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南的雪(外一首)


□ 伐 柯

  这是致命的长夜

  难眠者在杂乱的记忆中奔命

  上帝却想把所有的盐运往远东

  去制造一场更重要的大雪

  今夜,那一缕山南的鹅毛

  反复击打着夜行者的哀伤

  这朵雪一样的亡花

  究竟飘荡了十年,五十年,还是八百年

  像天书一样,温顺地将我覆盖和掩埋

  在雅砻河的最深处

  我清晰地目击到一只翻越掌心的燕子

  在远远地围观冰川背后的风景

  云端上的雍布拉康,青稞和酥油浇灌出的秋天

  或者那群从此地夺路奔往异乡的僧侣

  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她只是在安静地等待一场大雪

  来温暖她伤心的羽毛

  以及冰川之上,可以栖居的一片森林

  哪怕只有一段枯萎的树枝

  十年,或者五十年以后

  那年山南的雪,已经栖居在我的内心

  就像那些喇嘛遗失在雅砻河的乡愁

  在灵魂最深处侵蚀我奔流的血管

  钙化成呼吸粗重的盐

  被驱赶着,去酿造另一场远东的暴雪

  可是,我分明清楚地触摸到

  那只被冰川洗净的燕子,眼含泪水

  就像古代诗人笔端卷起的千堆雪

  在半梦半醒之间

  痛楚地渴望一次命名

  并且唤醒我的忧伤

  敦煌

  不要轻易地抵达

  一年死去一次的敦煌

  那只是一次幻影,一种小小的命运

  收殓我一生十二次盛开的月亮

  敦煌,弓箭放弃射手

  盾牌熄灭号角

  生还的马队和驼铃

  血战黄沙

  马蹄深处,归来我西行的公主

  楼兰的新娘

  一滴血从敦煌飘下来

  一滴血杂乱地打湿我的诗章

  从更加深远的宋朝和西部

  散发出垂死的气息

  照耀深秋最美丽的奔命与逃亡

  敦煌,我唯一能操持的文字

  是灯塔和风沙下的新娘

  臣服的舞者和歌人

  盲目地委身于婚纱和庆典

  而家园迫近杀戮

  爱情倾向于血腥

  远客鸣沙,列满王公长跪的香气

  而我唯一能复活的肖像

  是我满身灰烬和墙痣的新娘

  风行于战火,围困于核心的敦煌

  我唯一能灭亡的

  是那些埋葬经典的死者的名字

  一位大师的沉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