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年那月



  十八年前,我在离家不远的镇上读初中
  当时,学校里有六百多名学生,大家大多数来自本乡本土,但也有一二十名“洋学生”。不过,你可别误会,这“洋学生”并非“老外”,而是我们对从别的乡镇来的学生的称呼。只是因着“物以稀为贵”的缘故,我们才送此雅号给他们。这些走读生倒也乐意接受。于是,这名儿便传叫开来,而且越叫越响。洋学生们来我们镇上借读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那时,其他几个镇上好几年也出不了几个让老师露脸的“秀才”。而我们这里却是年年有金榜题名的学子。乡下人迷信,认定这里风水好,出人才。于是,便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孩子来这儿读书。姥姥是这儿的投奔姥姥,姑姑是这里的拜托姑姑。由此,我们学校里便有了洋学生们的身影。
  由于是慕名而来,大人也舍得花大本钱。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在教育上舍得投入。所以,这些洋学生生活条件一般比我们要好一些。知道机会来之不易,他们读书也肯用功。“既来之,则学之”,是洋学生们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每次公布考试成绩,这些“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洋学生往往拔了头筹。这是他们用心读书的结果。而在后面“观敌瞭阵”的往往又是本镇的学生。在脑袋挤脑袋的成绩栏前,洋学生们往往红光满面。而本镇那几位 “坐红椅子”的学生,一准又是长吁短叹,一脸晦气。他们回去之后,自然又少不了同乡的一顿数落。大家都怪他们又给乡人丢了脸。
  几次考下来,洋学生们名声大震,大有“喧宾夺主”之势。于是,本乡考得不好的学生大多便知道了用功。可是还有不知“千金难买寸光阴”的小子照玩不误。以后自然又是他们给乡人丢了面子。老师气得连发“十二道金牌”,频频“召”他们“入宫”,教育外加开导。可他们这些榆木疙瘩就是不开窍,气得老师烟生七窍,连骂:你小子朽木不可雕!
  因为离家近,开始时我是回家吃饭。一上午四节课,可常常是最后一节还没上到一半,我肚子里便咕噜咕噜地“闹起了革命”。眼睛盯着黑板,心里却往往在寻思着家里今天做的是什么饭。真应了那句话:身在曹营心在汉。正因为这样,也才有了一段小插曲。有一次上地理课,老师问我“汉水的源头在哪里”,脑子正在开小差的我不假思索地张口便答:“汉水发源于头上”。结果,弄得同学们都笑得前仰后合。此时,我方知言之有误。以后上课时脑子便不敢再溜号。现在想来,觉得这是因为自己吸取了那次教训的缘故。
  后来,我开始住校,从家里带干粮在学校吃。那时伙房里不卖干粮给学生,只管给学生馏干粮。学生们大多数吃的还是窝头。记得有榆叶窝头、豆面窝头、地瓜干窝头,差不多都形成了窝窝头食品系列。这些窝头虽然原料不太一样,可做法都差不多。名儿也九九归一,总称为“窝头”。每顿的食谱都千篇一律:就着咸菜啃窝头。天天如此,倒省去了“点菜”的麻烦。咸菜、干粮都是自个儿带的,一般是什么时候吃完,什么时候再回家拿。可伙房里的开水可不是“敞开供应”。每个班就分那么两桶,六十多号人分着喝。有时值日生去晚了,便只能空桶而归。如果碰上几位老师上课都拖堂,全班就有可能一天都打不上水,只能自己四处找点水来润润干涩的喉咙。所以不管轮到谁值日,大家都干得特别地卖力。只要下课铃一响,值日生便抬起盛干粮的大笸箩,提起水桶,发起“冲锋”。那速度比百米运动员也差不了多少。我们把这称之为“一阵风行动”。如果慢了,便会“笊篱打水一场空”。到时候喝不上水的不仅仅是你自己,全班六十多号人都得跟着受渴。
  有时候开饭晚了,伙房里便显得更乱腾。等着打饭的学生,把炉灶围了个水泄不通。“怎么还不开饭?”这句话,不止是一个人去问,往往是被反复地问,被“千万次地问”。不耐烦的是伙房师傅,最最不耐烦的却是等着吃饭的学生。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等待也一分钟比一分钟更难耐。伙房墙壁上的挂钟一次次地被瞧过,瞧过,再瞧过。沉闷,喧哗,既而又是一阵沉闷,接着再是一阵喧哗,就象高峰紧接着低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