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年,那次换届


□ 杨 肃



那次换届,是县里领导班子换届。
换届的序幕在头年冬天就拉开了。前奏是县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本县的省人大代表。
选举省人大代表,在往年看来,本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先由省、地、县三级酝酿确定候选人,人选嘛,不外是省、地推荐下来的一些领导人或部门领导人,县里的一些有代表性的先进模范、知名人士或者县级领导,尤其不可少的是县人大的常委会主任或下届主任的拟定人选。然后由县人代会的主席团提名通过,交付大会表决,即告完成。
选举省人大代表,举行省人代会,选举产生省政府领导班子,决定和通过全省的重大事项,对于省里来说,是一件政治大事。但对县里的群众,即使对县人大代表来说,也并不能引起太多的兴趣和关注。因为省里的事情,在他们看来那是遥不可及的,甚至是高深莫测的。间接选举使他们连选民的资格都没有了。真正关注谁当省领导的人、关注省里的大政方针如何确定的人,是那些政治精英们。至于谁当省人大代表,上面推荐是谁就是谁,没有人自荐,也几乎没有代表联名提名候选人。每次这样的选举,大都波澜不惊,甚至悄无声息,如果没有新闻媒体报道,真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尽管也是差额选举,但组织上预期的人都能高票当选。省、地那些被推荐下来的领导人,即使代表们从未谋面,甚至连名字都很陌生,或者都不用到会,因为规定不占县上选区的代表名额,也都毫无例外地满票或高票当选。
这是一次没有悬念的选举。只是一桩例行公事而已。
在乡下,秋收冬藏之后,已然进入农闲季节。乡民们或外出营生,或侍弄棚菜。西北风吹得原野上的树木噼剥作响,但也难掩乡间的静谧和闲适。
作为乡党委书记的我,对选举省人大代表,也有着同乡民们一样的麻木,一样的冷漠,一样的超脱。会期确定后,自有乡人大主席团通知在乡的县人大代表。我没有一丁点的事要做,没有一丝毫的心要操。
然而,当代表候选人确定的消息传出来后,却如平地一声响雷打破了这种宁静。
现任的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没有被列为候选人名单,那位县委常委兼纪检委书记取代了他。这意味着下届的县人大主任的人选已经敲定。
消息是从县上的高层传出来的。
县人大主任是一位本县籍的军队专业干部,曾任县委常委、县人武部政委。当选县人大主任后,依然保持了军人的执着,作风严谨而凌厉,以不讲情面,办事认真,敢于监督著称,在干部中以至民间口碑甚好。那年县委、县政府机关曾各自花费数十万元购置了进口中型面包车,他认为此举违背了人代会通过的财政预算决议案,毫不留情地予以查封。诸如此类行使人大监督权的故事流传甚多。有消息称,不考虑他作为下届人大主任人选,是因为他明年将超过五十六岁。据说关于县人大和政协领导人的年龄,内部控制为六留七不留,即在职的五十六岁可以留任,五十七岁以上则不再安排任职了。
人大主任将因为年龄被“一刀切”了。
消息传开后,人大主任的去留立即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有人震惊,有人不满,当然也有人窃喜,但更多的人则是表示惋惜。
人大主任得到消息后把桌子拍得“叭叭”响:“扯蛋!明年我还不到五十六岁,怎么说我到龄了呢!”
自己的出生年月日,他记得清清楚楚,档案里面填得明明白白,这几年又反反复复核对过好多次。对于任职的干部来说,年龄,那可是一道谁也不能逾越的政治生命线啊!无论你再有雄才大略,不管群众多么拥戴你,哪怕你仍然健壮如牛,它是高悬在你头顶的一柄寒光闪闪的大刀,只要时间一到,就会“咔嚓”一声从天而降,齐唰唰地结果了你的政治生命。人大主任怒不可遏,他向上级领导出示年龄证明,希望组织上核实,收回成命。
不能不说人大主任是历经政治风浪吹打的老手。但这次也许他的想法太天真了。既然组织上已敲定了人事安排,还能轻易更改吗?难道仅仅是一个年龄问题?
省人大代表选举的日期一天天迫近了。内定的候选人名单毫无更改的迹象。
县人大主任的更换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他不能接受这种结局,他不甘心就此终结政治生涯,作为县人大的掌门人,他还有好多想法没有来得及实施,对“一府两院”的监督还有好些措施没有到位。
他要抗争,他要呐喊。
他要让县人大代表为自己做主。
他要运用民主的手段争取和维护自己的政治权益。
他以军人出征的豪迈开始了行动。
那天,他和人大的一位工作人员来到我任职的乡里。
没有寒暄,没有客套,他一落座就从包里掏出身份证、工作证、户口本,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瞧瞧,我年龄还不到,我还应继续工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