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哥哥啊四妹子


□ 黑建国

三哥哥啊四妹子
黑建国

2004年9月,在《西安晚报》读到一则消息,著名陕北民歌《三十里铺》中那个“四妹子”的原型人物晚年生活有了保障,政府每个月给她发放600元的生活补贴。这消息实在让人感到欣慰。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三十里铺》这首民歌传遍了全国,那优美的旋律家喻户晓,歌里所叙述的情和爱,不知道感染过而且正在感染着多少人,大家以为在婉转悠扬的旋律里面,那个“三哥哥”不必真有其人,那个“四妹子”也不必坐实其事。可是这首歌却真是有事实依据的。民歌中的主人公之一“四妹子”并没有因为那撩人心魄的爱情故事得到一丝的愉悦,在那个叫做黑家洼的陕北小村子里,比别人更加苦涩惆怅的日子始终没有离开过她。这位叫做王凤英的老人从窈窕少女到年近耄耋,几十年来被这首经典民歌压得抬不起头来,只能靠给别人照看小孩来糊口度日。

早就想到黑家洼看一看,探究一下这个小村子跟我家黑氏到底有多少瓜葛,更主要的是想目睹一下“四妹子”王风英的风采。可多年来竟未能成行,因为在报纸上得知,当年记者要去看一看王凤英,使尽招数也没有见到。所以,我也只好暂时放弃去黑家洼的念头。
也是记者了解到王凤英的苦衷之后,当即致函绥德县县委书记罗金祥,信中写道:“……历史遗留下的遗憾,应在我们这一代结束。让‘四妹子’获得精神解放的重担,历史地落在您的肩上……”这封诚恳的信函打动了县委领导,书记还专程去看望了王凤英。后来,绥德县把民歌《三十里铺》当作本县对外宣传的一个品牌性标志,王凤英晚年的生活也得到了改变。1996年,王风英当选为政协委员,2004年9月起,王凤英每月可以领到政府补助给她的600元生活费。
2005年1月15日,我终于见到了《三十里铺》中的人物原型、六十多年前的传奇女子王凤英。
黑家洼是陕北一个普通的小山村,跟陕北的大部分小山村一样,自然条件并不太好,七沟八梁一面坡,人多地少,物产不丰,土地瘠薄。早些年唯一通往外边的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后来在它的基础上几经修整、拓展,现在大卡车都能开到村里了。我这个姓氏是很稀有的,难道跟这个黑家洼真有什么瓜葛吗?洼上的人讲,早年间,洼上闹饥荒,走了不少人,后来听说大多数人都逃荒到一个堡子里去了。这个说法倒与我祖父曾经的说法有一些暗合之处,我想大概祖父的祖父就是从这个洼上下来,一路行走,从绥德县的山里,再转到延川县的山里……我的心顿时涌上一种非常复杂的情绪。
如今的黑家洼名声远播,个中原因当然是跟《三十里铺》的“四妹子”王凤英有着微妙的关系。在洼上,很容易就找到“四妹子”王凤英的家。她二儿子黑维军看了我的证件后说:“噢,你也姓黑啊,咱们是一家子,你照吧。”
几十年一直不愿同媒体正面接触的“四妹子”在我的镜头前却显得那样平静,儿子黑维军说这是他妈第一次在家里这么长时间让人照相。
当我小心问起“四妹子”与这《三十里铺》的关系时,老人却避而不谈,我也不忍心再问下去。或许,在老人的心中,这是一种永远都说不出的痛。老人只是简单说了说她的身世:“我1927年出生在绥德县满堂川乡罗家沟村,14岁随父母到三十里铺村定居,我们兄妹六个,三男三女,光景不好,我排行老五,小名叫凤儿。我来三十里铺的头一年就有人唱这个歌了,父母在我15岁时便给我订了婚,16岁那年的正月初八就把我嫁到了黑家洼和黑有财结了婚,‘四妹子’让我丢了一辈子的人,老伴娶了我,也是一辈子抬不起头来。”老人指着墙上的照片说:“老汉比我大五岁,人老实。1964年受苦时,叫胡宗南留在塬上的炸弹给炸了,他身体一直不好,一辈子生了三男两女,没享过一天福,老汉活了65岁,前几年殁了。我三儿子得了白血病,欠了两三万块钱的账,病也没治好,才46岁就走了。我命苦,那两年不好活。”说话间,酸楚之泪从老人眼中夺眶而出……
老人现在和二儿子生活在一起,家中陈设简单但却收拾得干净整齐,儿子和儿媳李爱珍对老人特别孝顺,她高兴地说:“我现在好活了,耳不聋,眼不花,也没什么病,一个月公家给我600块钱,去年11月北京的一个李记者出钱,请我儿子和媳妇陪我去了一回北京,哎呀,北京可大哩!”
2004年11月,78岁的王风英是62年来第一次离开自己的老家黑家洼出了趟远门,长途车整整坐了一天,来到了做梦也不敢想的北京。当她来到天安门广场时,映入她眼帘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按她自己的说法“真是见了大世面了”。老人家终于了却了要去北京串一回,看看天安门、看看毛主席的愿望。她说:“我12岁的时候就在陕北见过毛主席,进了毛主席纪念堂,别人都是把花放下就走了,我是用双手把花插上的。”
行走在天安门广场人流中的王凤英老人左顾右盼,一对对一双双亲亲热热相依的红男绿女同她擦肩而过时,老人投去了羡慕的目光。一种心情让老人的眼神显得浑浊而凄凉。她恨自己懦弱胆小,更恨自己生不逢时,或许是陡然间唤醒了隐匿在心中那段短暂恋情的回忆吧。然而,因为《三十里铺》而遭受的歧视和流言蜚语的伤害构成了她生命中最深刻的记忆,从“四妹子今年一十六”,一直到今天自发的婆婆,这个阴影一直挥之不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