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历史和战争最后沦为“故事”


□ 阿 成


在哈尔滨这座城市里生活这么多年,像这篇小说中说的那样,我是看着这座城市长大的。它的变化就在我生命的岁月里经过。
的确,我经常从东北烈士纪念馆那儿经过,尽管我经过这座城市的地方很多,但是,我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我的步履会自然地慢下来。我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感到这里有一个或多个的故事在请我陈述,“请我者们”在希望我,提示我,极端些说,是在恳请我这样做。只是,我的能力是有限的,我需要时间,我也希望“请我者们”要有耐心,我需要思索,太需要思索了。因为这些嘱托和希望对我来说是一种无形的沉重。所以称之为沉重,是它给予我的责任太多。也许有些朋友不能理解我这样讲话,可是,这是历史,是一座城市所经历的痛苦和伤害。我作为这座城市中的一员,一个见证者,我觉得我有这个责任。
在这篇小说当中,我可能在讲故事方面,不那么严守规则(我也不愿意严守“规则”),特别是在这一篇当中,它似乎有些不合时宜,至于时尚就更谈不上了。换句话说,并不是我不会讲故事,而是进入我灵魂中的史实比故事更强烈。有时候,小说的形式是卑微的,特别是面对这样的历史,你会强烈地感觉到。有时候语言是卑微的,包括语言的规则也同样如此,因为历史史实的冲击力太强大了,它几乎容不得我们理性地对待,并处处像一个傻瓜那样去遵守各种小说的规则。其实“规则”也是发展中的,如果规则停留不动,永远遇不到挑战,它就会僵化而丧失它的丰富性,独创性,开拓性和权威性。这就像一个人一样,当这个人认为自己是个权威的时候,这个人就是一个普通人了。
我小的时候,几乎就是在早年的“沦陷区”所“产生”的那些“故事”中长大的。历史和战争最后沦为故事,这是让人始料不及的。但这是事实。或者说,是无法阻止的事实。有些故事已经丢失了,像有些人死掉了一样,有些人的灵魂已经飘散了,就像我们的确忘记了这座城市生活过的千百万人一样,他们的历史、故事、灵魂、痛苦,被历史之风吹散了。我不知道这会给后人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赋予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或许这就是我要写这篇作品的一个基本情绪。写作,情绪是重要的,心情当然也很重要。
东北,包括黑龙江,是日军占领时期的沦陷区。作家在此讲一点历史责任是没有错的,绝非是什么主题先行,而是这方面的内容与史实太多了,你用不着先行,历史已经先行了。遗憾的是,我们黑龙江作家在这方面多有缺席,所以,反省这一点,无论如何是一种惭愧。
战争最大的受害人是妇女和儿童。过去,我写过这方面的作品,像《赵一曼女士》《鬼子给你戴上一顶纸帽子》等等,但这远远不够。我觉得我像一只蜻蜓一样,从灾难的土地上飞过,它所看到羽翼下的焦土范围太小了,为此我深感不安。
当然,抗日英雄这方面的作品同行已经写得很多了,但是平民还是写得相对少了一点点。我在这里作一个小小的补充。
我从东北烈士纪念馆这座欧式的建筑面前走过时,其实就是从历史的门前走过。我作为一个普通的行人,睹物思人,并为此发出一点点感慨是很自然的,更何况冥冥之中,我感到了亡者们的那种嘱托。
至于小说创作“谈”,这里就不多谈了。还是十年前说的那句老话,继续客客气气,我行我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