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在羊城


□ 刘宝琴

第一次在羊城过春节,全然没有了以往在老家过春节的惊喜。羊城是花城,一年四季绿草茵茵,鲜花不断,对春的感觉因此温润着全年,人自身的反映也多少有些因长相拥有便不觉珍贵的状态。广州人过年与内地最大的不同是每家每户都争先恐后地往家背回一盆果繁叶茂的橘子树和一树开着粉嫩粉嫩的桃花,他们往橘子树的枝叶上挂了很多红红的烫金的利是封,被风一吹呼啦啦作响,掀起一层层小小金浪,象征着大吉大利;桃花则被放在一个特制的大花瓶里,预示着未婚青年男女来年会有“桃花运”。广州人过年一个最重要的环节就是“行大运”,大年初一就有如潮的人流行在大街上,行在美食店,行在时尚衣柜前。入乡随俗吧,我们一家三口也在这行大运的密密行人中行了大半天。初二的时候,手机上有要好的同学发来的短信说,广州有一种很厉害的传染病,会要人性命的。这两年通讯渠道层出不穷,手机信息一类的可信度,在我的脑海里是没有市场的,全当了同学因为关心我,才转发了莫名的信息。
大年初八的晚上,丈夫的师妹打来电话嘱咐我们,不要到大街上人群密集的地方去了,真的有一种肺部传染病甚是凶险,因为与其他典型肺炎相比较,此病的病毒因不够典型,而命名为非典型肺炎,患者的直接表现是呼吸极度困难,血的含氧量很低,已有人丧命,并有二十多名医护人员全部感染。我和丈夫真的感到了恐惧,因为他的这位师妹的先生是中山三院的医学硕士,在后来逐渐公开的事实中证实了此信息的真实性。我们开始在不上班的时间尽量不外出,偶尔出门,也都戴着口罩。我看到街上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多,对死亡的恐惧和对新发病的无知更加剧了人们此时的传言,一时间谣言四起又恶性循环地在人们的心里疯长,此时是2003年2月10日前后。广东的电台反复出现喝板兰根预防感冒、多开窗户对流空气、房间熏醋、勤洗手注意个人卫生等等的广而告之。我是平常百姓,我所接触到的和感觉到的,是每天必须行走在大街上或被装在公共汽车里,去赚取最基本的生活物资的人,在SARS还没有露出本来面目的第一时间的真实感受。我自然也在这熏醋洗手之列,在迷茫的阶段,我按照电视上告诉我的去做,按照医生指导我的去做,我期待着上苍能最大限度地保护我和家人,我非常感谢广东在大家都还没有对此病有初步认识的朦胧阶段就已经在民众心里树起了有意识地防范心理,如今回想起来,这不能不算是广东人面对SARS能挺过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美丽的羊城多了锻炼身体的人,少了逛商店的人,人们的见面问候语也由“在哪发财”默默地变为“平安真好”了。没多久就知道了香港淘大花园E座全部感染此病。再后来,又知道了北京有许多人也感染了此病。电视上到处都有“爱国卫生”运动的报道,“非典”和“隔离”成了使用率最高的特殊用语,电视机前、收音机旁每日都有睁大的眼睛和竖起的耳朵在关注着疫情播报。一场举国上下的SARS防治工作作为一项政治工作绷紧着人们的神经。
我是在20......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