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笨花》的和谐之美


□ 冉伟严

  “质而实绮,癯而实腴”,这是说好的文学作品看似平淡质直,实际上意境优美,意味隽永。铁凝的长篇小说《笨花》之美大约如斯。“笨花”是本土产的棉花,当地人不说“棉花”,直接说“花”,这种叫法,很简单。铁凝用这个简单的名字来命名45万字的长篇巨著,看似平淡,实则隽永;看似无奇,实则厚重;看似简单,实则大美无限。“笨花”契合着本土文化的特质,以“笨花”命名的长篇也正契合了我们本土民族的审美意味。
  
  一、风俗之美
  
  何谓风俗?《汉志》云:“民性有刚柔缓急,系水土之风气,谓之风;好恶取舍,随君上之情欲,谓之俗。”
  风俗首先是与地理的自然环境息息相关的。如果把各民族、各区域文化有声有色的表现比喻为一幕接一幕的悲喜剧,那么,这些民族、区域所处的地理环境便是这些戏剧得以演出的舞台和背景。地理环境的差异性、自然产品的多样性,是人类社会分工的自然基础,它造成各地域、各民族物质生产方式的不同类型。文化的区域性特征与地理环境的千差万别存在着经常的关系。
  《笨花》的地理环境是典型的冀中平原,它的蓝本是一个叫做“笨花”的乡村,这里由于北有滹沱,南有孝河,两河不时翻滚改道,淤出泥滩,淤泥又进化为适于耕种的黄土。这里四季分明,遍种小麦、玉米、高粱,尤其是棉花。春种秋收,秋收冬藏,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春天里播下良种,适时施下好肥,老实地洒下汗水,来年就会有好收成。因此,生长在这片土地的人们,勤劳,从不向土地耍滑;实在,从不向土地藏奸;生活殷实而稳定,这是勤劳和实在的收获。比如,西贝家,在小说开篇,作家用舒缓、扎实的笔法勾勒出这样一户人家,他们住在大槐树笼罩下的“严谨”的院子里,吃饭时,从来不变的座次,吃的饭食“常杂以瓜薯”,冬天一件“紫花大袄”,夏天一件“紫花汗褂”,以及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便溺方式……作家耐心、精敏而纹理清晰的描述,似乎将读者带入了持重、本分的西贝家生活现场,在这种现场“目击”下,可以看到冀中平原世世代代的农民。
  无边无际的“花”是《笨花》中地域风物的一个理想代表。笨花人的劳作始于“花”,他们春、夏、秋、冬交替轮回着“站在当街喊”:“种花呀”、“掐花尖打花杈呀”、“摘花呀”、“拾花呀”。那些叫声、那些笑声、那些热闹、那些故事,就冒着人间烟火浓郁地铺展开去。
  《笨花》对于这一层面的风俗展示,更是恰到好处地动用了细节的铺陈。“笨花人穿着紫花大袄蹲在墙跟晒太阳,从远处看就看不见人;走近看,先看见几只眼睛在黄土墙根闪烁”,这是一幅拙朴而灵动的照片,美至大俗令人莞尔;一套“四蓬缯”被褥,由五彩线交替织成,靛青、煮黑、绛红、鬼子绿染出的彩线。一架织布机,美丽的女人同艾,“身子弯下去,胳膊飘起来;身子直起来,胳膊又摆下去。微晃着头,一幅银耳环在昏暗的机房里闪闪烁烁”,这是一幅诗意、幽雅的重彩国画,美至雅令人遐想神往。
  语言,是地域文化中最重要的东西。《笨花》的语言有一种独特的韵致。首先,这些语言保有了浓郁的地方特质,它是属于“笨花”这个特有世界的,不仅为叙事状物,而且营造独到的氛围,传达着独有的感情。同时,这些语言又并非仅限于这些功能,而是更有一份升华和提纯,以及升华和提纯以后的诗意。因此,可以在阅读中感受风俗之美。
  
  二、中和之美
  
  “温柔敦厚”,国人品性。孔子欣赏《关雎》,其理由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孔安国说,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言其和也。中和之美,是孔子哲学理论上的中庸之道在文艺思想上的反映。
  《笨花》所处的是一个乱世,各种冲突、矛盾与倾轧,适逢其时,此消彼长。在这种矛盾中,《笨花》的处理不是让人心寒而绝望,而是于“中和”之中体味温暖。向氏家族内部,不是争斗算计,而是长幼有序,兄弟团结、友善。向氏家族对外,不是争权夺利,而与邻人互助、和睦,与外界融洽沟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