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越南老婆”前传


当地人用“越南婆”,这个富有白话气息,又带点调侃语气的词语来形容他们心目中的越南女性。大多数人认为她们是穷家汉的老婆,或者是在边境商贸中分一杯羹的劳动力,甚至被视作生意人在国境南边的女伙伴。
  
  北纬22度附近,广西凭祥,中越边界重地。在中国这边,从市区到农村,橙黄色调子,简单的三角楣,以及仿洛可可涡旋花纹装饰的新房到处可见,它们有的挤在城区旧房子的夹缝里,有的竖立在广袤的田野上。房地产广告摆出了“打造法式风情小镇”的旗号,而贩卖货物的生意人,以及看守店铺的当地人,混杂在一起,行迹匆忙。
  在友谊关的南北两侧,欧式风格的小房子随处可见,家家户户都挂着中国或越南国旗。从红色国旗的图案上,人们能分清哪些建筑位于中国,哪些属于越南;但要分辨中国人和越南人却有一定的难度。
  普通话、粤语、壮话、当地粤语、甚至越南官话混杂在街头上。在当地,人们用“越南婆”,这个富有白话气息,又带点调侃语气的词语来形容他们心目中的越南女性。在《南都周刊》记者的走访中,大多数人认为她们是穷家汉的老婆,或者在边境商贸中分一杯羹的劳动力,甚至被视作生意人在国境南边的“女伙伴”,但她们就生活在边界两端的凭祥和(越南)同登,已经逾百上千年。
  “越南老婆”,是凭祥生意人在私下场合常聊的暧昧话题之一,而到了隘口、卡凤等离国境不到几公里的地方,这已经是当地默认的现实。在广西、云南漫长的中越边境线地区,她们与边民交往,恋爱,结婚,生子,还形成了“越南老婆”在中国都市人心目中的传统印象:非法婚姻,农村穷人的选择,买卖婚姻,林林总总。
  
  边境通婚
  
  3月上旬,距离越南不到一公里的四方岭,村民何加文的太太、六十多岁的侬美荣穿着深蓝色的开襟壮服,忙着照顾两个不到一岁的孙女。屋外是地矮连绵的丘陵,山的另一边就是她的故乡,越南。
  “半小时就能走过去。有些路,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侬美荣说。
  这本来是下田插秧的季节,但庄稼地里旱得干裂,没有水,侬美荣只能在家做点家务,喂鸡,打扫,给刚出生不到一年的孙女儿熬汤。她的媳妇,也是来自越南同登的何氏,一个个子不高但鼻翼丰厚的姑娘,见到记者来访,一直看着地板,然后匆匆地跑到屋外去了。
  在何家的屋子里,除了壮族特色的祭祀台,还摆着何家儿子与媳妇的婚纱装。不过,在当地民政部门的登记表上,已经嫁到这里40年的侬美荣被认为是正式的户籍人员,但她前年刚娶进门的媳妇则被写为:“何氏,越籍”,至今还是理论上的“黑户”。
  实际上,尽管国籍不同,但何家文和侬美荣都是壮族人(在越南则被称为侬族),他们从小就说同一种语言:壮话。他们的儿子和媳妇也是如此。至今,侬美荣还不认识多少个汉字,乃至在吃药的时候,她会向记者了解包装上的剂量说明。
  “年轻的时候,中国和越南都很穷,甚至闹饥荒的时候,很多中国人都跑到越南那边去,”何加文回忆说。“我经常去越南玩,尤其喜欢到那边唱山歌。打仗之前,大家随便可以走过去的,那边有朋友,有亲戚,大家就像一个镇,或者一个村互相认识的那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