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野的猫


快乐
  
  这天,我出门,就遇见了一只猫。在山花烂漫的草坪里,一只猫正在追逐一只飞舞的蝴蝶。我停下来,看着行色各异的花儿,看着无声无息、蹑手蹑脚的那只金色的猫,看着那只时而盘旋、时而停歇的花蝴蝶。猫没有发现我,它的全部精力都在那只花蝴蝶上。花蝴蝶扇动翅膀,一会儿停歇在一棵草上,一会儿飞舞到一处花丛里。猫有十足的耐心,它无声地抬脚、起步,穿梭在花草丛中,追逐着,追逐着,一点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花蝴蝶肯定是发现猫了,它要逗逗这只笨拙的猫。它跳跃着飞来飞去,一会儿前,一会儿后;一会儿左,一会儿右;一会儿高,一会儿低。花蝴蝶笑了,看着在草丛里穿梭的猫。
  猫没有笑,猫还是那么镇静。它停下来,躲在草丛里,看花蝴蝶时而上时而下地表演。这时候,猫欣赏起了身旁的花,它打开身子,长长地躺在花丛里。一枝花触到了它的长胡子,它就叼着花,在花丛里打滚。一瓣瓣的花、一瓣瓣的花扑在它金黄的衣豹上。随后,它半坐在花丛里,静静地望着周围的一切。
  蝴蝶飞远了一会儿,又飞回来。它停在猫不远的一丛野太阳花上。它一起一合地拍打着五彩缤纷的翅膀。它在向猫显示,草坪和花丛都在它的翅膀之下。它在讥笑猫没有翅膀,它在嘲笑猫不能飞翔。我坐在草坪上,分明看到了蝴蝶的高傲。一眼看去,猫多少有些落寞。猫静静地半躺着,静静地。这时候,它没有再抬脚、起步。它甚至没有理会蝴蝶的嘲笑和高傲。
  我在心里说,今天的战争该就此结束了吧?
  哪知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猫一个箭步冲到蝴蝶停歇的野太阳花丛里,跃起身子,把蝴蝶紧紧地抓到了口里。猫呜呜叫喊着,蝴蝶还在垂死地拍打翅膀。猫大步流星地行走在草丛里,它没有狂奔,它没有驰骋,它只是大步走着。两边的草在自动地分开,两边的花在主动让路。
  猫胜利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猫还是那么谨慎。它没有重复原来走进草丛的路。它选择了一段山坡,它叼着蝴蝶缓缓爬上山坡。再往前走不远,就是一片玉米林。再往前走,就是一段峡谷。再往前走,就是一片苦荞地,开着紫色的花。再往前走,就是成片成片的青杠林,青杠里生了好多好多的花蘑菇。还要往前走吗?往前走,往前走,往前走,就是峭壁了。猫没有往前走,它爬上那段缓坡后,向左折进了一片竹林,斑竹林。
  我不知道,猫看见我没有。
  看见我的话,它还要走那段山坡吗?
  也许,看没有看见我,它都要走那段山坡。
  那天,我一直在想,那只叼着花蝴蝶的猫要到哪里去呢?回家?远行?
  望着先前蝴蝶翩翩的草坪,草坪一下子清静了许多。草坪上印着猫的脚步,草坪上印着蝴蝶的舞姿。至于刚才的战争,草坪似乎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因为,草坪上几乎天天都在上演你死我活的战争。
  猫折进竹林后,我就开始断定那一定是一只野猫。只有野猫才会那么机灵和智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