎么哄劝也无济于事。见我越哭越猛,母亲很生气,斥责道:“哭什么哭!再哭到外边哭去,我们明天还要上班呢!你也不想想,你爷爷奶奶那么大年纪了,还能再带你吗?真是不懂事!反正已经来了,不愿在这里呆,有本事你能自己跑回老家去?”我自小被爷爷奶奶娇宠惯了,固执任性得很,哪受过这种委曲呵,当下便夺门而出。
  我跑到离家不远的一个操场上。那年的雪很大,操场积着厚厚的雪。我站在雪地里,全然不顾刺骨的寒风,遥望着漆黑夜幕下的火车站方向,尽情地哭,哭得很伤心。火车站那边传来的阵阵汽笛声,仿佛把我的心都搅碎了。因为这件事,《红色娘子军》这部影片,以一种强烈的悲情色彩,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直到如今,一听到这部电影中的音乐,哪怕是《快乐的女战士》、《我编斗笠送红军》等这样优美欢快的曲调,也会让我生出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当时,父亲的身体很不好,在“文革”中的境遇也很不顺,母亲的工作、生活压力很大。而我的任性,可能确实让她很烦、很伤心。以我那时的年龄而言,是不可能理解母亲心里的种种苦衷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