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短句


□ 黎 晗

  ●鱼儿也有发呆的时候。
  隔着水波,望着岸边那个寂寞的人,她问自己:“那是我前世不辞而别,令生归来还愿的爱人吗?”或者,“将来我得道,上岸,进化为人,也会像他那样留着让人讨厌的胡须吗?”
  
  ●犯傻,发呆,走神。有时候是同一种表情,有时候是三个人坐在一起时的不同表现。
  他们是谁?为什么坐在一起?为什么会有这样看起来一样,其实根本不同的表情?
  
  ●宋朝的一张古画,背面写着:今日余侍君,他日谁侍余?
  一定是宋朝人写的。现代人没心思写这个。他们早揣着古画到拍卖行签合同去了。
  
  ●动物的可爱在于:只要活着,从来不肚皮朝天。人不可爱,明明活着,却把丑陋的肚皮不断朝向天空。
  然而我盼望看到奇迹发生:一只鸟儿肚皮朝天飞翔。
  
  ●到底在想什么呢?当星星眨动眼睛的时候。
  我问的是星星。不是问你。
  
  ●中国南方男人最爱听的恭维话是:哇。大哥豪爽,不像南方人!
  中国北方女人最爱听的恭维话是:呀,妹妹心似江南雨!
  不知道美国人是怎么恭维人的。英国人呢?非洲人呢?老挝人呢?
  中国南方的女人北方的男人呢?
  
  ●我已经很久没看到新娘脸上的羞涩表情了,很久很久了。
  当然,我也已经很久很久没结婚了。
  
  ●座谈会研讨会上最后一个发言的人是不可爱的,第一个也不可爱。
  谁最可爱?我不知道,我也不可爱。
  也许是倒完萘躲在走廊发短信的服务员,也许是缺席的那位。
  
  ●井水不可能不犯河水。河水也是。除非多年干旱,大家都没水了。在此之前,井对河,河对井,怎么发誓我们都不能当真。
  
  ●一阵风欢过。书页翻动。窗帘飘拂。烟灰飞腾。我没动,但我看见我的影子向后退了半步。
  
  ●轻功、吉他、打呼哨,我少年时代向往而不可得的三项本领。每当想到这,我就倍感绝望:我更向往的本领是写作。
  
  ●婚纱和圣诞树的美丽时限为一个夜晚。
  比牵牛花要短得多。
  
  ●镜中的人啊,你为什么对着镜子发呆?
  “我不对着镜子,难道要对着你吗?”
  
  ●和李白同学。想想也挺郁闷的,如果他考研,我只好大三就实习去。
  可导师最后还是把我留下了。
  我还是郁闷。最好的结果是,李白做我的导师,原来的导师实习去。
  我是李白的导师也不错。   ●马儿在寒风中打了一个响鼻。豹子从草地上一跃而起。电视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你的脸。为什么这些原来美丽的瞬间,现在想来却如此悲伤呢?
  
  ●“脑子里”想的和“心里”想的不一样,脑子里想的是事情。心里想的是人。当爱情需要脑子来想时,爱情就不是爱情了。
  我的这些话,先是在脑子里浮现出来的,后来又在心里想了一阵。
  你读到了,会想些什么呢?用心,还是用脑?
  
  ●无聊可以这样通俗理解:就是碰到好朋友,你也没有什么好跟他聊的。而朋友奉来想跟你说说心里话。看到你的样子,他突然失去了兴致。
  写这句话的人,比谁都无聊。
  
  ●跟朋友聊天,我喜欢听“从前”的事。他们一说“以前”。我就上洗手间去了。回来的时候,他们又说起了“从前”,我就放松地坐了下来。
  
  ●我发短信问三千年前的远房表亲(传说他是一个爱花如命的人):是先有一种花叫“菊花”,还是先有一个让你思念的女人叫“菊”?梅花呢,兰花呢,桂花呢?
  他回复:它们原来都没名字,也不叫“花”,都叫“后现代”,后来大家觉得拗口,就统一改为“草”。至于何时改为“花”,就不关老夫的事了。
  
  ●考你一个问题,笛子有几个孔?如果不足十个,十根手指中多出的用来做什么?
  在我家乡流水围庄,笛子不叫笛子,叫“飘笛”,好听极了。
  
  ●“切磋”“琢磨”在《论语》中的原话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好听多了。其实“切磋”“琢磨”也蛮好听的,只是后来用着用着变得难听了,特别是“切磋”二字,我经常听到打麻将的这么说。
  
  ●就像一个杀不死的病毒,我无数次地试图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句话替换成别的句子,可怎么努力都做不到。你难道不觉得这句话听起来特别恶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