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伟大的证明


□ 那家伦(白族)

作者简介:那家伦,白族,云南大理人。1938年出生于昆明,1950年从军,1954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有长篇小说《黄金与人欲》,小说集《篝火边的歌声》、《真挚的爱》,散文集《澜沧江边》、《放歌春潮间》、《花海集》、《那家伦散文选》、《情系大理·那家伦卷》,散文诗《红叶集》、《孔雀集》,电影、电视片《插红旗的人们》、《长征·云南不朽记忆》(与那家佐合作)。获第一、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2006年获云南文学艺术成就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如果仅允许列举一件事情来证明当今中国的伟大,我愿说的是:中国成功地解决了一个人口大国的吃饭问题。

  一部中华民族史,就是一部饥饿史,一部与饥饿的斗争史……60年前,品种繁多,而今看来印刷也显粗陋的各类票证,开始发行。粮票、肉票、布票、油票、线票……面对这些已经开始归入文物范畴的小纸片,作为历史的见证人和生活的亲历者,真是思绪万千、忆情起伏啊……

  一

  可以想到一个极为古老的关于中国春节放鞭炮的传说。说是在最寒冷日子里,冰天雪地中,总有一个叫“年”的魔怪来偷袭人间,夺去一些人的生命。于是,人们便烧起干透了的竹子,让脆亮的响声和火光,把“年”这个魔怪赶走。由此,便有过年放鞭炮的习俗。鞭炮,又称爆竹……

  我想,“年”这个魔怪,其实就是——饥饿。

  在那生产能力极为低下的初创开拓时期。寒冬月辰,去什么地方获取果腹的食物呢,冻饿病殒,使部落陷于绝境……

  “年”这个恶魔——饥饿,在那个年代是没法战胜的。

  专家们据史料推算,我国历代人民的平均寿命,夏、商时期不超过18岁,秦汉为2 0岁,东汉为22岁,唐为27岁,宋为3 0岁,清为33岁,共和国成立前为35岁。解放后,我国人民平均寿命,1957年提高到57岁,19 81年为6 8岁,19 8 5年为68.97岁,现在,我们的平均寿命已达到72岁左右。街上到处是华发老人。

  我们的先人当然并不都死于饥,也早逝于病。然而,饥与病总是相连的。饥导致营养恶化,体质下降,从而致病。饥寒交迫,才贫病交加。

  而一个饥饿的社会,它的当权者是不会强医疗疾的。

  解放前,我国医药卫生条件非常落后。一个5亿人口的大国,仅有3 0 0 0多个医疗机构,8万多张病床,50多万卫生人员,平均每万人一张半病床,每千人不足一名医生,这些机构和人员还大多集中于内地和沿海地区。农村和边远地区的各族群众在饥饿线上挣扎,根本没有医疗保障。有的少数民族,在贫病交加下,人口锐减,濒临灭绝。云南思茅就因病疾而灭城。

  这导致劳动力恶性下降,加上生产方式落后,产量极低。天灾人祸,使粮食产量在低单位徘徊,就更加重了饥寒交迫的严重程度。在云南边地普遍实行的“刀耕火种”劳作方式中,“种一碗收一瓢”是常有的事。

  1940年中国农民银行昆明分行,在昆明郊区,亦是全省中条件较好的农村作过一次调查后,做出真实的报告:“农民的生活可谓很苦,衣的方面,自然皆以粗布为主,而多数皆褴褛。食的方面,亦很简单,皆以杂粮为主,以大米为主要日食之用者,可谓绝无仅有……住的方面一般亦不佳,皆木制小茅屋……无卫生之可言。”

  如若离开昆明这个云南最开化最发达的地区,把目光投向三迤高原,当年,还有更为落后封闭的奴隶主经济、头人经济、土司经济等社会形态,甚至尚未形成阶级分化的原始社会形态。

  在这些多形态社会经济中,贫苦农民被压在最低层,仅占百分之几的剥削阶级,常常占有着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土地。

  大理喜洲的地主,每户平均有土地110.7亩,多的达3000余亩;农民平均每户仅有0.5亩,还多为瘦田薄地。一些洋人也在大理占有了一些土地。

  在六库土司统治地区,土地、山林全部归土司所有。农民全是农奴。他们遭受着极残酷的地租、雇工和高利贷的剥削。当时的地租一般占土地收获量的五成、六成,甚至七、八成。歉收年头,农民的全部收获往往不敷交租。此外,还有租地押金剥削、无偿劳役剥削、名目繁多的送礼剥削,有的还规定要缴纳柴、水、鸡、鱼、瓜菜、果蔬、麻、糖、肉、猎租等等。

  高利贷是贫苦农民被盘剥的又一绳索。农民借贷年利率一般为100%到200%,高的可达300%到500%,有农民因借贷无法还清,只好以身抵债,成为债务奴隶。

  匪灾兵患,更是善良百姓难以避免的飞来横祸。官府利用土匪扩张势力,使土匪势力扩张。在大理一带就有土匪在被清剿中越剿越凶、常剿常恶,横行乡里几十年。

  匪患如洪,兵害若旱,躲都没法躲。

  我有一位1950年一起参军的老战友,其父是昆明郊区一座粮库的主任,国民党兵败逃往境外时,逼其父交出全部存粮,不从便捆绑吊打,以死威胁,最后开具空白凭据将粮食全部运走。云南起义后,他拿出凭条,却不被承认,被以贪污论处。他年事已高,在狱中发病。这位老战友出于孝道,自愿到狱代父坐牢。出狱后,他报名参军。在运动中,揭发他是“入监犯人”,于是,被除名回乡。由此,他厄运连连,反右时被定为右派分子,劳动改造,直至1979年才被彻底平反,还被选为昆明市政协常委……

分享:
 
更多关于“伟大的证明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