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苜蓿进士


□ 缪 华

第一和前茅,虽然指的都是名次靠前,但前茅还只是靠近头里,而第一则是站在头里。号称第一,这让后来者望其项背的荣耀,无疑是让人既羡慕又嫉妒的。不论是靠巧合还是凭实力,只要站在第一的位置上,就意味着无人超越且有开先河之态。

很多人都处心积虑在力争第一。世上也因为有人争来夺去,才变得扑朔迷离、世事难料。无论在官场还是在文坛、无论在武场还是在赛场,个个都憋足了劲,拼得是你死我活。在武侠小说中,很多武林高手都为天下第一的名号而使出浑身解数,什么“降龙十八掌”、“乾坤大挪移”,打得是天昏地暗。看来,这第一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实力说话呀。

不过,薛令之拿了第一,凭的是运气,没费太大的劲,就轻轻松松拿了个开闽第一进士的称号,成为了福建历史上的第一个进士。这绝不是实力的比较,而是时间的早晚。之后福建的状元榜眼探花也不乏其人,薛令之的故乡——宁德就曾在宋朝出过状元余复、缪蟾,后来居上。但薛令之却先拔头筹。也许他不如你文采出众,也许他不如你才华横溢,但他比你早中进士,这可是铁板钉钉的不争事实,你不得不认了。

薛令之是在唐神龙二年(706年)一举登科的,那年他24岁,是一个青年才俊,这么年轻就为福建争了光,也算是轰动一时的大事。科举从隋朝大业二年(606年)开科取士,到唐中宗的神龙年间,已经整整一百年了。之前的福建竟然没有人能够登科,这不能不令福建的后人感到汗颜。我们这有一个村名叫登科地,虽不清楚和科考有什么联系,但取这个名,肯定蕴涵着某种期望。福建地偏东南,离西北的长安相距甚远,属蛮荒之地。过去是以中原地区为汉民族的中心,对四邻地区素有“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之说,福建没有多少人受到中原文化的影响,再加上远离政治中心,信息不灵,无人中举也无可厚非。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南北的交融,蛮荒的福建迟早会有人中举的。这个“第一”就像天上掉馅饼一样,捡到的人无疑是撞了个好运,它竟落在了福安人薛令之的头上。薛进士之所以中举,得益于家庭的影响。他的先世居于河南高阳郡,先祖薛贺曾被南朝梁武帝授予“光禄大夫”之衔,虽然这属于现在的“顾问”之类的散官,但也算是江南士族人家了。为避战乱,薛贺离开梁都城建康(今南京),举家南迁,来到了当时温麻县西北的乡村——石津矶(今宁德市福安境内),过着自食其力、宁静平和的生活,“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在这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开创了家业,成为了薛氏入闽的第一世祖,这又赚了个第一。

到了薛令之出生时,已经是李唐的天下了。此时的唐朝已经走过了63年,经过太宗的“贞观之治”和高宗的“永徽之治”,轻徭薄赋、国富民强。在选人方面,开科取士作为由门第特殊阶层开放政权的一条途径,给很多寒门庶族的读书人带来了希望。求取功名之风日盛,薛令之勤读经史、饱览诗书。他在入仕前写的《灵岩寺》一诗,就表现了志存高远的政治抱负,以苏秦和韩信自比,期望得到明君的赏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