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向本贵


向本贵



田美秀后来多舛的命运,全是缘于别人骂她的一句极为恶毒,极为肮脏的话,这句话要是出自其他人之口也罢,却是李名东骂出来的。李名东家跟田美秀家是邻居,两家的房子就隔着一片菜地,几棵桃李树。田美秀家跟李名东家往上溯去五代,还有点沾亲带故,田美秀该叫李名东的娘表姨,该叫李名东表哥。况且,李名东跟田美秀从小青梅竹马,两人还有一层不为人知的关系,按说李名东不会骂田美秀这样的话。但李名东硬是骂了,而且是恶狠狠骂出来的。田美秀现在想起来,心里还生生地滴血。
那是六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的田美秀还是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姑娘,她不想在河坪村脸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不想找一个汗爬水流粗皮黑草的农村男人结婚生子,不想在贫穷的农村生活一辈子。可她却没有条件和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河坪村虽然也有年轻姑娘到外面去打工,可她不想去,她早就听说过,外出打工的年轻姑娘无非靠两种手段挣钱,一是做苦活,二是卖青春。田美秀觉得自己既不是做苦活的人,也不是卖青春的人。那几年田美秀也想到县里去找李名东,可她又下不了那个决心,她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姑娘,她担心李名东早就把他们之间的情义忘了。特别是听说李名东找了个县长女儿做老婆之后,想找他的念头就彻底地破灭了。不曾料想,这时李名东居然到河口镇做副镇长来了,据说是他的县长岳父有意让他下来镀金的。田美秀仿佛又看到了一线希望,自己上门去求他,命运也许会有所转机。那天李名东回到河坪村看望父母的时候,田美秀跟往常一样,没有露面。第二天,她着意将自己打扮了一番,去了镇政府。当她走进李名东办公室的时候,她看见李名东的眼睛有些发亮。她心里的那种自信也就多了几分。
“你是哪个村的,找我有事么?”李名东一边把田美秀往办公室让,一边问道。
田美秀很是失望,说:“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李镇长办公室了?”
李名东连连说:“可以可以。”过后又道,“我不是镇长,我是副镇长。”
“有一个好的老丈人,还愁做不了镇长,今后只怕要做县长的。”
李名东的眼睛瞪大了,惊了一阵,问道:“你是芝麻花吧?”
田美秀的脸面变得通红,后来,眼里就有亮亮的泪花儿,“感谢你还认得我。”
李名东知道自己的话伤了她的自尊,说:“美秀,别怪我认不得你,我每次回家,你总是躲着我,已经几年没有看见你了。真的没有想到,你变得这样漂亮,我差点认不出来了。”
“我小的时候也不丑啊。”田美秀的眼里透出许多让人怜悯的幽怨。
李名东的脸面有些发红,目光定定地看着她,却不说话。
“你说,我小时候丑不丑?”
李名东说:“别跟表哥赌气了,这些年你还好么?”李名东给田美秀倒了一杯茶,叫她坐着说话。
“我不喜欢你在我面前充什么表哥,过去我也从来没有叫过你表哥。”
“那就还像过去一样,直呼其名吧。”
“我可不敢,我叫你李镇长。”田美秀说话像吃了生米,但她知道李名东不会见怪她。又说道,“你到乡下来,胡县长的千金离得了你?”
“我的事情你怎么全都知道?”
“你娘告诉我的。她的儿子给县长做女婿,多么荣耀的事情,河口镇谁不知道?都为你感到高兴啊,都说你日后出息了,大家都跟着沾光哩。你娘还对我说了你跟胡卉许多事情,要我说给你听么?”

“不要说,我不想听。我现在只想听你说说你自己的事情。”李名东叹气道:“你真的可惜了呀。”
含在田美秀眼里的泪花变成了泪珠,啪嗒一声掉下来,“我现在信了这句话:人强不过命。”
“现如今农村的年轻人都到外面打工去了,你怎么不出去打工呢?”
“你没听说过那些年轻漂亮的年轻女子在外面是怎么挣钱的么,你也希望我跟她们一样?”
李名东不做声了,许久,安慰她说:“别着急,慢慢来。”
这是李名东来河口镇做副镇长的时候,田美秀第一次跟他见面,时间不长,话也不多,但田美秀很满足,心里的那种希望也强烈了许多。
田美秀第二次去镇政府找李名东是三天之后的一个晚上。走进李名东办公室的时候,李名东正在给谁打电话,态度十分地谦卑,说着说着腰就弯了下去,对着手机连连地说:“好好,行行。”那边的电话挂了一阵,他还把手机按在耳朵上不放下来。
田美秀笑说:“胡卉骂你了?”
李名东回过神来,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没有,她都是为我好哩。”
田美秀早就听说过胡县长的女儿胡卉长得又矮又丑,可李名东为了得到她,居然多次下跪哀求。李名东的母亲说,她儿子说了,下跪值得;得到县长的女儿,他出头的日子就来了。田美秀不好意思挑明他跟那位县长千金之间的瓜葛和交易,心想也许他那样做的确是对的,好不容易跳出农门,做了干部,怎么不希望有个好的前途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