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脚背


□ 裘山山

  严立成接到老婆电话的时候,刚摸到一把好牌,只差两张就清一色的万字头了,心里微微有些激动。今晚他手气很差,一直看着别人和来和去,现在总算有了胜利希望,可以捞回一点儿了。这时铃声大作,他盯了一眼,马上拿起手机跟众人说,等我一下。大家也就心领神会,停下来等,抽烟,喝茶,放水。严立成握着手机,任铃声响着,一直拿到屋外走廊上才翻盖接听。刚喂了一声,老婆就喊,你在干吗?怎么那么长时间才接啊?严立成说,怎么了?老婆带着哭腔说,我撞人了!严立成脑子嗡地一声:严重吗?老婆说,不知道,我轧着他的脚了……严立成稍稍松口气:流血没有?老婆说,不知道,我没看见……你问个什么劲儿啊,你赶快过来啊。严立成说,好好,你在哪儿?我马上过来。老婆说,就在进咱们家院子的那个小巷。
  严立成冲回包间,急匆匆对众人说,不好意思,玩儿不成了,我老婆撞了人。大家也都惊住,问厉害不厉害。严立成说还不清楚,我得马上去。其中的老张站起来说,别紧张,身上有钱没?严立成摸摸口袋说,可能还有三五千吧。老张说,不够的。一边说一边就把自己的一沓钱递给他,估计有一万,今晚就属他手气好了。严立成接过来,很是感激,说了句我先借着吧。另外两个也说,多带点儿钱,好摆平。但谁都没有陪他去的意思。他揣了钱,走时又忽然回身,推倒自己那把好牌给众人看:你们瞧瞧,老子到嘴的肉都吃不着,今天晚上简直是蚀财的命哦。
  严立成一边开车,一边又给老婆打电话,安抚她。老婆今年才学车,还处于生手期,擦剐是常事。但撞人却头一回,大概是因为天黑下雨增加了难度。严立成有些不安,本来今晚他该陪老婆去看岳父母的,但几个牌友一叫他又心痒痒了,就推说自己有事,让老婆自己去了。车虽然是女人开的,责任肯定在男方。老婆在电话里惊惶地说,我刚进小巷,对面就来了个车,我就往边上靠。有个人在路边靠墙站着,我就慢慢从他身边移过去,很慢很慢,忽然就觉得像轧着一块砖似的,车子咯噔一下,接着就看见那人蹲了下去。老婆说,我根本没想到会轧着他的脚,我觉得我离他还远呢。严立成说,他是不是站在你右边啊?老婆说是啊,我左边来车了嘛。严立成明白了。女人总是对车距没感觉。老婆又说,本来她想和他们大院保安一起送他去附近医院的,但那人不干,“他坚持要等你来,说等你家男人来了再说。”
  还好几分钟就到了小巷,严立成把车停在街旁,然后走进去。雨虽然停了,小巷却烂湿。严立成老远就看见了老婆的车,和车旁的两个人影。一个蹲着,一个站着。严立成走过去,老婆像见了救星一样扑上来,严立成拍拍她的肩说了句没事的,就蹲下去看伤者。
  严立成蹲下去,那个人就抬起头来,脸上竟然有笑意:噢,师傅来了哇,师傅来了就对喽。严立成说,对不起啊,把你伤到了。让我看看伤得厉害不?男人用手挡了一下,说,我们还是上医院让医生看吧。严立成愣了一下,说好的,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那人点点头,站起来。站起来时,严立成发现他个子很小,大概就到他肩膀。身上穿了件旧西装,潮乎乎的,大概在雨地里待了不少时间了。严立成扶着他一瘸一拐地上车。他让他在后座坐好,顺手递给他纸巾盒让他擦擦脸,又递给他一瓶饮料。他想,得先安抚他,别让他产生敌意才好。谁知道遇到个什么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