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欲望之花


□ 尹学芸


一个曾发表过《花儿与少女》的花季少女“我”因在与几个男人的交往和情感的迷宫中越陷越深而迷失了自我。
有一天一位前来找我谈诗的纯真少男小车对我说:看得出你不止不快乐,还很悲哀。
我摇摇头:路是我自己走的,悲哀或不悲哀我都消受不起。
小车轻声说:想走出这间房子吗?
我的眼泪马上流了出来。天啊,是有人要带我走出这间房子吗?可我走出这间房子能干什么?嫁人?嫁祸于人?
小车说,只要你有勇气……
我说:爱情呢?

1

我叫徐三娥,其实你不知道我叫徐三娥也没关系。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住在青年公寓甲A6号,朝阴的一栋房子。窗外是一株百年老槐,树梢已经擦着我的玻璃窗了。这样你也就知道了我住在这幢公寓的最高层,如果你是本城人氏,你当然不会不知道青年公寓的最高层只是七层,七层上边,就是空气和蓝天了,
一个叫徐三娥的人住在青年公寓甲A6号一栋朝阴的房子里,窗外是一株百年老槐。夏天蝉的噪音会挤满整块窗子,还有馥郁的一种属于槐树的气味,会源源不断地把我的屋子装满。我的屋子是一种不规则的形状,是被一只红木床切割的。床放在了屋子的一个对角,与屋顶上的菱形灯遥相呼应。还有我屋子的许多草编装饰,俱是这种形状。所以,说我偏爱这种形状一点也不夸张,只是不够准确。事实是我喜欢一切不规则的东西,比如一只碗,哪怕是一只宋瓷唐碗,我也不喜欢。但如果把它打碎了,就变成我喜欢的模样了。
许多时候甲A6号的窗口是昏黑一片。我说的是它的晚上。晚上可以套用一句现成的成语:万家灯火。但还可以加一个小括弧:除了甲 A6号。知道并懂得徐三娥的人都理解这是为什么。我喜欢黑暗。黑暗是流动的河水,我喜欢在水里沐浴。当然也有不理解的,一次,一个穿着工装的人来敲我的房门,问这栋房子是否要卖?那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眉梢有一颗青痣。如果我说没有谁想卖这座房子他可能拔腿就走。于是我说,卖,当然要卖,您能进来谈谈吗?工装男人走进我的房间眼睛就不够使了,当然我不是说自己的房间有多漂亮,但对于工装男人来说,肯定就是走进梦里的感觉。我说,坐。我问您口渴吗?工装男人居然没有反应,他仔仔细细把房间的每个角落都看遍了,然后倚在床头上,倒背着双手。我知道他为什么倒背着双手,他是在偷偷抚摩我的红木床。他有些结巴地说他每天上班都从这里过,每晚都看这里暗着灯,所以以为这座房子是空置的,今天鼓足勇气爬上七楼,是想能有些意外的,结果意外真的发生了。我问,你所说的意外指的是什么呢?我专注地看他的脸,他的脸棱角分明。工装男人说我所说的意外是指这家主人正想要卖他的房子。我一脸妩媚地问,结果呢?工装男人不敢看我的脸,但仍有些透不过气似地说,结果这栋房子有主人。我轻轻地笑了,我感觉得到我体内的一些细胞过分活跃着,如果工装男人是个勇敢的人,我是说如果他此时能把目光放在我的脸上,能看到我脸上的光芒四射,一些可以称作妖娆的气息足以把他击倒。男人终于把目光转到这边来了,可与目光同时送过来的还有一句话:这房子你卖多少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