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香香


□ 马丛峰

香香是麻坡煤矿掘井队矿工古尔祥的媳妇。她脸上常年飘散着雪花膏的香气,矿上的男人们都叫她香香,无人理会香香姓甚名谁。
香香很美,确也很香,人长得漂亮,是全矿煤黑子们最心疼的女人。她中不溜儿的个儿,不胖不瘦,尤其是胸前一双活蹦乱跳的奶子,吸引着汉子们贪婪的目光。
香香是个活寡妇。
古尔祥瘫炕有几年了,是在一次下井挖煤时砸瘫的。这一来可坑苦了香香和两个未成年的女娃了。为这事,香香跟矿领导闹过仗,要矿上赔一大笔钱,矿领导权衡再三,没有办法,只好答应每月发给五百元的生活费,条件是香香必须照顾好古尔祥。胳膊总是扭不过大腿,香香无奈只好接受了这一现实。
古尔祥一瘫,简直就跟废人一样,除了吃喝拉撒,别的啥功能都丧失了。这下矿上的光棍们又都神气起来,掘井队队长马全福的日子一下子变得鲜亮有味。
香香的家,马全福成了推门就进的常客。
香香不恼。她家的屋门开着,马全福愿来就来,愿走就走。
麻坡煤矿就有了香香和马全福的传闻,风言风语,连细节都说得有鼻子有眼。
娘家来人了,要把香香跟两个女娃接回去,她硬是不。香香说,古尔祥是俺的丈夫。
娘家人叹息而去。
又有人劝香香跟古尔祥离婚,另外寻个主过个好日子,守着个活废人,有啥奔头。
香香一个劲地摇头,说那不成。
那人鄙夷地撇着嘴,一脸的狐疑。
香香家光阴过得清苦。
这一日,正下着雪,凛冽的老北风搅动起洁白的雪花。香香一大早就到离矿十几里的阿阳镇给古尔祥买药。古尔祥躺在家里的土炕上,两眼呆呆地望着屋顶发愣。屋里十分冷清,古尔祥思绪万千,感叹自己凄苦的命,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咔咔”的踏雪声,那扇屋门陡然打开了,屋门口亮光一闪,一股裹挟着雪花的冷风扑面而来。
是马全福。
古尔祥双手用力地撑着土炕,想坐起来。
“不要动,好好躺着。”马全福快言快语,说着话的工夫就脱鞋上了炕。
马全福语气是那样的和气,这让古尔祥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马全福有些日子没来了。他朝四处看了看,好像这屋子是第一回来。他呆呆地坐了一会,忽然没头没脑地跟古尔祥说:“大哥,今个我歇工,就想过来跟你聊一聊。”
沉默了片刻,马全福的心情似乎平静了,他掉过脸看着古尔祥说:“我晓得为了香香的事你记恨我,我就为这事来,向你说道说道。”
古尔祥苍白的脸皮抖动着,他迎着马全福的目光,没有说话。
马全福盘起腿,轻轻咳嗽了一声,摆出一副要好好说道的架势。这时,一阵带着哨音的狂风从屋顶呼啸而过。
马全福沉浸在自己的思索里。屋里一片寂静。忽地,又一阵狂风将屋门再次掀开,雪花翻卷着涌进屋子,“把他娘,这风刮的。”他跳下炕关了门,插上门闩,重又坐回炕头,平静地说:“古尔祥,你要好好待香香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