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斯通受困《世贸中心》


□ 孟 岩

9·11的壳,灾难片的核。斯通的《世贸中心》用爱的力量抚慰美国观众,却夫去了自己的灵魂。
如果你喜欢奥利弗·斯通的电影,迷恋《刺杀肯尼迪》《野战排》《天生杀人狂》《华尔街》的偏执和深刻,建议你不要对他的新片《世贸中心》抱太高的期望,因为斯通已经失去了他驾驭政治阴谋、战争和有争议的社会问题的激情。这部耗资6300万美元,讲述9·11事件中两个被困警察最终获救的影片与斯皮尔伯格的《辛德勒的名单》一样,都是正面歌颂人性的伟大力量,但是影片丝毫没有触及9·11事件背后隐藏的历史和现实原因。在这一点上,《世贸中心》与迈克尔·摩尔的《华氏911》无法比拟,甚至没有《93号航班》来得深刻。

灾难大片

影片的两个主人公都是真实存在的人物,警官约翰·麦克劳林和威尔·吉麦罗,在世贸大厦被撞时,两人正在附近巡逻。麦克劳林召集了4名志愿者,包括吉麦罗,进人世贸大楼进行营救。没等他们救出人,大楼就轰然倒塌,麦克劳林和威尔·吉麦罗被压在废墟之下,其他人殉职。两人凭着相互支持,最后终于被救出。
又是一个勇敢者生存的故事。像这种遇险求生的灾难片好莱坞没少拍,内容无非是死亡迫在眉睫,经受严峻考验,充满生存信念,最终逃离苦海。假如抛开9·11这个大背景,或者换个情景,不是9·11而是别的什么灾难,比如遭遇地震或者火灾,不管自然的还是人为的,真实的还是虚构的,那影片和《海神号》或者《后天》还有什么区别?
2004年,斯通投入1.5亿巨资拍摄的《亚历山大大帝》票房惨败,只收回3300万美元,电影也被影评人骂的一钱不值。那段时间他连退休的心都有了。“如果我再也不能工作了,我只能忍受,也许我会导演别人的剧本。我可能做不了什么特别大的事,我也不想做。要想实现梦想,太难了。”没想看到《世贸中心》的剧本,一下子又唤醒了热情。“真的特别感动我。里面的人物,每个人都怀着一份希望,这点最打动我。我太想把它拍出来了。”
斯通受困《世贸中心》图片1
斯通说这是一部关于两个普通人在困境中坚持信念的故事,是关于爱与勇气的力量,但就是对9·11只字不提,对于灾难发生的真正原因绝口不谈,电影中也只有几句话带过:“那些该死的混蛋!”
如果奥利弗·斯通不拍9·11,还有谁该拍?如果奥利弗·斯通拍9·11不谈政治,还有什么看头!就像一个影迷说的,假如斯通没了棱角,变成只会赚人眼泪的肥皂剧导演,他就不再是我们熟悉的斯通了。
即使斯通把《世贸中心》自得再真实,再震撼,它也就是个灾难片,观众不会因为奥利弗·斯通拍丁一个6300万美元的灾难大片就格外买帐。因为再大的灾难,再惨不忍睹的场面,都是电脑特效做出的视觉产品,观众只当看刺激。
斯坦利·库布里克谈到《辛德勒的名单》时说,很难想象它说的是大屠杀。实际上它在讲怎么救人,不是吗?有600万犹太人在大屠杀中被杀害,《辛德勒的名单》讲的是幸存下来的600个人的事。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透过现象看本质。斯通的批判精神
斯通说《世贸中心》不是一部政治片,他不想对任何人任何事做评价,只想接近真实,接近历史。这听上去一点不像拍出《刺杀肯尼迪》和《尼克松》的斯通能说出的话。他一直以叛逆者的姿态自居,“把批判当作武器,用电影语言表达他对现实社会的反思与愤恨。”
斯通曾拍过一部11分钟的短片《去年在越南》(1971年),是他第一次拍片,他根据自己越战的亲身经历自编自导,开始显示出与众不同的电影态度。
斯通最初是以非凡的编剧才华扬名好莱坞的。1978年,32岁的斯通以《午夜快车》第一次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他一共拍过12部影片,只有《世贸中心》和《不准掉头》是别人写的剧本。22岁考入纽约大学电影学院,师从大导演马丁Q·西利,塞斯,并深受费里尼、戈达尔、特吕弗、布努艾尔等欧洲作者导演的影响。他的“越战三部曲”《野战排》《生于七月四日》《天与地》以反越战的锐利锋芒为他赢得巨大声誉,他曾说自己“在热带丛林中发现了一个从未认识到的美国,这是我唯一的社会课。”
斯通受困《世贸中心》图片2
斯通最具争议的电影是政治题材的《刺杀肯尼迪》《尼克松》和社会题材的《天生杀人狂》。
在《尼克松》一片中,安东尼·霍普金斯饰演的尼克松与反越战的大学生对话。一位漂亮的女学生指责道:“总统先生,你是想改变的,但你仍然无能为力,是制度束缚了手脚,对不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