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柳家小子


□ 黄明安

柳先生是个文弱、儒雅的人,他在我们住机关的那些年头,总是抱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在机关的院子里走来走去。在我的记忆中,柳先生家的孩子一直都是柳先生抱着的,孩子好大了还不会走路。花白头发的柳先生总是抱着孩子走在芒果树或者龙眼树的下面,坐在水泥做的靠椅上,站在篮球场的边上。遇上有人上前看孩子,逗孩子,柳先生他总是笑呵呵的,露出一口空缺的牙齿。
“柳先生,你好福气呀,这么可爱的一个孙子!”
“男孩女孩?皮肤好白呀!”
“你这孩子多大了?怎么不让他自己走?你抱他不累吗?”
“……”
柳先生回答各式各样的问题,怀里的孩子用清澈的眼睛与人对视着。当人问到孩子的母亲时,柳先生的笑容突然收敛了。虽然这只是神情上的小小的变化,但柳先生的话变少了,他抱着孩子晃荡着走开了。
柳先生家原来是我们的邻居,他住505,我住605。机关九十年代初盖的房子,一大一小两个房间,一个小厅,还有一个大阳台,六十多平方米。我们搬进去的时候,着实高兴了一阵子。后来大家都搬出去了,住到外面的集资房或商品房去。偶尔在街上碰上旧邻居,我的妻子会停下脚步说个没完,彼此兴奋的神情洋溢着往日的情结。
“你知道,老柳家的孩子都上小学了!”
这是几天前妻子跟我说的。柳先生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柳云在妇联工作,为人和善,高挑清瘦,可脸色好像总是不太好;小女儿柳雨有着惊人的美貌,气质也好,只是给人的感觉神情有点高傲。我在机关四年,只看见过她两次。一次是我上楼梯的时候,她从上面下来,染着朱红色指甲油的脚尖轻轻地迈动着,摇曳的衣裙芬芳四溢,她眯缝着两道柳月眉,看人时眉梢轻轻动了动。我眼前一亮,上楼后问妻子:“我们这幢楼哪来个漂亮女人?”妻子看了看我说:“老柳家的二女儿,柳雨你都不知道?”
另一次在楼下的龙眼树下,她从一辆黑色的小车里走出来,怀里抱着一束花。那一天听说是柳先生的生日,505门口客人很多,柳云在楼梯口迎来送往,不亦乐乎。我们睡觉的时候,楼下还是人声喧哗。我说:“老柳家人还不少呢,平时怎么只见他们父女俩?”
妻子说,柳云丈夫是个开店的小老板,家有很大的房子,可柳云没有跟丈夫和孩子住在一起,她跟父亲住在机关里,平时给人的感觉独身似的。
我说,也许是图上班方便,或是为了照顾年纪大的老父亲。
妻子又说,听说她跟丈夫的关系不好。倒是妹妹柳雨住在姐夫家。
我翻了一下身子说,妻子不跟丈夫住在一起,而是小姨子住在姐夫家。这个家庭肯定有问题!
人家有人家的活法,你瞎猜什么啦!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到柳家的二小姐,只有老柳父女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柳先生是教师出身,退休后除了带孩子外,还勤奋写作。我经常在妻子的报纸上看到他写的文章。柳先生写的地方史料作品文字老到,故事精彩,我虽在小城里生活,可说实话,我对小城的认识,好多还是通过读那些文章而获得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