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一种草夏天枯萎(短篇小说)


□ 徐锁荣

  他得了肝病,随时可能死亡。穷困的父亲只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求助老中医季博文,一味药下去,病情好转。然而特殊年代,风云突变,昨天还是悬壶济世的名医,今天就成了拉粪罪人。他还能活命吗?老中医季博文的命运又将如何?

  年少的时候,我并不认识这种草。如同我不认识江南田埂上数不清的其他草一样,我只记得它的形态和花样,它矮小的身子甚至在草丛里都很容易被掩盖,或者被别的草占去阳光而孱弱不堪。上个世纪60年代,江南乡村没有如今林立的工厂,乡村里铺天盖地的是庄稼,与庄稼相伴的便是小草。小草长在田埂上,庄稼长在田里,它们生生相依,朝夕相伴,组成了江南乡村特有的风景。那时的江南乡村,春天燕子呢喃,夏天萤火虫儿漫天飞舞,在夜空形成流星雨。我在田埂上行走,时不时会被这种虫子撞击。今天,江南乡村已经很少看见这种身子发光的虫儿了,因而故乡夜晚也就少了诗意。尽管路边偶尔会有霓虹灯朝我暗递秋波,我心却如死灰不能燃起激情。春天也很少听见燕子衔泥发出的呢喃,尽管路边洗头房和足疗屋会传出燕子呢喃般的说话声,可我晓得说话人远不如燕子快乐。

  我每次回老家,总是要到田埂上转悠,像找丢了的魂儿般寻着那草的身影。我心里明白,这种草已经在老家田埂上绝迹,可我还是寻寻觅觅。如果哪次回家,不去田埂上转悠一番,心里就像失缺了什么。

  那年我在县城读初二,在全班60名学生中,我是个很不起眼的学生,不起眼到班上同学几乎都不拿正眼看我,不但不拿正眼看,有的同学还会在课下欺负我。原因是我长得丑陋,人也瘦小,穿的衣服破破烂烂,补丁加补丁。因此平时我在班上,走路总是缩着脑袋,碰见女同学迎面走来,也会躲到墙根下,以示避让。就是回答老师提问,声音也像蚊子叫。我最盼的就是作文课,就像革命歌曲里唱的,盼星盼月般盼着一周里的这节课。只有到了这节课,我才敢抬起眼看看班上女同学,还有那些备受老师宠爱的三好生。因为每节作文课,老师几乎都会在课堂上诵读我的作文。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提问我:"你写作文有啥诀窍?"我高昂着平时总是低垂的头颅,回道:"我的诀窍就是写作文时总想着一个人。""想哪个?"老师的目光顿时严厉起来,看样子就像我恋上了班里的哪个女同学。"我总是想着杜甫。"我说。"想着杜甫?"老师显得有点不耐烦,"你怎么会想杜甫?""我喜欢他的诗。""你最喜欢哪首?""(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我说。"喜欢到什么程度?""我会顺着背,还会倒着背。"我说。"还会倒着背?你背给我听听。"老师说。于是我再次将头昂起,先是顺着背起来:"八月秋高风怒号,吹我屋上三重茅……"刚背到这里,我的眼前突然一黑,就倒在座位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