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在夏天播种


□ 姜超

  公元二0一一年八月中旬,我们三十三人汇集萧红文学院,在郁郁葱葱的东北农业大学接受了近乎醍醐灌顶般的启迪,每个人感觉像蓄电池被足足地充满了电,释放光辉成了强大的内驱力。培训结束后,我们趁热打铁,又添许多新进益。蒙省作协、省文学院、《北方文学》抬爱,隆重推介我们。

  萧红文学院十二届作家班的绝大部分没有起大早的天时地利了,他们的早晨从中午开始,他们的创作人生更像是在夏天播种,只要施肥得当,侍弄精心,秋季枝头缀满收获,冬季自信度日,谁敢说奇迹不会诞生呢。

  一、操虚构之刀的机灵鬼们

  写小说的刘浪近年态势良好,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刘浪讲究叙述多变,时常引入多种视角,又是干脆现身说法,直接干预叙事。《蝴蝶效应》、《靠近》等小说先裸呈给我们事件的一部分信息,透露出了一些线索,但又保留了大部分信息留待在事件发生的正常位置叙述,这就必然产生某种悬疑,滋养出耐人寻味的谜局,而故置的悬疑正是推进情节的动力。刘浪写了很多弱者形象,他们以个体有限的生命,连同其可笑但又可敬的人格,构成了真实的世界。刘浪小说中的人物在世俗生活中受尽欺骗与捉弄,然而仍旧以一颗纯洁的心面对世人。刘浪的过人之处是确认了人的软弱力量,这样的力量直指内心,甚至有战胜强势的实力和能量。《蒙古剔》无疑是作者透过俗世繁华挖掘到的良知善性,它战胜了人性恶的一面,使一心复仇的蒙古剔当啷啷地丢在了月台上。刘浪今后要避免重复自己,寻找更新的形式,力争每部作品向前走。少些匠气,多些精神探索;进一步精致语言,使语言参与叙事又突破能指。故事发生的场景总集中在酒馆、咖啡店,这多少暴露了作者钻探生活、摄入生活的面不够宽泛的问题,有时候表现题材的局限可能就是写作的局限。

  仍为矿工的申长荣值得我们投以感佩的目光,他的坚持让我们感到虚度光阴是多么的浪费与无耻。在艰苦而危险的劳作之外,在家庭的重负之余,老申十几年如一日地淘书读,也开始了扎实的写作。他不但有独特的素材资源,还有长期的写作训练,写实在而不去描述虚空是其创作的看家本事。他的小说有一种深厚动人的激情、温情和魅力,尤其以“入世式”的底层文学创作达到了一定的广度、深度和高度。他在漂泊中书写着切身的孤独与血泪,以他的热泪与执着捍卫着人和文学的尊严。孤独于申长荣来说是浸入心肺的,就像芒刺扎在他的身上,而勇武百倍地活着,将漂泊者灵魂深处的疼痛安放在文字中,是他在艰难中跋涉多年所要寻觅的精神家园。申长荣小说主旨的过于沉重,导致精神飞不起来,灵性空间拓展得不够。申长荣作品里的诉苦,导致对苦难的认识没有深潜下去,苦难仅仅成为枷锁,而没有继续升华为精神的财富和认识世界的武器。另外,申长荣在语言上仍需打磨,人物形象不够丰满、个性甚至有些显得偏于平面化,以少少许胜多多许的叙事裁剪能力需要提升。

  杨中华的小说在追忆似水年华,充斥着时光流逝的沧桑感,美好记忆逐渐丢失的痛惜感。他所构造的虚妄世界,是以芜杂的1990年代初期为背景的,信仰、真情、挣扎等都被附带了强烈的青春荷尔蒙的气息,揭示了我们生存的深度真实性。他的故事是反成长的叙事。《渡口》有着较深的隐喻空间,善和美是那么易于消亡,偶然的欲望、冲动过去多年,人物在生活的沉寂下开始了新的航程。《洗心经》是作者倾注心血之作。杨中华雕刻了缺乏理性、沉湎于本能且被欲望支配操纵的心灵扭曲者的群像,他所摹状的尴尬景象,正是我们这个时代十分突出而又常忽略的问题,它是心灵被物质强力挤压之后的无奈与酸楚。相对于以上,杨中华的小说叙事显得笨拙,有些力不从心,场景不能完成随意切换,暴露出作者在叙事上疏于打理的不足。作者总想插入多种评论,但明显做得不够,并未交融进总体当中。在语言上,还没有贴着人物写,有时还有逞才拽词的心理,这些必须引起作者高度的警觉。

  任青春的草原系列小说恪守着他的信仰与理想,守护着一片纯粹清洁的精神世乒。《少有的草原》如沉郁雄浑的古歌,描写了少年走向“成人礼”的心路历程。任青春的笔下带有极强的草原文化色彩,他怀着深沉的热爱和依恋,赞颂草原人民的勤劳善良,追忆草原生活的快乐。任青春亲近自然,找寻着生命的原点,为征服者唱赞歌,对破坏者予以挞伐。他在这个喧嚣的时代找寻着英雄、“硬汉”,他塑造的人物视荣耀为生命,坚忍豪迈,无所畏惧,不甘于平庸,敢于挑战一切。他的其他题材小说也功力深厚,积极介入现实,情节趺宕起伏,留下了人物心理变化的印瘦,时时拷问着人的本性。

  王政阳(未力)正在撰写长篇《影子》。他似乎在寻找一种小说的视角。从布局上来说,好比戏剧中的人物的出场介绍。他试图以素描的笔法,把人物轻描淡写出来,在以后的叙述中形象才可以逐渐地清晰立体起来。

  穆冬的小说以独特的性别意识为观照,以对感觉的细致入微的领会,为我们描述了一个个谜一样的异样世界。她的笔端由女性的直觉和敏感,内心幻想和体验新人耳目。叙事的“空缺”也增加了她小说的神秘氛围。如《铃声》里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和解释的多种合理性,其内容的丰富性和多义性伴随着若隐若现的猜测,呈现出扑朔迷离的神秘气息。穆冬专注对隐秘心理的描写,试图让人物说出心底深处的话语。当内心的认识和想法与现实的世界观不相融合,判若两样时,小说的主人公就会最终落得孤立无依、敏感多疑,从而表现出强烈的孤独意识而奋不顾身地逃离。如《一枚硬币的正面和反面》把人性的复杂呈现得非常充分。

分享:
 
更多关于“我们在夏天播种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