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高考向何处去讨论之三:高考,与素质教育接轨之路还有多远


□ 冯潇萧

中国高考向何处去

高考指挥棒大概是天底下最有权威的“棍子”了,它不仅指挥着高中,还指挥着初中、小学,甚至幼儿园。小学生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上学真苦恼,书包压弯腰,睡得迟,起得早,功课没完又没了。背起炸药包,我要炸学校。”大多数老百姓认为我国以高考为核心的教育制度是失败的。1977年当面向邓小平呼吁恢复高考的湖北大学的查教授说,如果看到现在这样的高考,我宁可不主张大学招生考试!
2005年第10期本刊隆重推出女作家舒云的报告文学力作《高考殇》,意在引起全民族和全社会的强烈关注和高度重视,我们想请广大读者思考这样的一些问题:对现行高考制度,您如何评价,您满意吗?为什么不满意?如果不满意,您觉得现行高考制度应该如何改?无论您是现行高考制度的受害者还是受益者,无论您对现行高考制度是怨恨还是褒奖、抨击还是赞赏,无论您是善意建议还是全盘否定,我们都恳请您以切身的经历和感受或这些年来对高考制度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谈谈您的真实看法和建议。文章不要求面面俱到,只要求从某一角度切入,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或生动或犀利,或感性或理性,或猛烈抨击或善意建议。字数在2000字左右为宜,最长不要超过3000字。来稿请寄:100031北京前门西大街97号《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编辑部收,请在信封左下角注明“高考改革讨论”字样。从今年第1期起我刊特辟出专版开展“中国高考向何处去”大讨论,将陆续选登各界读者优秀来稿,敬请关注,并欢迎各界读者踊跃赐稿。
——本刊编辑部

我的孩子是2005届高考的胜出者,但是我依然说我们是现行高考的受害者。因为在应试教育的狂潮巨流中,很难有更完整的自我和更个性化的行为。


我的孩子是2005届高考的胜出者,但是我依然说我们是现行高考的受害者。因为在应试教育的狂潮巨流中,很难有更完整的自我和更个性化的行为。
我对现行高考的几点感叹是:
首先是现行高考下的学习太遭罪!12年马拉松般的苦役,童年在补习班的轮转中喘息,青春在题海书山中挣扎。要说80年代以后出生的独生子女怎么怎么受宠,多么多么娇贵,谁都不否认,但是在高考这事上,我们的宠儿和娇娃们可是遭了大罪了。我们这个民族这是在干什么呢?世界通行的定理、公式难道在我们中国有什么不同吗?显然,我们这种学习的过程是不正常的。不仅如此,这种疯狂玩命的学习行为导致的是痛恨厌恶学习的心理。多少考生考后把书本撕得粉碎,又踏在脚下。而这与现代社会生活崇尚快乐学习、自觉学习、终身学习的心态和理念又是背道而驰的。
另一个感叹是现行高考下的学习其技术层面的成分太大,尤其是语文。作为课时最多、最受重视的语文,我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她了。我用她而不是用它做代词,是我觉得语文更像一位母亲。在我看来,本来应该是教人以见识、育人以心智、启人以灵性、示人以美好的母亲,却成了扼杀人的灵性泯灭人的才情,既死教条又不得要领,让众多的学子厌恶痛恨又奈何不得,被其折磨得焦头烂额的这么一个挺无赖又挺霸道的家伙。我们的语文教育已经走入了一个荒诞的境地。其他科类呢,相对来说好一些,但也更多地处于技术层面上。我们总是在做题,总是在训练。会解题还不行,还要求解题速度。我们的学生做题常常不是以千计而是以万计了。但我要说,我们这样过于重视技能、技巧、技法的教育对人才培养只能是一个低层次。我想,教育更是一门艺术,显然,我们的教育被高考弄得太偏狭了。我们的教育除了培养能手,能不能也为培养大师提供些可能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