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吹草低(组诗)


□ 田 鑫

田 鑫

  趁着月色返回

和之前的所有夜晚一样

此刻,我正独自享用这林间

  夜晚的寂静和辽阔——

寂静与生俱来

辽阔,只限定于天空

限定于心灵。

穿过树叶的月光

正沿着一棵树裂开的部分

向低处蔓延。

白日里,那些呆板的

沉重的事物,开始卸下疲惫

在微光下打开自己。

当月光弥漫过来的时候

氤氲也聚拢到一起,万物沉睡

时间,被巧妙地遮蔽—一

这正适合,—个隐遁于林的人

趁着月光返回人间。

  风吹草低

当草被压低的时候

贺兰山—侧的蓝,就辽阔了

草的波浪向一个方向涌。

天空被抽空了,弯曲的部分

看不出丝毫破绽,依然是

平静、蔚蓝,依然是

苍茫的蓝里,藏着闪电

风吹草低。草低下去,其实不是风

是草自己伏倒的。这无边的蓝

也不是风抽空的,而是天空

借机调整了高度,预谋一场阴谋—一

风吹草低。一场雨即将来临。

  芦 苇

这微寒的小西风

吹—次,芦花就斜—次

再吹,再斜——

春天和它—起抽芽的酸枣

现在已经挂上了沉沉的红

等着采摘。我是—个

至今都一事无成的人,所以

羞于将那些果实——摘下据为己有

我选择和一株芦苇在—起

小西风吹—次

我们斜一次,再吹,再斜……

等来年的时候,在贺兰山

就会有一高—低,—胖—瘦

两株芦苇一

  蒲公英

我羞于说出口。当别人

奔波于生计的时候

我却喜欢上了一棵蒲公英在贺兰山,我喜欢

它小小的头颅里

装着的闪电,喜欢

笔直的茎杆——这让我弯下去的腰

感到脸红的笔直。

这是秋天,当它被小南风

—次—次地吹,仿佛我多年的心病

被——摘除。我看着

细小的蒲公英

—个—个远去,有—种怂恿自己

的冲动——

  秋日书

山坡上。白色的蒲公英

像一首首散开的山歌,摇摇晃晃地

走在秋风吹送的路上

草的子民,在清晨第—滴

叠水里,——睁开眼睛

有松鼠,时而

在地上打滚.时而

用小小的手

洗小小的脸庞——它对这个世界

保持着原始的

热爱

这个时候呵,几只找不到花蕊的蝶

迷路于满山的

金黄当中。误入山林的人

从林子里,时不时地传出几声吆喝……

  一年中最美的时光

如果说生如夏花那么死就要像

  秋日的落叶无牵无挂

——于是我将秋日

命名为—年中最美好的时光

以露洗面以霜为径

一年的幸和不幸都会化作一阵风

不管它吹到哪里我们都不去问津……

  岩画·太阳神

这鼽月。众鸟不飞

贺兰山谷的风,沉默不语。

那个吹着古埙的人

从远处赶来时,一场雨,

洗劫了山上的尘埃一

我以—株草的名义

偷偷地,看着风把山谷压低

低到岩石上的羊群,开始蠢蠢欲动

低到沉睡的太阳神

睁开双眼。我是个凡人

但是我确定,在太阳神眼里

这贺兰山.是一片静

泊在另一片静里。一片静叫贺兰山

另—片静,叫宁夏川。

  片 断

我看见贺兰山缱绻的草地上,十二只灯笼

像成熟的酸枣用透骨的红点缀我的夜。

脚下的土地上,那些从远处赶来的人们

和着马节奏整齐的蹄音,融进夜色—一

马蹄踩不碎月光,旷野散落一地碎银。

这是九月,我独自守望的贺兰,神话越来越远

马蹄越来越近,我的心像一朵白色的云

飘忽不定。

今夜,在霞光落尽的贺兰口,

我的呼吸是低沉的,

朝着秋草伏倒的方向,连同我的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风吹草低(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