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文学创作中“崇高美”的创造


□ 杨景生

  摘 要:鉴于西方“崇高”论的启发,在文学创作中构建“崇高美”,创作主体应培养崇高的人格、高尚的心灵,孕育强烈激昂的崇高情感,选择具有崇高特征的事物作为写作题材,采用宏伟的结构、壮丽的藻饰等表现形式,创造出崇高的意象等。
  关键词:西方“崇高”论 文学创作 “崇高美”的创造
  
  “崇高美”能够提升人的灵魂,激发人的昂扬奋发之情。借鉴西方美学关于“崇高美”的论述,探索文学创作中“崇高美”的创造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第一,在文学创作中创造“崇高美”,创作主体应具备崇高的人格、高尚的心灵。朗基弩斯和康德都强调崇高的精神品格是“崇高”产生的重要条件。朗基弩斯认为,崇高是“伟大心灵的回声”,崇高的来源“第一而且是最重要的是庄严伟大的思想”。康德把“崇高”归结为主体的心情、理性、心意能力,认为崇高是人的精神力量战胜了恐怖对象而对自己尊严的喜悦。朗基弩斯强调庄严伟大思想的后天培育,“尽可能地锻炼我们的灵魂,使之达到崇高,使之永远孕育着高尚的思想。”人应有无比崇高的理想,确立伟大的目标,做大自然的竞赛者,有“对于一切伟大事物、一切比我们自己更神圣的事物的热爱”、“保持竞争的火焰和争取高位的雄心”。伟大的诗人、作家作为人类的真正代表,不应是整天为保存自己和繁衍种族而忙碌的生物,不应做金钱贪欲的奴隶,也不应只做大自然的旁观者,应该超越自己庸俗的生活,跳出狭隘的个人“小我”,意识到自己作为人的真正目标,进入到对整个人类的关怀。崇高是志怀高远、心胸旷达的高尚心灵的自然显现。只有人格崇高、心灵高尚的创作主体才有可能创作出崇高伟大的作品。因此,创作者应努力培养自己高远坚定的志向、正直崇高的人格、博大恢弘的胸襟、刚健强劲的气魄、豪迈壮阔的气质等内在要素,从而创作出具有“崇高美”的作品。苏轼为人豪放,才有“大江东去”、“惊涛拍岸”笔力雄健、场面壮烈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岳飞精忠报国,英勇杀敌,视死如归,才有壮怀激烈、气壮山河的《满江红》。毛泽东在艰苦卓绝、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中,以崇高的理想、坚强的意志、恢弘的胸襟、豪壮的气魄,铸就了雄壮遒劲、黄钟大吕般的诗篇。奥斯特洛夫斯基、朱彦夫在残酷的个人命运面前,以积极进取、奋发有为的人生态度,钢铁般的意志,分别完成了洋溢着“作为人”的崇高精神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极限人生》。
  第二,在文学创作中创造“崇高美”,创作主体应孕育强烈激昂的崇高情感。朗基弩斯认为,崇高的来源“第二是强烈而激动的情感”,只有创作主体充盈着强烈激动的情感,才能使作品抒发出豪放之情,具备刚健豪迈、激越高昂、磅礴奔放的感情特色。怎样孕育强烈激昂的崇高感情?朗基弩斯认为,创作主体应首先进入“专注和亢奋”的情感状态,使情感逐步增强,膨胀、充沛起来,达到一种激烈高昂的“如醉如狂”的迷狂境地,使自己慷慨激昂,意气风发,恢弘浩大,贯注着雄健豪放的精神气魄。崇高的感情是心胸博大志怀高远者的强烈感情,写作者要有远大的理想,做“雄心勃勃、力争上游的竞赛者”。内心充满了雄壮恢宏、强烈激昂的英风豪气,自然可以超越时空,极目高远,俯察古今,神游万里,意驱万物,进入高迈宏大的境界。强烈激昂的崇高情感是一种真挚、高洁、有着深刻理性的感情,而不是卑劣的充满金钱贪欲的情感,不是无病呻吟、言不由衷的“浮夸”,琐屑无聊、想入非非的“幼稚”,矫揉造作、不合时宜的“矫情”。“没有任何东西像真情的流露得当那样能够导致崇高。”只有对于正义、真理、英雄业绩的向往以及为之不惜牺牲一切的伟大、豪迈、慷慨、庄严的情感,才是崇高的感情;文学创作者只有善于孕育崇高的感情,才能进入“崇高美”的创造。
  第三,在文学创作中创造“崇高美”,作者应选择具有崇高特征的事物作为写作题材。崇高美最根本的来源是客观存在的崇高的事物,选择崇高的题材是创造崇高美的客观基础。朗基弩斯、博克、康德、车尔尼雪夫斯基等西方“崇高”论者主要从两方面来把握崇高事物的特征。一是“数量的巨大”,包括“空间体积的巨大”和“时间的久远”。崇高的事物常常空间、体积和数量、规模无限广大,粗犷巍峨,高远广阔,博大浩瀚,宏伟壮丽,超出人们感官所能把握的限度,给人以“惊讶赞叹”“惊心动魄”“肃然敬畏”的主观感受。比如朗基弩斯《论崇高》所说的与“小溪小涧”,“星星之火”迥然不同的“尼罗河、多瑙河、莱茵河,尤其是海洋”、“日月星辰”、“厄特拿火山口”的“壮观”,康德《判断力批判》“崇高的分析”中所说的“大海或星空的无边无际”“粗犷的、威胁着人的陡峭悬崖”等。二是“力量的威猛”。崇高的对象往往恢宏遒劲,雄健刚烈,激荡磅礴,奔放不羁,携带着排山倒海、雷霆万钧、不可阻遏的强劲气势和生气勃勃的昂扬活力,有着“横扫千军、不可抗拒”的巨大威力,“使得我们抗拒的力量,相形见绌,渺不足道”。如朗基弩斯所说“火山爆发时从深坑里迸出岩石和山岗”,“从地心里迸出长河似的大火流”,康德所说“密布苍穹、挟带着闪电惊雷的乌云”,“带有巨大毁灭力量的火山”、“席卷一切、摧毁一切的狂飙”,“涛呼潮啸、汹涌澎湃的无边无际的汪洋”,“长江大河所投下来的巨瀑”等。因此,在文学创作中创造崇高美,作者应该选择具有上述特征的事物作为写作对象。如王之涣《登鹳雀楼》以占着无边的宇宙空间、有着巨大体积的景物为描写内容;王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把雄伟、辽阔、荒凉的景象收于笔底;李白的“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利用“山高云阔”、“山险路曲”,构建出一种体积上的巍峨美。陈子昂《登幽州台歌》、李白“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曹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把人生的短暂渺茫与时间的悠远、历史的永恒相比,形成强烈的反差,给人以不见始终、无始无终的心灵振荡,构成了“崇高”。《夸父追日》、《普罗米修斯》、《老人与海》、《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旗谱》、《红岩》、《乔厂长上任记》等作品,选择了大自然种种粗犷、激荡、惊人的景象,人与恶劣强大的自然环境奋勇搏斗,大规模剧烈悲壮的斗争,坚毅强悍、顽强拼搏的人物等作为创作题材,呈现出惊心动魄的“崇高美”。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