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伪满洲国民法典若干问题研究


□ 孟详沛

  摘要:《满洲国民法典》是伪满洲国成立后在日本帝国主义势力协助下制定并颁布的民法典,它由日本著名民法学家我妻荣、穗积重远等审定,出台后曾被认为是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法典之一。这部法典确认了资本主义近代民法三原则,明确规定诚实信用原则并将之贯彻于分别各编,吸收了明治民法颁布实施以来日本民法学发展的最新成果。编纂过程细致有序,既体现了日本帝国主义势力殖民满洲的企图,也隐含了一批日本法学者制定一部先进民法典孜孜以求的精神。该法典不应成为我国近代法律史学研究中的一个空白。
  关键词:伪满洲国;民法典;《满洲国民法典》
  中图分类号:DF09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8)12-0088-06
  作者简介:孟详沛,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上海 200020)
  
  伪满洲国是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东北建立的傀儡政权。日本为维护其在伪满洲国的特权地位,曾在伪满洲国成立之后,协助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满洲国民法典》即是其中之一。这部经由我妻荣、穗积重远等日本著名民法学家审定的民法典在出台之后曾被认为是20世纪30年代世界最优秀的近代民法典之一。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内学术界对《满洲国民法典》的研究几乎是一片空白,建国后出版的几本《中国民法史》对这部民法典都未有提及。但是,正像伪满洲国政权曾经是客观存在的一样,《满洲国民法典》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客观存在的;正像伪满洲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样,《满洲国民法典》亦是我国近代法制史研究中一个不应被忽略、被遗忘的角落。
  
  一、伪满洲国民法典的立法原则
  
  伪满洲国为建立包括刑法、民法、诉讼法等在内的完善的近代法律体系,确立了以下五项立法基本原则:一是顺应建国的本义;二是顺应国情;三是彰显大义、遵循条理;四是努力维护并发展自古以来的淳风美俗;五是努力汲取先进国家的长处。这是当时指导伪满洲国进行立法的总原则,民事立法概莫能外。
  具体到民法典的制定,立法者提出两项基本原则:一是纠正从来的个人主义的法律指导思想;二是尽可能地保留传统的民事习惯。其中,前项原则比较有特色。立法者认为,近代私法思想以19世纪以来的自由主义思想为基础,以所有权绝对、契约自由、过失责任主义为主要内容,其本质是个人主义。这种思想对近一个世纪以来人类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其弊病日益显露出来,最近世界各国均考虑放弃个人主义而采取全体主义的法律思想。因此,伪满洲国制定民法典,亦须舍弃个人主义思想而贯彻全体主义原则。立法者在民法典制定过程中提出全体主义的原则,这在当时是比较先进的,但实际上,这项原则在后来颁布实施的民法典中并未得到很好的贯彻和体现。
  关于亲属、继承两编,民事法典审议委员确定了7条具体的立法原则,主要内容是: (1)日本人遵从日本的法律;满、汉、蒙、回等民族遵从统一法典的规定,对差异较大的习惯则在立法上留有余地。1937年11月5日达成的《日满两国全权委员间了解事项》规定,“日本人发生有关身份方面的诉讼时,满洲国法院适用日本法律处理”。立法者认为,即使伪满洲国要制定统一的亲属法和继承法,但考虑到日满的特殊关系及日本人与满、汉、蒙等民族不同的风俗习惯,尤其是考虑到日满间存在的条约及长期以来的司法实践,仍以“日本人遵从日本的法律”为宜。至于满、汉、蒙、回等民族,虽然在婚丧嫁娶等具体风俗习惯上与汉族仍有较大差异,但那些属于亲属法和继承法调整范围的民事习惯的差异则并不显著,且各民族伦理观念也基本趋于相同,因此只要在立法上对差异较大的民事习惯留有余地,各民族遵守统一的民法典就不存在什么障碍。此项原则,赋予日本人以超越法律的特权,明确承认法律适用上的不平等,突出显示了日本人在伪满洲国所享有的特殊地位。(2)对各民族习惯进行详尽调查并给予足够尊重,努力保存东方淳风美俗,同时又不使现实生活游离于法律之外,仅对不良风俗进行改革以促进文化的发展。立法者认为,无论任何立法都必须考虑地域的特殊性并尊重当地的习惯和传统,亲属法和继承法作为与国民的伦理、道德、宗教以及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法律,立法时更要如此。民间习惯的产生都依赖于一定的客观的社会条件,对民间习惯进行改革,其影响将波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因此,若对该习惯背后所隐含的各种社会条件未有充分的认识,就不能轻易对习惯进行改革,也不应做出与习惯相异的法律规定。立法者举例认为,满洲人民自古以来不喜改革,一向把墨守先王之道作为一种道德标准看待,长期以来推崇德治而反对法治,鄙视“刑名法术之徒”,因此,源于三千多年前周代的家族制度一直保持到今天。现在进行民事立法就必须充分尊重满洲的法制传统和民间习惯,即使对愚昧落后的风俗习惯,也要慢慢地进行改革,不能只图急于求成而不顾法典实施的可行性。(3)适应东亚新秩序的建设。立法者强调,与西方的个人主义不同,东亚各民族均采用以家为中心的家族主义,并以共同的东方道德为基础,考虑问题的方法也与西方全然不同,因此,“大东亚共荣圈”内的各国,包括日本、朝鲜、台湾和满洲都要致力于推进一体化的东亚新秩序的建设。立法者由此提出,满洲国在立法时要加强与其他东亚各国相互间的沟通和协调,以东方道义为基础起草亲属法和继承法,确立东方的伦理道德,以进一步促进东亚共荣圈的巩固。此项原则十分突出地反映出日本帝国主义以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借口扩大殖民统治的野心。(4)基于道德人伦进行立法,而不是固守权利本位思想,赋予法典道德的色彩。立法者认为,满洲素有家族主义的传统,讲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义妇顺”,而亲属法和继承法属于有关身份关系的立法,在立法时要吸收道义人伦的内容,考虑亲属间感情的和谐,彰显东洋法系的特色。(5)尽可能规定原则性的东西,从而留有余地。立法者认为,无论是采用个人主义的西方法律,还是采用家族主义的东方法律,对家内之事不必事无巨细悉数规定,尽可能规定原则性的东西,为时势推移留有发展的空间,以保证法律的概括性和稳定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